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 去岁如霜

时间:2022-06-24 09:56:09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祁宫中每座殿宇都有四季,惟独披霜殿里也没。那些芦苇从淡绿至荼白,又从荼白至苍黄,直到冬天枯死,望着都是像的静寂萧索。偏偏是生命力极旺、开花后时极绚丽的植物,披霜殿里这些,却放佛被锁在了某段相对固定时间里,永远是散发出着往事气息。顾淳月望着盛夏的时节那些芦苇从淡绿至荼白,又从荼白至苍黄,直至冬季枯萎,看着都是一样的寂静萧索。明明是生命力极旺盛、开花时极绚烂的植物,披霜殿里这些,却仿佛被锁在了某段固定时间里,永远散发着往事气息。。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去岁如霜小说

祁宫中每座殿宇都有四季,唯独披霜殿里没有。

那些芦苇从淡绿至荼白,又从荼白至苍黄,直至冬季枯萎,看着都是一样的寂静萧索。明明是生命力极旺盛、开花时极绚烂的植物,披霜殿里这些,却仿佛被锁在了某段固定时间里,永远散发着往事气息。

顾淳月看着盛夏时节那些荼白色的芦花,转脸向纪晚苓道:“我记得披霜殿二十年前便是这个样子,你入宫一年半,布置竟纹丝未变。”

纪晚苓笑笑,“我觉得这样就很好。一年又一年,看多了各种陈设变化,回头看还是从前的最好。”

淳月也笑,“我们这些人啊,一个比一个念旧。年纪不大,都老成得什么似的。”

晚苓夹一筷子冬菇煨芦笋细细嚼了,“庙堂中长大的孩子不就是这样。未历事而心先老。”

淳月敛了笑容,“你比从前,不快乐了许多。”

“月姐姐见我这样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说起来你如今既可叫我姐姐,也可叫我嫂嫂。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叫我月姐姐。”

纪晚苓莞尔,“自幼便这么叫,改口反而不习惯。月姐姐,磊哥哥,一切还是昨日。”

淳月默然片刻。“晚苓,已经七年了。”

纪晚苓脸上却不见伤感,“所以月姐姐不必担心,我也惯了。”

“你们如今都这么平静,脸上不见悲喜,反而更叫我担心。”

纪晚苓想了一瞬也便明白这个“们”字里还有谁,“君上的性子,确实比以前冷淡了许多。”

“他十四岁登大宝,君临天下,承受了许多超越他年纪所能承受的重压。去年你入宫,我以为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这件事我做错了。”纪晚苓认真看向顾淳月,“从决定入宫,到入宫后我做的所有事说的每句话,都是错。月姐姐,我很抱歉。”

淳月温柔道:“虽不清楚你是如何想通的,此刻听你这么说,我很欣慰。”

纪晚苓意外,看来顾星朗没有对淳月说起阮雪音在查案的事。

便听对方继续道:“既然已经入宫做了夫人,一生很长,总要和身边人好好相处下去。当今君上是值得托付之人,尤其对你而言。”

纪晚苓放下手中象牙箸,抬眼四顾披霜正殿内,语声幽幽,“月姐姐,那时候在宫里逛,我从未进过披霜殿。”

淳月点头,“母后和薛氏瑜夫人不算交好,你那时候总在母后的承泽殿,自然没来过。”

“所以谁成想呢?当初怎么也料不到我会是景弘一朝的瑜夫人,会住进这披霜殿。就像我怎么也没料到,磊哥哥会回不来。”

“如果三哥还在,你如今应该住在承泽殿。”

“月姐姐,我并不在意这个。”

“其实去年你要入宫,君上也是这个意思,他没想封你为夫人。你本就该为皇后。我猜时至今日,承泽殿依然是为你留着的。”

“可我没想过做别人的皇后。除了磊哥哥。”

“但你入宫了。你入宫了,却依然这么想,是同时辜负君上和你自己。”

“月姐姐说得对。终归我如今心结已了,对君上,我会尽力。”

淳月眉心一动,面色不改,依旧和声细语:“尽力,是什么意思?”

