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时间:2022-06-24 09:56:0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天长节夜宴之后,闹了近两个月的祁宫好不容易宁静不少。这日云玺入得寝殿,见阮雪音正于书架前徘回,放佛在找书。“夫人可也须奴婢帮着?”“无须。总共就带回来两箱,总共也没几本,就快找到了了。”一壁无应答,回过头见对方目光熠熠,面有得色。“你这是遇上什么喜“夫人可须要奴婢帮忙?”。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小说

天长节夜宴过后,闹腾了近两个月的祁宫总算安静不少。这日云玺入得寝殿,见阮雪音正于书架前徘徊,仿佛在找书。

“夫人可须要奴婢帮忙?”

“不必。总共就带过来两箱,一共也没几本,就快找到了。”

一壁应答,回头见对方目光熠熠,面有得色。

“你这是遇到什么喜事了,如此精神。”

云玺抿嘴一笑,“也没什么,适才在殿外听几个小丫头胡说。夜宴那晚从明光台下来时,不是珍夫人伴驾在侧,眼看要去采露殿吗?结果刚行至御花园,君上又折回了挽澜殿,说是还有政务要处理,命涤砚亲自护送珍夫人好好回去。”

阮雪音眼睛扫过一册册书,有一搭没一搭听着,随口回:“这有什么?”

“刚棠梨她们几个说,许是那晚君上看了夫人准备的飞星盛景,念念不忘,所以临时改了主意呢。”

阮雪音心道荒谬,若真如此,他就该来折雪殿,可人家却回了挽澜殿。因果逻辑都不顺的事,可怎么推想出来的?

正要蹙眉,转念想这些丫头在折雪殿伺候,小半年也不见君上来一回。圣恩不至,她们平日里差事也不好办,便让她们拿这事说说嘴,哄着自己高兴些也好。

于是不说什么,继续找那本《太玄经》。云玺见阮雪音并无不悦,继续道:

“不过那晚的星雨真好看啊。夫人此前一直不动声色,奴婢还暗担心。谁知夫人竟有这样的好心思。不仅宫里,听说整个霁都都闹开了,到今日城中还在谈论呢。”

“这奔星落雨是自然天象。每年都有的。”

云玺吃惊:“奴婢此前却从未见过。”

阮雪音略思忖,“想来跟霁都的位置有关。但主要还是时辰问题。观测星雨的最佳时辰是子时到寅时,而那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在睡觉。不过今年确实凑巧,刚好是天长节当日,且在亥时便能颇具规模。我看了大半个月,一开始还不敢确定。也是运气好。”

她眸光忽动,终于看到从上往下第三排右起第三本,《太玄经》。一壁伸手去拿,继续道:

“其实若能等下去,到半夜更好看。绝对比亥时那会儿好看。”

便想起来彼时在明光台上,自己也曾告诉顾星朗子时之后壮丽更甚。不过他向来事忙,该不会为一场星雨熬至半夜吧。

她望向窗外瓦蓝色的七月晴空,今日是十七,离竞庭歌返回消息的日子不远了。

不知她进展如何。

蔚国的七月十七在下暴雨。

慕容峋一路乘辇轿到了沉香台下,又在霍启和其他两名宫人的雨伞包围下走上去,仍然沾湿了衣角。

然后便看到竞庭歌埋在那樽盘里,一张小脸几乎要贴上去。

他走过去,略瞟一眼,目光扫过方盘左下角那行青金色若隐若现的小字。那是一个时间。

他以为自己看花了。

又凝神盯了一瞬。

继而坐下来。

“你在查顾星磊的案子?”

竞庭歌不接话。这种明知故问的话她从来不接。你都看到日子了,这个日子谁也不会理解错,斩钉截铁有判断的事,偏还要用问句,无非就是想我跟你解释。

我不想解释。

她继续盯着山河盘上那片手掌大的区域,半晌,听得旁边没有动静。

转头看去,慕容峋正坐在自己那张龙纹椅上,以他的惯有姿势,左肘撑着扶手,望着面前的南方,脸有些黑。

她看着他,等他发作。果不出片刻,慕容峋沉声道:“整个大陆都觉得是顾星朗。大祁子民如今拥戴他,但多少心里有疙瘩。尽管起不到什么作用,对我们而言也不算坏事。”他转过脸看着她,“你倒好,替他洗起冤屈来了。”

“你也觉得他是冤枉的?”

“我可没说。”

“那为何是洗冤?万一查出来就是他呢?”

慕容峋一时语塞,半晌道:“这件事已经过去近七年,当时就没留下线索,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以为顾星朗自己不会查?如果当真不是他,最积极查案的便是他。这个流言在大陆上流窜了五年,你瞧他有办法吗?”

“他没办法,不代表我们没办法。”

慕容峋注意到了这个“们”字。

“你们是谁?”话音刚落,自己复又接上:“是阮雪音要你帮忙?”

“慕容峋,哪怕你见到她,也是要称一声珮夫人的。”

这话是调侃。

他不打算接受这句调侃,不想缓和气氛。

“我记得不到两个月前,你还跟我保证她不会帮顾星朗。”

“她不是帮顾星朗。”

“那是什么?”

竞庭歌语塞。因为她也不知道。连那只鸟都不知道。尽管她猜测是为了借那件东西,可是查这么细,几乎要翻出真相的阵势,她想不明白。

照理,不需要这么费事。除非老师想错了。

她当然不会想到这是一场近乎仗义的帮忙。阮雪音的性子虽跟她不同,没那么斤斤计较,但也绝对不是热心之人。

慕容峋见她发怔,冷冷道:“她去霁都到底是要做什么?”

顾星朗和纪晚苓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但在那之前他们还说了别的。

披霜殿,两人相对而坐,正在用午膳。这是自纪晚苓入宫以来,他们第一次一起用午膳,看样子也会是顾星朗在这座殿宇里,到目前为止呆得最久的一次。

“此事是我自己的主意,与父亲无关。”

说话的是纪晚苓。

“你怪我自作主张也好。如今这后宫中除了我,其他三位都叫人不安。哪怕交好如白国,心思单纯如珍夫人。毕竟不是祁国人。这两年崟君不安分,也常走动于白、蔚两国。她们母国到底作何打算,没人知道。”

她一边说着,盛了半碗翡翠羹放至顾星朗跟前。

“年初我回门省亲,彼时三位夫人都还未入宫,父亲便提过这层担忧。天长节夜宴,我本就在画那幅画,也是临时起意,才讲了这么一句出来,且看看她们作何反应,甚至,有何动作。”

顾星朗端起碗吃了两口,抬眼认真看向她:“以后不要这样了。这些事情归我。如果她们三个都有问题,你身在后宫,也并不安全。这些事情,你不要插手。”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