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 夏夜解语(下)

时间:2022-06-24 09:56:09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要说室内香气,她那里一向比别处香,她自己也一身玫瑰气。”“可煮雨殿的寝殿内却也不是玫瑰香吧。”“确实也不是。”“君上可识得这种香气?”“不识得。”“君上借宿煮雨殿,与借宿采露殿相比较,”她再度顿住,会觉得真的很难张口,又突然会觉得自己何苦细究这件事“可煮雨殿的寝殿内却不是玫瑰香吧。”。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夏夜解语(下)小说

“要说室内香气,她那里向来比别处香,她自己也一身玫瑰气。”

“可煮雨殿的寝殿内却不是玫瑰香吧。”

“确实不是。”

“君上可识得这种香气?”

“不识得。”

“君上留宿煮雨殿,与留宿采露殿相比,”她再次顿住,觉得实在很难开口,又突然觉得自己何必深究这件事,还和他讨论?

因为她要查药的问题,便不得不摸上官妧的底。而此刻还加了一条,她很想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但她问不出来。

“会不同些。在煮雨殿。”

他知道她想问什么,踟蹰片刻,还是答了。

阮雪音愕然望向他。

“这就是你想听的答案?”

“此话可真?”

“我既然答了,就没必要骗你。”

阮雪音仍是有些难为情,顾星朗的尴尬却在开口回答前已经被克服。

“你可知在宫中使用这些秘术,无论谁,都是要掉脑袋的。”

阮雪音意外:“这不能叫秘术吧?”

“这还不叫?”

“如果是秘术,君上不会浑然不觉。从药理上讲,这些方法所带来的效力都不算强,跟真正所谓秘术,也就是坊间流传那些,没有可比性。从实际症状看,刚君上已经说过,只是感觉略有不同,却并无不适。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对身体亦无损伤。说得直接些,这些不过是锦上添花的手段。为的,也不过是邀宠,或者固宠。”

进入论事状态,她逐渐忘却尴尬,只脸上红晕还未褪尽。

“我的理解是,你刚奏了她一本,如今又在为她求情?”

“适才不是奏本,此刻也不是求情,只是就事论事。我确实不太喜欢她,但不会因此说有失偏颇的话。”

顾星朗沉默,不知在想什么。

“君上下次去煮雨殿,可否看看寝殿后的区域,是否有园圃,或种植了其他植物?虽说从规矩上讲不太可能,但我今日毕竟没有看到。”

“你认为你跟我说了刚才的话,我近来还会去煮雨殿?”

阮雪音一愣:“为何不?”

“如果是你身边的人对你用手段,无论是否带来损伤,你会如何看待他?”

阮雪音默然片刻。“可她毕竟只是为了固宠。这难道不是后宫逻辑?我虽也不赞同,但历朝历代,这样的事还少吗?”

“邀宠的方法很多。在这宫里,除非是不想承宠,否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法。但方法本身就是一种选择,足见一个人心性。这种事情,惜润便没有做。”

阮雪音无话可说。因为他是对的。她也这么认为。

“无论如何,我不希望因为我说了这些话,致使她受冷落。也许我想多了,一切只是巧合。”

“我其实不太明白,你这种在意出于什么心理。同情心?”

“如果惜润说的是真的,那么她待你是真心。至少是真的关心你。如果因此被你厌弃,对她不公平。”

“一个对你使手段的人,能有多少真心?而且,这后宫中一共才几个人?她便如此费力固宠,你就没想过为什么?”

“为什么?”

“我尚不清楚。但这世上的事情,动机不足的用力过猛就是问题。至少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她来自蔚国。”

顾星朗并不惊讶于她接的准确。“你清楚就好。”

阮雪音看着他,眼里泛起星星点点的微芒,就像湖水泛起涟漪:“你确实厉害。”

突如其来的赞美叫人猝不及防,顾星朗一时不确定她是褒是贬,稳住神色道:

“何出此言?”

“整个青川都认为崟国最不安分,也理所当然以为你最在意崟君。但君上似乎对蔚国同样忌惮。明明从国力上看,蔚国是最弱的。”

“但从牌面上看,蔚国已经不是最弱。”

“的确。”

“我一直很想知道,五年前竞庭歌为何下山入苍梧?”

阮雪音沉默。倒并不完全因为有关蓬溪山的事不能说,更因为这件事讲起来颇费劲,还会牵扯到一些别的事情。

顾星朗对于她的随时沉默已经习以为常,无所谓道:“哪天你觉得可以说了再告诉我。”

阮雪音不回答,转而道:“我入祁宫是为向君上借一物,之前已经说过。”

来了。

顾星朗不动声色:“你要借什么?”

“河洛图。”

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她认真盯着他的脸,不想错过任何表情变化。

但他没有表情变化。

“你知道?”

“算是知道吧。”

阮雪音略一思忖,“因为这祁宫里值得我来借的只有它?”

“这个只是原因之一。”顾星朗饮一口茶,语气似在说一件寻常事:“你入宫的头两个月,日日在宫中转悠,唯独没去过寂照阁。这还不明显吗?”

阮雪音恍然:“是我大意了。跟肤色的事情一样,刻意就是问题。这还是你教会我的。”

顾星朗笑笑:“承让。”

阮雪音叹息:“我们随老师闭关蓬溪山十几年,与人打交道太少,学了很多,实战经验却几乎为零。很多道理,确实要实践起来才能发现问题。”她看向挽澜殿内那些高大的悬铃木,夏夜晚风带来泥与草木的清新之气,“想来我师妹当年初入苍梧,也应该遇到了不少问题。”

“看她这几年在蔚国的表现,这些事情应该难不倒她。”顾星朗闲闲道,“论谋略,你们俩谁更厉害?”

阮雪音一直在说话,此时亦觉得口干,拿起白玉杯小口小口啜着茶,缓缓道:“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她用三年时间帮慕容峋赢下四王夺嫡之战,这两年又辅佐新君治理蔚国,颇有成效。论战绩,我是绝对及不上她的。但若只论实力,我自信不比她弱,至少也能打平。”

在顾星朗至今二十年的人生里,他确实没见过能这么说话、能说这种话的女子,何况她还很美。

美丽且明慧的女子不是没有,晚苓就是,而且已经非常突出。

但阮雪音已经超出了这个时代对于女子美且有才的定义。她,以及她的老师,她的师妹,拥有的不是才华,也不单是才学,极可能是不输于男子的才能。

她此刻坐在这里跟他谈的事情,包括之前那几场聊天所表现出她对人性、对世界的理解,甚至超出了大祁许多朝臣。

他看向她,眸中星光涌动:

“可惜她入蔚国做了谋士,你却来这里做了夫人。你们的实力高下,恐怕永远无法被证实了。”

“为何需要被证实?”

“不被证实的实力,如何能叫实力?”

“需要被知晓、被认可、甚至被仰望的实力,才需要证实。这三项我都不需要。”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