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八章 双韵子

时间:2022-06-24 09:56:08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便在阮雪音踏进采露殿不久,那这边厢纪晚苓入了挽澜殿。“父亲闻听君上病症,很是忧心。特别对于珮夫人会医好一事,父亲说——”“也不是说好了,此事切记内传?”顾星朗拧眉,“你可是把来龙去脉都说了?”纪晚苓一抿嘴,抬眼逼视他,“你这病得多事有蹊跷,御医局无“父亲听闻君上病症,很是忧心。尤其对于珮夫人会医治一事,父亲说——”。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双韵子小说

便在阮雪音踏入采露殿不久,那边厢纪晚苓入了挽澜殿。

“父亲听闻君上病症,很是忧心。尤其对于珮夫人会医治一事,父亲说——”

“不是说好了,此事不要外传?”顾星朗蹙眉,“你可是把来龙去脉都说了?”

纪晚苓一抿嘴,抬眼直视他,“你这病来得蹊跷,太医局无人会治,她一上来就能对症,彼时看着如此危急情形,五日便叫你痊愈,你真的不查?”

“查不查,怎么做,朕自会处理。”他换了“朕”,显然动气,“你要我说几次,这些事情,你不要管。”

“这不是前朝事,是后宫事。君上龙体受损,事出蹊跷,我身为四夫人之首,不能不过问。”

顾星朗看她半刻,“那老师是怎么知道的?我四日不上朝,只称抱恙,如今好了,自然无人再问。老师忧心什么,又如何知道我的病症?”

纪晚苓语塞。

“后庭向前朝递消息,你可知是何罪?”他声音微冷,这般语气极少出现在他和她的对话里。

纪晚苓自知理亏,缓了语意,“此事是我做得不妥。但纪氏几代忠良,当初是随太祖陛下打江山的,哪怕我向父亲言及此事,父亲忧虑,也是一心为你,又不会有其他心思。”

“道理是道理,情分是情分,但规矩是规矩。”顾星朗也缓了语意,“且不说此事我已明令不可外传。就是我不介意,若让其他人知晓你向相国府传递宫内消息,你有几张嘴说得清?纪氏满门,甚至可能因此获罪。”

纪晚苓有些愕然看他。

顾星朗不忍,柔声道:“晚苓,你或许还未完全适应,如今我已经不是九皇子,你也不是纪家大小姐。我为君,你为夫人,你如今对老师说的任何话,都不再是你从前在宫里玩了半日、回去讲的那些轶闻趣事。它们全都变成了禁忌。”

纪晚苓面色微白,半晌道:“是啊,当初我一心为磊哥哥的事入宫,做了夫人,其实从未认真考量过。这已经是一项不可逆的选择。”

顾星朗默然,许久之后方开口:

“这件事我也有错。那时候老师说你自请入宫,我只顾高兴,并不曾多想,你钟情三哥多年,怎会突然愿意来我身边?我只道是,时过境迁,你到底想通了,且对我,总算有多年情谊。”

倘若在过去,这番话他未必说得出。但一件事存在太久,年年月月于脑中心中发酵,总有一日能面对、接受、坦然讲出来。

“归根到底是我自己的选择,你无须自责。”

顾星朗微不可查叹一口气,看着她认真道:“时间不可逆,已经发生的事无法重来。我不会勉强你什么,斯人已逝,你要自己宽心。在这宫里,我自会护你周全,但你不能主动犯险。”

“这件事,你真的不打算查?”

“若我告诉你,我在查呢?”

“这便是最近几晚珮夫人都会来挽澜殿的原因?”

“晚苓,我不需要你帮忙。更不想你牵扯进所有这些。有时候你出于好意,反而可能打草惊蛇。这世间所谓秘密,多一个人知道,便意味着会有更多人知道。尽管你只是想告诉你父亲。”

纪晚苓长叹:“我明白了。但父亲有个想法,事已至此,我还是想转达君上。”

“你说。”

“父亲听完你的症状,表情有些,我很难描述,但我没见过他这副神情。然后他说,”她顿住,似乎比较难开口,“若有机会,他想见一见珮夫人。”

顾星朗挑眉。第一,此请奇怪;第二,不合规矩。

“为何?”

纪晚苓摇头:“父亲没说。但他的意思,应该不是怎样正式的见面,估摸就是看一眼。我也不懂。”

顾星朗思忖片刻,“十月秋猎,到时候你们几个都会去。老师已有两年不去,今年若天气好,也可与曹大人他们同去。”

纪晚苓会意,“你最近与珮夫人走得近,我虽直觉她未存坏心,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且这次的事与她脱不了干系。你还是要多加小心。”

顾星朗点头。不知她今日有没有去煮雨殿。

便在当夜,亥时将过,阮雪音至挽澜殿求见。

“珮夫人,今夜太晚,君上已经准备安置,再是要紧的事,可否明日再说?”

“请涤砚大人通传,见与不见,且看君上意思吧。”

涤砚犹豫片刻,想着近几日君上频接她过来,怕是真有事。“夫人稍候。”

云玺在旁轻声:“夫人,这时候君上是真的快安置了,咱们不能明日来么?”

阮雪音之前在月华台。她本也想早些来,但今夜天气好,宜观星,之前连续三晚她都被困在挽澜殿,已经耽误了不少功夫,于是坚持看完那些星星再过来。

至于明日。明日有明日的事,她已经和段惜润约好同往煮雨殿。而在那之前,她有必要把今日所知告诉顾星朗。

等待的时间比以为的要短,涤砚很快回来,

“夫人请随我来,”又向云玺:“你在正殿候着吧。”

顾星朗换了霜色寝衣,正站在第五级平阶上高而窄的靠墙书架前徘徊,似乎也不是在找书,只是等人无聊所以随便看看。

只是穿着寝衣,却还是给人玉树琳琅之感。

侍疾期间他也常常这副样子,所以阮雪音并不怎么尴尬,福一福道:“君上万安。”

顾星朗闻声转头,见她清丽眉眼间隐有疲态。

“刚从月华台过来?”

“是。”

“已经这个时辰了,是什么事?”

“我似乎又想错了。”

“哪一件?”

“瑾夫人。”

便把白日里在采露殿段惜润的话原原本本复述一遍。

顾星朗沉思片刻,指一指桌边,“坐。”

阮雪音摇头:“只是来将此事告诉君上,已经夜深,臣妾告退。”

“你大夜里披星戴月过来,就为了说这件事?”

“一来,明日我会和珍夫人去煮雨殿,觉得应该先让你知道,我们此前判断或有偏差;二来,”

她看向顾星朗,神情认真:

“听起来瑾夫人确实关心你,此次极可能是另有人出手。既如此,她是你的夫人,若真心待你,我不愿因为自己一句话令你们生出嫌隙。”

顾星朗觉得很有意思,走近她道:“没想到你还操心这些事。”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