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三章 玉碗盛来琥珀光

时间:2022-06-24 09:56:09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阮雪音歪着头想了想:“实际上单论容貌,算不相伯仲。但世人看多了出自于王公贵族的美人,偶尔会看见山林里走出的,难免会很新鲜。更更何况她一身学识本事,风华气度自然而然相同,因为看起来更美些。我和她朝夕较为十余年,了很养成。反倒此次来祁宫看见这几位,颇惊艳四座。”顾星朗笑起来,“她也是这么看你吗?”。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玉碗盛来琥珀光小说

阮雪音歪头想了想:

“其实单论容貌,算是不相伯仲。但世人看多了出自王公贵族的美人,偶尔见到山林里走出来的,难免新鲜。更何况她一身学识本事,风华气度自然不同,所以显得更美些。我和她朝夕相对十余年,已经很习惯。反而此次来祁宫见到这几位,颇惊艳。”

顾星朗笑起来,“她也是这么看你吗?”

“是吧。”阮雪音笑笑,“她和我啊,相看两厌。”

这种感觉很妙。谈枯燥的事情很尽兴,聊闲天又很有趣。顾星朗细回想,他的人生中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谈话对象。

淳风很有趣,但她幼稚;晚苓识大体,但他们聊天总是中规中矩波澜不惊。惜润、上官妧、三哥、其他兄弟姊妹、母后、父君、臣子们包括老师纪桓,他还想到很多人,没有人能这样和他说话。

他的世界在这一刻是向她打开的。

其实她也是。更久以后她才意识到,她和他半年内说过的话,超过了她二十年来的讲话总和。

“至于你说我师妹没有隐藏容貌的问题。她跟我不一样。她从来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学以致用,扬名四海,这八个字是她十岁那年讲出来的。对她而言,美貌或许是双刃剑,但它首先是一样武器。只要是武器,就得亮出来,锋芒毕露,这就是竞庭歌。”

顾星朗定定看她,“所以她跟慕容峋是同一种人。”

阮雪音不假思索:“很像。”

“这么确定。”

她想了想,“你之前问过我她为何去苍梧。其实不是不能说,只是解释起来太麻烦。原因一刚才已经说了,她要成就功名。大祁不适合她。崟、白两国她没瞧上。至于为什么不适合、没瞧上,之前已经聊得够多,想来君上心中有数。”

顾星朗略思忖,用眼神同意。

“原因二,她和慕容峋在一起会事半功倍。不仅基于外界对慕容峋的评价,更因为,我看过曜星幛,他们俩的星官图非常合。”

顾星朗挑眉,“听起来像算命。非常合,是多合?”

阮雪音笑笑,“观星这件事,本就带几分玄学意味。”她停顿一瞬,表示接下来才是回答问题:

“横扫千军,睥睨天下。”

顾星朗神色不变,眸光却闪了几闪,“曜星幛在这些事情上有多准确?”

“无法衡量。但趋势不会错。”

“所以我极有可能会败给慕容峋?”

“那倒不是。”

“横扫千军、睥睨天下这种词都出来了,还不是?”

“你的星官图也很强。”

“看来你都看过。”顾星朗拿起白玉杯饮一口茶,闲闲道:“那你就没看看,谁能帮得了我?”

“若不是她当年下山央我看,我也不会合他们二人的星官图。整个青川茫茫千万人,难道我一个一个帮你合盘去看?”

“你呢?”

阮雪音怔愣片刻才明白他意思,“曜星幛有一项规矩,或者说禁制:观星者不能看自己的星官图。”

顾星朗意外:“所以你从来没看过自己的?”

“没有。”

“看了会如何?”

“没人知道。但老师也没看过自己的。我不喜欢拿这种事冒险。且我对自己的人生没有那么好奇。保持未知也很好。”

她身上真是完全没有阮佋(注)的影子。顾星朗暗想。蓬溪山是个好地方。

“君上,瑾夫人求见,说是新做了红曲蒸酥酪,特来请君上一尝。”

御书房门外涤砚的声音响起来。

顾星朗看一眼阮雪音,“怎么她做的东西恰都是你爱吃的。想吃么?”

阮雪音心道人家做给你吃的,问我做什么?遂只回答问题一:

“这些甜食,怕是姑娘家都爱吃,也不奇怪。”

顾星朗默认她这句话是要吃,扬声道:

“让她进来吧。”

阮雪音自觉这种时候应该识趣些,便要起身告退。却见上官妧一袭藕荷色轻纱罗裙翩然而至,相比她素日绛紫棠紫,显得温柔收敛不少,衬着夏末月夜色,画面很是动人。

她手提一个两层红木食盒,进来蓦然看见阮雪音,微讶,眼中失落一闪而过,向着顾星朗一福,“君上万安。”

复又去看阮雪音,展颜而笑:“都说近来姐姐常在挽澜殿,果然不假。若非有姐姐壮胆,今夜我还不敢来呢。”

阮雪音一时没懂,顾星朗却哂笑:

“又是胡说。就你这跋扈性子,何曾怕过谁?”

这话虽似调侃,倒也显得亲近,上官妧心里一甜,嗔道:

“君上好生偏心。说是有时间便会来看妧儿,吩咐无事不要来挽澜殿,又说夜里总归是批折子,不喜别人打扰。怎么珮姐姐便能坐在这儿,夜夜陪着君上。”

阮雪音暗忖还有这种规矩,顾星朗倒当真自律。

“知道还来,所以说你胆大包天。”

上官妧小嘴一撇,甚委屈:“君上自大病初愈,已经快一个月没来过煮雨殿。妧儿心中挂念,夜不能寐,今日就是被责罚,也要见君上一面。”

这话说得情意绵绵,阮雪音听得寒毛直竖,心想我还在场呢,这么直接?悄悄瞥一眼顾星朗,对方显然也有些尴尬,干咳一声道:

“上个月病了几日,拖着许多事未处理,最近确实不得空,便没去瞧你们。”他有意转移话题,

“不是说做了蒸酥酪?”

上官妧这才想起来,提着食盒转身向阮雪音身边的四方乌木桌走去。

“咦,珮姐姐看的什么厉害典籍,这么厚?”

阮雪音方意识到那三本书就在桌上,好在她适才与顾星朗说话,已经合起,封皮上亦没有书名。遂极自然将它们全部抱起,佯作替上官妧放置食盒腾出位置,然后起身朝对面的乌木书架走去,随口答:

“几本史籍,我从前未曾读过,便问君上借来一观。”

上官妧瞧她在这空间内往来自在,显然对御书房极为熟悉,一时有些捻酸,又不好表现出来,只从食盒里取出青瓷碗,放入同样精巧的红木托盘,并一把青瓷小匙,端起来款款至书案边:

“君上不喜甜,妧儿特意只放了很少的糖。”她说着,拿起匙子舀一小块,喂至顾星朗嘴边,“君上尝尝。”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