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此时此夜难为情

时间:2022-06-24 09:56:09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一只白鹡鸰从露台上空划过,将夜色划出波浪状的缺口。阮雪音意识到正自投罗网,颇觉无语,默啜半口茶,转了话头:“因为在君上的确,你这一夕,是极可能会突然爆发战争的。”顾星朗凝她片刻,“我有意全面开战。但我难以确保他们能始终按兵不动。因为目前仍然的确,蔚国很可阮雪音意识到正自投罗网,颇觉无语,默啜半口茶,转了话头:。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此时此夜难为情小说

一只白鹡鸰从露台上空掠过,将夜色划出波浪状的缺口。

阮雪音意识到正自投罗网,颇觉无语,默啜半口茶,转了话头:

“所以在君上看来,你这一朝,是极可能爆发战争的。”

顾星朗凝她片刻,“我无意开战。但我无法保证他们能一直按兵不动。因为目前看来,蔚国很可能在慕容峋这一朝崛起。”

阮雪音很想问他是否有统一青川之心,很想问若不开战,他如何实现“为万世开太平”,很想问他对天下的看法,还想问在他看来何为君、何为国、何为太平盛世。

但她忍住了。

这么说下去,又会没完没了大战三百回合。

于是继续自己发起此问之初衷,

“君上不想开战,又要守护祁国江山,保住大祁青川霸主的地位。除了凭借治国之才,是否有河洛图保驾,更为稳妥?毕竟宇文家靠着它称霸青川两百年。且以君上才能,就不想在有生之年一睹河洛图,获悉它究竟有何神力?”

当然想。这个君位对他来说最有意义的部分,从来不是野心权力,而是能进寂照阁。解谜,对于一个脑力卓绝的天才少年来说是最大乐趣。

宇文家造了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但他不想告诉她。因为他不想借。就算惢姬从无立场,如今竞庭歌在蔚国,那么蓬溪山便不是友。

非敌,不代表是友。

“我今年二十岁。我有很多时间。托你信心与吉言,到我离世之时,确有可能见到河洛图。”

“君上有很多时间,大祁却不见得有同样多的时间。”她看着他,神情认真,“如君上所言,若慕容峋速度够快,若崟国有所准备,若白国并不如看起来那般安分或者突然改变心志——战争爆发也不过瞬息之事,也许就在十年后,也许就在十年内。”

他知道她说的是事实,但他不想顺着往下接。

阮雪音放慢语速,“但若在那之前,君上打开了寂照阁最后三道关卡,河洛图出,寂照阁金顶亮,其余三国忌惮,战争或许会因此推迟几十年,甚至更久。”

“当年有河洛图,宇文琰还是死在了曾祖刀下。”

“万物崩坏始于内。河洛图能助一国一朝掌控天下形势,却阻挡不了民心失、朝纲溃。宇文一族是自己先开始崩坏的。太祖陛下不过顺应了天道。”

顾星朗再次凝了满眼星辰看她。

全中。她说的每句话都是他的想法,已经不止一次。就好像他们过了二十年一模一样的人生。

当然只是错觉。

“蓬溪山要看河洛图,仅仅因为好奇?”

阮雪音略思忖。关于缘由,老师没说不能说。而此刻为表诚意,她应该说。

“我们怀疑,河洛图和曜星幛、山河盘有关系。后两者看起来是两件器物,也由我和师妹分别在使用,但它们其实很像。曜星幛上所有点、线、网,和山河盘上的图景是完全一一对应的。就好像原本是一张图,在天为象,在地成形,被人为制成了两张盘。”

顾星朗缓声:“而河洛图据传纳天地五行,为风为气,为龙为水,乃天星之运,地形之气。”

阮雪音点头。

顾星朗继续沉默。

“君上或许不放心我师妹,这确实是问题。我答应你不会将河洛图之隐秘告知她哪怕分毫;老师早就考虑到这层,下山之时,也嘱我可以这般承诺。”

“竞庭歌知道你来祁宫是为河洛图?”

“知道。但若老师决意不让她参与,她亦不会坚持。蓬溪山中立青川三十年,此事关乎师门名誉。老师不会许她借河洛图帮助蔚国。”

“你确定惢姬大人是中立的?她毕竟允了竞庭歌入苍梧。”

阮雪音默片刻。“就算老师有盘算,也不会偏帮任何一国。蓬溪山为天下计。”她眼眸明澈如山林深涧,

“倘若真有那么一天,只是万一,我师妹得了河洛图的奥秘意图借此助蔚,我亦会不惜一切帮扶大祁。绝不食言。”

顾星朗盯着那些深涧水色看,半晌道:“我何必冒此风险。”

“我与君上作一个君子协定如何?”

“说来听听。”

“凭君上一己之力,或许能在有生之年打开那三道门,但只是或许。若我与君上一起破题,速度或能翻倍,至少会快些,但也只是或许。成与不成,没人知道,所以拿到河洛图之前,君上不必允诺我什么。待真的拿到了,彼时时局一定与今日不同,到时候君上再来考虑,是否借我。但前提是,君上让我一同解寂照阁关卡。”

顾星朗微笑:“我若到时候仍然不借,你岂非竹篮打水一场空,还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阮雪音无奈:“此刻你不松口,我只能先出力。只盼大祁国君、青川霸主、不世出的少年天才到时候能有些良心,别像今日这般,知恩不图报。”

她字字发自肺腑,无一句玩笑,顾星朗却听得想笑。

“你解我嫌疑,帮我查案,还救了我一命,这些我都可以报答。只是你非让我用河洛图报答,这才成了问题。”

“河洛图是我入祁宫的唯一目的,其他报答,我也不需要。那么这项协定,君上允是不允?”

顾星朗敛起笑意:“寂照阁非国君不得入。这是祖宗规矩。”

阮雪音终于有些恼起来:“你这人真是油盐不进,轻重也拎不清。提前数年拿出河洛图,和多带一个人进寂照阁,你猜祖宗选哪个?若怕被宫里人瞧见,你在寂照阁方圆数里设下禁制,悄悄带我进去嘛。本就是禁地,平时也没人敢去,稍作防范,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前两句实在不敬,顾星朗本来要恼。后半段出来他有些震惊,还从没听过她这么讲话,也没想到她会这样讲话,尤其那个“嘛”字。

或许还是错觉,总觉得很像,撒娇。

阮雪音说完自己也有些头大。不止他没听过,她自己都没听过。那个“嘛”字是怎么回事,她为何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

空气突然安静。他不知道怎么接,她也不知道怎么圆。

“君上,亥时将至,该送夫人回去了。”

阮雪音如临大赦,不敢再问顾星朗答不答应,飞快起身行礼,随涤砚逃也似地出了挽澜殿。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