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章 寒起肃王府(下)

时间:2022-06-24 09:56:10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他太明白如何惹怒他。但昨日的慕容峋,已非五年前的狂妄少年。出乎出乎地,对方也没不动手,更有甚者也没动气。“封亭关的事,当初是上官大人谏言,父君决策,你代蔚国准时赴约,而我更本也没参与其中。且而已交人,随后突然发生的事谁也没料想到。这些在七年前早以召告天下,交待但今日的慕容峋,已非五年前的张狂少年。出乎意料地,对方没有动手,甚至没有动怒。。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寒起肃王府(下)小说

他太知道如何激怒他。

但今日的慕容峋,已非五年前的张狂少年。出乎意料地,对方没有动手,甚至没有动怒。

“封亭关的事,当年是上官大人谏言,父君决策,你代蔚国赴约,而我根本没有参与。且只是交人,此后发生的事谁也没料到。这些在七年前早已昭告天下,交代得很清楚,她又来问你做什么?”

慕容嶙不意他如今性子竟收敛不少,有些意外,继而冷笑,“是啊,我们都没参与,那么顾星磊算谁杀的?”

慕容峋语气平平,“嫌疑最大的,一直是顾星朗,这是来自整个青川的判断。就算不是他,也不会是父君,不是你,更不是我。顾星磊之死,与蔚国并无关系。”

慕容嶙第三次笑起来,比先前更狂,“不错,不错。这些话,你回去同你那位大美人说吧。竞庭歌的本事我算是见识过了,你猜阮雪音跟她旗鼓相当还是更胜一筹?照这样查下去,封亭关的事早晚水落石出。”

他神色忽敛,眼中厉色骤生,

“我虽恨你,但也不愿蔚国的机会折在你手上。竞庭歌是一把利器,且已经自己送上门来,那便得物尽其用。这是我作为慕容氏皇族对你的忠告。”

慕容峋微蹙眉:“物尽其用,此话合意?”

慕容嶙转头去看窗缝间挣扎着透入的日光,

“她不是蔚国人,来苍梧做谋士,不过只为了成就功名。但功名从来不是最能绑住一个女人的东西。”他将目光重新钉在慕容峋脸上,

“感情才是。你要让她一心为你、为蔚国而永不动摇,就要得到她的心。”

慕容峋心下一动。

“适才看你那副德行,怕是连她的人都还没得到。”慕容嶙嗤笑一声,“窝囊。当年她千里入苍梧,为你做了这么多事,可说是在青川当世所有骄子中选了你,哪怕彼时没有情意,至少不会完全无心。朝夕相处五年,竟还在原地踏步。我瞧你后宫里亦是无人,怎么,你打算等她功成名就收了心,再娶她做皇后?”

终究是嫡兄,慕容嶙对这个亲弟的了解甚至超过竞庭歌。这番话句句在理,又字字诛心。

“她跟别的女子不一样。”半晌,慕容峋开口,“作为谋士,助我统一青川,最后名垂史册,是她此生理想。这份信念之强,足以让她永不弃蔚国。而感情,对她而言微不足道。你不了解她。她看待事情的方式,更像男子。”

慕容嶙冷眼睨他,表情像在看一个傻子:“你还是不了解女人。她现在冷心冷性,是因为没有动情。一旦她把心给了你,所有事情都会不同。”

“我不愿意逼她。一生很长,她也会一直在,我等得起。”

慕容嶙突然怒从中起,压制住了,走回到佛龛之前,语气大恸:

“她当初究竟为何选了你?如此儿女情长,如何实现我慕容一族的抱负!”

那哀恸在最后几个字上落至实处,愤慨之意瞬间充斥了整个佛堂。

慕容峋却平静:“皇兄放心,除了她,我对别人没有这样的耐心,也没有这样的柔肠。”

慕容嶙冷笑:“对于君王而言,没有‘除了’这个词。一切皆可牺牲,万般皆可放弃,才是帝王之道。我明白这个道理,而你不明白,这便是父君更属意我的原因。”

这番话说时铿锵,语毕,他却像用尽了全部气力,显得疲惫不堪。

慕容峋感觉到了,转脸看他,只能瞧见半张侧脸。他们俩同出一母,其实长得很像。只是慕容嶙更像母妃,长久以来慕容峋都觉得,他比自己好看。

慕容嶙盯着佛像,脸色在昏暗光线下有些灰败,仿佛此时外面并不是秋日,而他正在度过一个漫长的冬天。

慕容峋踏入宫门时,酉时已过。他没有直接回御徖殿,而是屏退了大队随行人马,只留霍启和几名常伴侍从,径直朝皇宫西侧去。

立秋之后,北国夜凉。通常傍晚降临之前,竞庭歌便会回静水坞用晚膳,此后不会再出门。因此已经连续好几夜,沉香台上没有亮起灯火。

夜里她不去,慕容峋去沉香台的次数也相应变少。这也是为什么在后世那些关于沉香台的画作里,但凡有一玄一紫两道身影的,多是夏日夜景。春景和秋景只偶尔出现,而沉香台的雪景里,永远空无一人。

静水坞在皇宫西面的宛空湖边上。慕容峋后宫无人,登基后迫于压力纳了两三位美人,但基本连人家的样子都记不住。他往西侧去,只可能是去静水坞。

霍启素来寡言,一路随慕容峋到了宛空湖畔,便带着几名侍从候在门外。

慕容峋入得大门,几名小婢唬得赶紧伏地请安。绣峦是贴身侍奉竞庭歌的两名大婢之一,刚服侍完主子沐浴,正拿了一堆换洗衣服出来,抬头看见慕容峋也是一惊。

“陛下万安。”

慕容峋点头,“她呢?”

绣峦恭谨道:“先生刚沐浴完,此刻正在卧房用点心。”

慕容峋闻言,抬脚便往里走:“忙你的吧。不用引路。”

两年前自慕容峋即位,竞庭歌也入皇宫,便一直住在这静水坞。两年以来,他和她日常见面多在沉香台,夏季往往在夜间,春秋则在白日,而冬季寒冷,竞庭歌冻得不爱出门,日日窝在有地龙的屋内。

也只有这种时候,慕容峋才须到静水坞找她。

如今尚在初秋,又是夜里,陛下竟然这时候过来,绕是绣峦也吃惊。她第一反应是要进屋通报,但慕容峋已经说了无须引路,那她究竟去还是不去呢?

心里一胶着,脚便像钉在了地上迈不动。犹豫半晌方反应奉漪还在里面,该当无碍,遂抱着衣物自去了。

慕容峋已于顷刻间步入厅内。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