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九章 寒起肃王府(上)

时间:2022-06-24 09:56:10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的是处暑,苍梧城的秋意就比霁都得多要早,主要原因因昼夜冷热相差近大,而空气里了明显没了夏意。距离蔚宫但是二十里的肃王府,是苍梧城内离皇宫前段时间的王府。四王夺嫡战就前,慕容嶙是储君的最热人选,而肃王府的位置也曾一度成了深入解读圣意的最重要的凭据之一。却距离蔚宫不过二十里的肃王府,是苍梧城内离皇宫最近的王府。四王夺嫡战开始前,慕容嶙是储君的最热人选,而肃王府的位置也一度成为解读圣意的重要凭据之一。。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寒起肃王府(上)小说

同样是立秋,苍梧城的秋意就比霁都来得要早,主要因昼夜冷热相差大,而空气里已经明显没了夏意。

距离蔚宫不过二十里的肃王府,是苍梧城内离皇宫最近的王府。四王夺嫡战开始前,慕容嶙是储君的最热人选,而肃王府的位置也一度成为解读圣意的重要凭据之一。

然而时移势易,如今坐在君位上的是慕容峋。肃王府仍是离皇宫最近的王府,个中意味却已完全改变。

距离近,也可以解读为一种桎梏,便于监视,从而防范。

两年以来,肃王和寿王都不曾上朝。寿王慕容峤疯癫,人尽皆知。相较之下慕容嶙却安静许多,只是闭门不出。尽管理由同样是抱病不适。

自崇和二年起,每隔两个月,慕容峋会入肃王府探望。此举虽耐人寻味,却也无人觉得不妥。毕竟他们兄弟二人同出一母,尽管是那场夺嫡战中斗得最激烈的两方,如今时过境迁,无论怎样浓烈的爱恨情仇,终归情分与旁人不同,或许真的,也有许多话要说。

已经立秋,肃王府内的龙爪槐却还郁郁葱葱。按规矩,蔚国境内只皇宫能种植龙爪槐。肃王府里这些,还是先君在世时所赐。至慕容峋登基,也并未下令移除。

那些龙爪槐的树叶青翠欲滴,因为太过茂盛,如柳枝般一条条垂下来,观之如伞。王府内却寂静如冬日,两年了,无论什么时候慕容峋进来,都是如此。

仿佛这座府邸根本无人居住,死灰般的气息,就像一颗将死之心。

“皇兄打算一直如此吗?”

佛堂。大门紧闭。

慕容嶙跪坐于蒲团之上,手握一串念珠。适才慕容峋进来时,大门打开,佛堂内尚有日光,那念珠明明是淡黄色。此刻室内光线变暗,那一颗颗圆润剔透的珠子竟变成如深海般的蓝色。

“这串蓝珀念珠,皇兄倒喜爱了许多年。”

慕容嶙保持跪姿,并不回头,右手一颗一颗有条不紊拨着那些念珠,“臣弟是无用之人,哪里当得起陛下的皇兄二字。”

青川规矩,对于国君,无论为兄还是为弟,都自称“臣弟”。

慕容峋并不在意:“如今时局,皇兄该当有数。短则十年,长则二十年,青川必定生变。蔚国正值用人之际,皇兄兵谋过人,能征善战,若不出山,岂非可惜?”

慕容嶙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一道缺口,隐晦而炙烈,仿佛地狱之火。

他站起身,手中念珠仍一颗颗从指尖滑过,速度却快了许多。

“两年前胜负既分,臣弟便立下誓言,从此不问国事。陛下身边有竞庭歌,朝中有上官朔,后者还将上官妧送去了祁宫。论带兵打仗,你自己便是最好的将领,哪里还需要臣弟出山?”

慕容峋不疾不徐:

“历来征战,若非必要,没有国君出征的道理。现下南北军皆已完成整肃,霍衍虽擅于治军,若论用兵打仗,却远不及皇兄。如今放眼蔚国,竟无一人比皇兄更能胜任。”

慕容嶙嘴角扯出一个奇怪弧度,以至于整张脸神情变得有些怪异,“你想让我,到时候为你带兵打仗?”

“不是为我,是为蔚国。”

慕容嶙走近他,目光异常尖利,直刺进对方瞳孔:“若易地而处,如今我为君你为臣,我令你征战沙场替蔚国取天下,陛下以为如何?”

慕容峋对上他目光,神色坦荡:“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两年前若是我败,今日我甘愿受你派遣,为国领兵。”

“哈哈哈哈——”

慕容嶙闻言大笑,竟有几分慕容峤的疯癫之态,“好一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如今坐在君位上的是你,你怎么说都可以。”

他眼神微眯,目光变得幽深:

“当初竞庭歌入苍梧,我就该杀了她。红颜祸水,是我妇人之仁。”

“皇兄当初怕不是妇人之仁,而是别有心思吧。”

慕容嶙不怒反笑,那笑也寒入骨髓:“我当初是喜欢她。难道你不喜欢?但天下和女人之间,从来无需犹豫。我若知道她有这样的好本事,凭是如何的绝代佳人,也绝不会手软。”

他后退两步,笑意森然:

“直到最近,我才一点点知道,她当初是如何说服南军倒戈,又收了北军四校的兵符,还让上官朔在最后关头突然支持你。”

慕容峋冷笑:“皇兄足不出户,又是从哪里打听来的?”

慕容嶙挑眉,似乎意外:“自然是她一点点告诉我的。”

慕容峋面色微变:“你说什么?”

慕容嶙一怔,再次放声笑起来:“原来你不知道!她每隔两月便会来一次,两年间从未间断,算起来,跟你来的次数相当。你竟然全不知情!”

慕容峋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眸中闪过一丝厉色:“她来找你做什么?”

慕容嶙似乎极享受观他此时模样,捏着手中串珠,笑得更加肆意:

“陛下若好奇,大可自己去问她。她每次来,我们都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

那笑容叵测,慕容峋是男人,如何看不懂?他骤然伸出右手,狠狠拽住慕容嶙前襟,面上一片肃杀:

“你若敢碰她,便是这青灯古佛的日子,也休想再过了。”

慕容嶙冷笑:“那我倒要多谢陛下。如今这日子,跟死也没有区别。”他微一顿,突然压低声量:

“不过她前日来问了臣弟一事,臣弟倒愿意说与陛下听。”

慕容峋眸中肃杀未褪,依然死死盯着他。

“她来问我封亭关的事。”

慕容峋神色微变。

慕容嶙对他的反应很满意,“我若是你,早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哪里会让她牵着鼻子走,如今还为顾星朗查起了案。”

“她应该是受她师姐之托。”

慕容嶙笑得更加轻蔑:“啧啧啧啧,瞧瞧人家的本事,这便是你与顾星朗的差距。阮雪音入祁宫不过半年,不仅未伤及顾星朗分毫,反而开始帮他翻案,甚至拉上远在苍梧的师妹一道。竞庭歌在你身边已经五年,你还拿不住她,连她来见我都不知道。”

他走近两步,看进慕容峋眼睛:“四弟,你不行啊。”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