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煮雨殿疑云(上)

时间:2022-06-24 09:56:08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我不不喜欢冤人。这也是之后我不愿说她名字的原因。且她若并无害你之心,如果她跟惜润像,嫁入祁宫,你是她们一生不指望。”“的确珍夫人教导你不少东西。”阮雪音点点头,“她确实让我就去思考以前没考虑过的一些问题。”“例如?”阮雪音没听明白了,“什么?”“看来珍夫人教会你不少东西。”。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煮雨殿疑云(上)小说

“我不喜欢冤枉人。这也是之前我不愿说她名字的原因。且她若并无害你之心,那么她跟惜润一样,嫁入祁宫,你是她们一生指望。”

“看来珍夫人教会你不少东西。”

阮雪音点头,“她确实让我开始思考从前没想过的一些问题。”

“比如?”

阮雪音没听明白,“什么?”

“比如哪些问题?”

她一时答不上来,“也许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会知道吧。此刻你这样问,我也说不出。”

顾星朗笑道:“你就没想过,你自己也是夫人,这么晚进我的寝殿,出不去怎么办?”

出不去?这是什么意思?

以阮雪音明慧,哪怕未经男女之事,怔片刻也便明白过来。她心下一跳,有些慌,蓦然看见顾星朗眼中那抹戏谑。

立时稳了神色,“君上说笑了。这里是挽澜殿,今夜我若不出去,听雪灯一亮,从皇宫到霁都,整个大祁,乃至整个青川都是要炸锅的。最重要的是,君上应该不希望听雪灯因我而亮吧。”

顾星朗讶于她反应之快,收起眼中戏谑道:“祁宫的规矩,你倒学得甚好。”

“君上谬赞。点听雪灯的规矩,整个青川怕是无人不晓。”她欠身一福,“臣妾告退。”

翌日巳时,阮雪音和段惜润会和于清晏亭,一同前往煮雨殿。

段惜润今日一身珊瑚粉暗花纱罗裙,裙摆由密到疏绣了满枝的桃花,衬着她婴儿般白糯的脸颊,明媚袭人。

阮雪音穿浅湖蓝的轻容纱百褶裙,裙摆是层层叠叠的轻纱,无任何绣工,只袖口处以靛蓝色纱线绣了合欢花图样。

“姐姐自从皮肤恢复,便只穿各种湖水色了。这么清简的样式,穿在姐姐身上却如此好看,像画儿里的仙女。”

阮雪音不太注意旁人衣着打扮,听她这么说,才细细打量对方,微笑道:“这身桃花裙很衬你,好像很少见你穿非蔷薇图样的衣服。”

惜润双颊生霞彩,不好意思道:“说是茗州那边贡上来这暗花纱,君上看了觉得适合我,便命造办司制了罗裙,又说这颜色本就出彩,再绣蔷薇会喧宾夺主,桃花同样娇艳却形态更简,于是用了桃花。”

阮雪音点头道:“确是此理。桃花图样也很适合你。”

谈笑间渐渐近了煮雨殿,远远便见殿门前几道身影,竟是上官妧带着几位婢子亲自在门口相迎。

“巳时一到便在这殿门口候你们,茶都快凉了。”

未走近见礼而声先至,上官妧的性子倒真和淳风有些像,无怪那日在挽澜殿,听淳风说起来她们交情甚好。

阮雪音心里想着,却听段惜润娇声道:“还以为这茗州新进的暗花纱只我有。没想到瑾姐姐也得了。”

她微微撅嘴,其实只是佯怒,上官妧笑着伸手刮一下她鼻尖:“要说天真烂漫,这祁宫里确是你独一份儿的。前些天咱们巴巴要去侍疾,被君上拒之门外,连探视都不允。这暗花纱还不是稍作安抚罢了。你瞧珮姐姐日日伴在君侧,用得着赏衣裙吗?”

阮雪音这才注意到,上官妧这身紫棠色纱裙和段惜润的桃花裙材质如出一辙,绣工比段惜润的桃花满枝更繁复,从领口到袖口,前襟到裙摆,都错落有致缀满玫瑰图样。因为花朵之间的间距、布局极好,所以并不显得复杂,倒有种琳琅满目之美。

听着上官妧的话,她有些头大。最近每多见一个人,便会被多提一次侍疾的事,已经过去了四、五天,还有完没完?

侍疾而已,明明是辛苦活儿,却被她们个个当作美差,后宫女子都疯魔至此么?

段惜润见阮雪音不接茬儿,知她不喜拿这些事说嘴,于是道:“瑾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谁敢反驳你。赶紧请我们进去吧,我等不及要吃你这儿的蜜糖凉糕呢。”

“就你嘴馋,快快进去吧。细芜,命人重新沏一壶茶,换碧潭飘雪。这盛夏时节,喝红茶太热。”

阮雪音心下一动。

她随老师学医,经年累月行程惯性,会第一时间反应植物、药材、饮食之寒凉温热。上官妧这一句,倒很像自己会说的话。

她果然有功底。

一壁说着,三人往殿内而去,便听上官妧继续道:“说起来这碧潭飘雪还是珮姐姐母国所产,我十来岁喝到便极喜欢,这些还是千里迢迢从家里带来的。”

段惜润一笑,“瑾姐姐最有心眼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珮姐姐岂有不送你几大瓮之理。”

阮雪音微笑,“我那里别的没有,茶确实不少,瑾夫人得空可去折雪殿挑些喜欢的。”

上官妧闻言大喜:“原来姐姐也爱茶。看来以后真要多多走动了。”

阮雪音但笑颔首,一行人很快走至庭中。

这么张扬性子的人,院中竟如此,素净。

花植并不少,只是样样清淡。高大依兰树开黄绿色花,在盛夏晨间散发着类似晚香玉的淡香。东侧一排花架,也开着花,是白色曼陀罗,花朵大而疏,很容易便隐在了白墙边。西侧墙根下摆了几个青花瓷盆,里面大簇大簇绿幽幽的迷迭香。

再往前走倒出现了些颜彩:

正殿前东西各有一个小花圃,东侧内是马鞭草,正值花期,盈盈然一片姹紫;

西侧花圃是深粉色的,蔷薇?

尚有距离,阮雪音无法确定,待走得近了,刚瞧清楚,便听段惜润清脆道:

“珮姐姐是否也觉奇怪?瑾姐姐这么个花枝招展的人,庭院竟像是老人家打理出来的。”

上官妧闻言不服,作势便要去拧段惜润脸颊,“你这丫头,看着软糯可人,嘴却毒,你才是老人家!”

段惜润笑躲到阮雪音身后,不忘还嘴:“我说的可是大实话。便是珮姐姐这么清静的人,庭院也比你这里好看百倍。且你一个通身玫瑰的美人儿,院中竟一株玫瑰也无,反而种了一圃子蔷薇。不过你这是什么品种的,连我都不识得。”

阮雪音不着痕迹观察上官妧反应,见她面有得色,却似乎不打算解释,遂主动开口道:

“这个叫做犬蔷薇,你要说它不是玫瑰呢,也有人把它归为野生玫瑰。”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