“月姐姐,我需要时间。”

“我明白。晚苓,你和君上自幼便在一处,是这后宫中其他人比不了的情谊。淳风总会出嫁,我唯一能托付的只有你。你要护着他。”

纪晚苓点头,“姐姐放心。”

“说起来,你和珮夫人有往来吗?”

纪晚苓思忖片刻,“有过几次。”

“你觉得如何?”

她想起顾星朗嘱托,终没说出此次治病的事来,“无事发生,晚苓只能凭直觉。她不太像是来为崟君做事。看起来,亦未存坏心。”

“我出嫁前不了解蓬溪山,亦不了解惢姬大人,这几年偶尔听父亲和你哥哥论事,才有些认知。我总想着,这么厉害的人物,如果无所求,为何来祁宫?总不能真只是为嫁君上。”

纪晚苓笑道:“为何不能?这天底下一等一的美人们,有几个不想嫁他?”

淳月亦笑,“你既知道,还不赶紧上他身边站着去。如今后宫里这几位,可个个不比你差。”

“月姐姐说得是,何止不比我差,根本比我好。此次天长节夜宴,或能边奏乐边起舞,或能边起舞边吟诗,还有奔星落雨这样的奇景。我那幅画了一个月的山河图,立时便逊了色。”

顾淳月也记起当日情形,颇感慨,“这瑾夫人和珍夫人确实下了功夫,至于珮夫人,奔星落雨虽是奇景,却并不是她花力气筹备。说到底不过因为会观星,凑巧而已。”

纪晚苓忆起她入宫前三个月的肤色与疤痕,不知何故,如今想来总觉得像故意为之,再加上她明确说过是来借东西。“她应该并无争宠之心。”

“不求其他,亦不求宠,才更值得留意。不过说起来,我与她们往来甚少,但,”顾淳月稍顿,“不论旁的,单论人本身,珮夫人才学出众,出尘脱俗,倒像是君上会喜欢的。”

完全只是基于对一个人经年了解而生出的,直觉。

也完全是随口一说。

纪晚苓却神色微变,认真看着淳月道:“月姐姐也这么觉得?”

轮到顾淳月神色微变。

两人对视片刻,淳月一笑:“不过是闲来胡说,哪有谁应该会喜欢谁的道理?君上钟情你多年,你便是他最喜欢的。”

纪晚苓微笑,低头饮一口汤,“月姐姐与我同君上一起长大,可谓是如今世上最了解他的人。你我都有这种感觉,便不能算胡说了。”

“你啊,总是想得太多。多思伤身。”

纪晚苓笑笑,转而道:“上次回府匆忙,光顾着与父亲叙话,也没多陪伴母亲,只略说了几句。母亲最近为纪齐的婚事,似乎很是发愁。”

淳月直摇头,“骠骑将军府的三小姐柴一瑶,你也是认识的,家世、容貌皆是上等,年纪也合适,整个霁都城怕找不出第二位世家小姐与他如此般配。你那三弟,偏偏不肯。”

“他刚满十八,倒也不必太急。”

“双方父母的意思,只是订婚,过几年再成亲不迟。如今纪齐不同意,府里亦不敢声张,怕被柴大人知道了去。最近父母亲正同纪齐周旋。”

“他可说了为何?”

“一开始也是你说这个理,自己年纪尚轻,想要建功立业云云。当然很快被驳斥,自古男儿先成家再立业的不在少数,相国府家大业大,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昨日被逼得急了,突然说自己已有心上人,待功成之时便要迎娶人家。”

“谁?”

淳月摇头:“他没说。我想着,约莫是临时编造的。”

纪晚苓却有些不确定,突然想起此前蘅儿提起过——

一面而已,总不会真为了她?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