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二章 良医

时间:2022-06-24 09:56:08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而已半柱香而已,殿内却静得叫人心悸。涤砚会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很紧张过。他不断地看向纪晚苓,纪晚苓却死死地盯着龙榻上的顾星朗,额头上了生起一层薄汗。等什么?等君上醒过来,但是有下一步?偏偏也也可以问,却没人敢。阮雪音坐在榻边,神色一切如常。时间倏忽之间过去的。“现涤砚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紧张过。他不断看向纪晚苓,纪晚苓却死死盯着龙榻上的顾星朗,额头上已经生出一层薄汗。。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良医小说

只是半柱香而已,殿内却静得叫人心慌。

涤砚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紧张过。他不断看向纪晚苓,纪晚苓却死死盯着龙榻上的顾星朗,额头上已经生出一层薄汗。

等什么?等君上醒来,还是有下一步?

明明也可以问,却没人敢。

阮雪音坐在榻边,神色如常。

时间倏忽过去。

“现在帮他翻过身,背朝我。”

上衣被退下来,精瘦却结实的背上皆是红疹。且因为烧得厉害,触手滚烫。

阮雪音突然有些尴尬。

脸颊跟着烫起来。

她定一定神,提醒自己这是在救人,且对方昏睡着,有什么可慌的?

便从小箱中拿出一个青色瓷瓶,比先前红瓶胖许多,看着颇沉。打开来,里面是一种乌青色膏体,似乎还油浸浸的。

她方才洗过手,此刻拿涤砚备在旁边的湿毛巾再将手擦拭一遍,又用一个类似匙子的木片剜出些膏体来,置于手掌间,两手合拢揉了片刻。

便见她凝神看着顾星朗后背,似在确定位置,然后双手置于他后颈窝,按压,随后保持力道一路按压,每往下一些便会在某个点上停住发力,直至腰间。

然后是又一次从上往下,还是按压,但换了路径。

第三次。恢复了第一次的路径,但变了手法,主要是指尖在发力。纪晚苓和涤砚不通医术,都说不出那是什么手势。

如此往复,手法和路径不断变化,期间又加了好几次药膏。那些被涂抹于后背的膏药不断消失于肌肤之间,整整一炷香时间过去,阮雪音停下来,颊边渗出汗珠。

纪晚苓待要开口问,却见对方迅速用清水浣了手,从小箱里拿出一个青木匣子,打开来,里面是一些长短粗细不一的银针。

她取出一根来,凝神片刻,便将银针刺入顾星朗后背某处。

一根接一根。

她施针的右手极稳定,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以理解为专注,也可以理解为,紧张。

最后一根银针落在了头顶。

阮雪音似乎到此时才敢如常呼吸。

她站起来,觉得筋疲力尽。

而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纪晚苓和涤砚都觉得,顾星朗后背上的红疹颜色变浅了些。

一炷香时间。银针卸。

“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这期间不要服用任何汤药,也无需再施任何退热或退疹的方法。每隔一个时辰可以稍微喂些温水。”

“敢问珮夫人,君上何时会醒?”

阮雪音看一眼榻上的顾星朗,“我还不确定他的程度。如果到傍晚还没醒,你来折雪殿找我。若醒了,只可用些清粥小菜,不要食肉,也不要用任何药膳。若他稍有气力,最好沐浴一次,用他能接受的最热的水。清水便好,切勿加别的。”

涤砚认真听着,一一记下,还想再问什么,终忍住了。

“这样便能痊愈?大概需要多久?”

是纪晚苓。

“如果他今天傍晚能醒,最多五日。如果不能,那便需要多一些时间。”

“但一定会好?且绝无性命之虞?”

“是。”

纪晚苓重重松下一口气,然后眸光微转,再次将目光钉在阮雪音身上:

“君上这病症,究竟从何而来?祁宫的御医,放在整个青川都可称圣手。为何连张大人都瞧不出?”

阮雪音沉默片刻,“这个问题,恕我不能回答。且要劳烦二位,今日之事,勿要外传。如若太医局问起,或是需给外间一个交代,可说是,譬如纪大人寻了民间神医来。总之不要说是我。”

纪晚苓目光炯炯,“我要如何理解这个请求?”

“你不用理解。你只需记得,君上的病如今只有我能治,你必须答应。至于之后你们会不会往外说,我无法约束,只看二位品行了。”

当日傍晚,涤砚没有来折雪殿。

阮雪音松下一口气,继而疑惑。

那人既然出手了,却没下杀手。

他可知对顾星朗使手段,又未能一击即中,后果是什么?

难道对方已经离开了祁宫?

如果是那个人——

她不可能离开。

还是她已经销毁了所有可能的证据,有信心绝不会被发现?

又或者,她认为这世上没人会解这道症,用药到这个程度便够了?

阮雪音忽一个激灵。

还有一种可能。她在试这祁宫里有没有人认得,有没有人会治。

如果是普通人染上,不见得能引出人来。但出事的是顾星朗,这宫里如果有人会医治,且跟她不在同一阵营,这个人便会出手。

好大的胆子。竟拿顾星朗来试。

而自己出手了。

她有些不安。

再加思忖,冷静片刻,她细细重头想一遍,稍微宽心。

其一,今日是纪晚苓邀她去的挽澜殿,不是她得知顾星朗染病自己去的。

其二,自己已经交待过纪晚苓和涤砚不要外传此事。顾星朗还没好,他们自然不会往外说。待顾星朗醒过来,自己再跟他陈述利害关系,想来不会传出去。

只是按老师的说法,这种药,除了蓬溪山药园,天下间其他地方根本不可能有。所以在采露殿,她闻到那人身上的味道才格外吃惊。

如果当真是她,她从哪里得来的?

如果确实是她,那么极有可能,她就是冲自己来的。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疑心她懂这道症。她要弄清她的立场。

蓬溪山有药园,老师擅医术,这些都绝不可外传,这是门规。她今日出手,已是有违师命。

但他是祁君,怎能不救?

如果是老师,也会赞同她救吧。

老师曾说,所有天赋卓绝的人都应该死于公平较量,不该命绝于暗算。

她认为顾星朗是一个天赋卓绝的,好人。

听起来有些可笑。

或许因他行事温和,对他的臣民极好?

有点累。下午回来没怎么休息,傍晚为了等涤砚那边的动静,也没去月华台。

本只是来拿件东西。谁知在这祁宫短短几个月,便有种抽不出身的感觉。世间纷乱复杂,庙堂之中见精髓,果然不错。

连后宫都不宁至此。

还是要尽快拿到东西,早日全身而退才好。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