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四章 花似雾里看

时间:2022-06-24 09:56:10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顾星朗不喜甜食,本意是想让阮雪音吃,谁知上官妧动作如此之快,三两下便喂到了嘴边。到此刻他才有些后悔当初让她进去,平时里这样也罢了,谁成想她在人前也如此撒娇撒痴。他不动声色瞟几眼阮雪音,见她了回座椅上,此刻正端着白玉杯一小口喝着茶,好像并也没注到此刻他才有些后悔让她进来,平日里这样也罢了,谁成想她在人前也如此撒娇撒痴。。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花似雾里看小说

顾星朗不喜甜食,本意是想让阮雪音吃,谁知上官妧动作如此之快,三两下便喂到了嘴边。

到此刻他才有些后悔让她进来,平日里这样也罢了,谁成想她在人前也如此撒娇撒痴。

他不动声色瞟一眼阮雪音,见她已经回到座椅上,此刻正端着白玉杯小口喝着茶,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情形。

于是赶紧张嘴吞了那勺酥酪。仍是有些太甜,他微微皱眉。

阮雪音端着杯子啜着茶,心里默念非礼勿视,但总共就这么点距离,怎么可能没听到没看到。

不过是未免尴尬,假作不知罢了。

她暗暗叫苦,不知上官妧还有什么花样,这么腻歪的气氛,实在是多一刻都呆不下去。正寻思找一个合适时机起身告退,却听顾星朗道:

“妧儿大夜里制了点心送过来,这份心意朕知道了。也快入秋,夜里风大,便早些回去休息。过两日若得空,朕来看你。”

上官妧不意他这么快便唤自己走,撇起嘴准备再撒一回赖,却见顾星朗已经伸手去拿折子,神色淡淡。

入宫半年多,他的脾性她也大致有数,知道此刻不能再闹,只好不情不愿盈盈一福:

“那妧儿先告退。君上,别忘了要来看妧儿的话。”

“嗯。”顾星朗已经打开折子,也不抬头,只轻声应了。

上官妧脸上的失落终是透出来,那转身也像是慢动作,好半天才迈出几步。

阮雪音一直不曾移动视线,只盯着茶杯底。真的能看见杯底,因为茶早就喝完了。但她不敢看别处,怕尴尬,此时见上官妧开始往外走,终于松一口气,抬头却见她停住脚步盯着自己在看。

她理解了一下她的目光,发现她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自己手里的茶杯。

但她没能理解那目光的含义,有种,芒刺之感?

总之不是什么好意。

她有些不安看一眼手中白玉杯,莫名其妙,再抬眼对方已经出了御书房。

顾星朗依然埋头在折子里。阮雪音回头望向露台外月色,应该尚未到亥时,她还有时间。

于是起身去乌木书架边,将宇文琤那册拿下来接着读。

银烛秋光冷画屏。

约莫过了半柱香时间,顾星朗结束批阅,起身走到露台前望着渐沉的夜色,开始活动脖子,伸展胳膊。

动作搅动起空气的流向,阮雪音感觉到了,抬头见他正在伸胳膊,有些吃惊。他向来沉稳内敛,姿态完美,明明长了张少年脸,却毫无少年气。但此时这番动作,却非常有少年感。她见过的男子不多,但在有限的那些里,没有人像他这般,连伸胳膊都这么好看。

一种浑然天成的闲雅洒脱。

和疏离。

她忽觉得天底下应该没有第二个男子,如他这般适合穿白色。那也是祁国的君王色。

顾星朗感觉到了那些深涧水山林色,回头见她果盯着自己在看看,停下动作微一笑:

“今日欠你一碗红曲蒸酥酪,明日叫人给你送来。小厨房苦练了半个月,手艺应该又精进不少。”

阮雪音一愣,讪笑道:“今晚这酥酪本就是为你而制,哪里与我有半分关系。不过上个月我就想问,君上放着这么大的御膳司不用,倒设了自己的小厨房。青川各国皇室似乎没有这样的传统,我在书里,也没看到祁宫有这项规矩。”

“小厨房是我登基以后设的。”顾星朗道,“御膳司人多手杂,要供应各殿饮食,不如小厨房用着安心。饶是如此,上个月还是没能逃过一劫。”

阮雪音会意,“之前也同君上说过,这药本不是从口入,而是通过直接接触皮肤。确实不易防范。”

“若照你所说,接触此药一个时辰后必会出现症状,那么这道题到目前为止,便基本无解。”

“淳风殿下自然不会有问题。若是有人想借公主之手对君上下手,又不被发现,也难成立。因为淳风殿下无事。那天傍晚,君上真的没再接触过其他人与物?”

“最近事情太多,我没空细细回想。且时间越长,印象越淡。如果是靠接触,要比饮食更难查,因为人在一天之中会有意无意触碰很多东西,别说你自己,就连时刻跟在你身边的人,也会因为习惯而忽略很多细节。”

他凝神片刻,“那天傍晚的一两个时辰内,我到底接触过多少东西,已经难有定论。只能尽量复盘。这件事涤砚在做。”

阮雪音瞧他这番话说得淡定,有些佩服:“你倒不着急。”

顾星朗一笑:“你不是说那人并未对我下杀手?既然未下杀手,我也不必慌张。不过从逻辑上讲,这真是一步败棋。他竟然对我出手,却不一击而中,白白叫我生出怀疑。除非他此刻已经出宫,否则我迟早逮他出来。哪怕如你猜测,对方其实是想试你,但对我动手,风险也未免太大。”

他复又看向她,眼神里有戏谑,又似乎有两分认真:“真是越看,越像你一手编排的救命戏码。”

阮雪音无语,瞪着眼睛看他:“你认真的吗?”

顾星朗再笑:“不认真。”

阮雪音更加无语,心想这人是太过自信还是心态太好?差点儿丢了性命,还能拿此事开玩笑。

她突然心念一动:“其实还有一种可能。他是要下杀手,但失了手。”

顾星朗点头:“我也想过。”复又看向阮雪音,“适才她进来,你可闻见那味道了?”

“她走来四方桌边时,仿佛是有一点。但我急着去放书,没留意。适才她喂你吃酥酪,照理说距离够近,时间也不短,君上依然闻不到吗?”

她这话说得自然,顾星朗却不料还是被她瞧见了,一时尴尬,咳嗽两声:“我实在不识得那种气味,确实没闻到。”

阮雪音若有所思:“她玫瑰香气不离身,的确难发现。”又想起来什么,认真看向他,“不过我冷眼瞧着,她对你情意不假。那种眼神,我在惜润眼睛里也见过。”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