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二章 春心莫共

时间:2022-06-24 09:56:10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那就每一步都合理地,简言之的莫名其妙便而已错觉。这世上到最后都难以作出解释的事很多,你们要将每件事都翻得一清二楚,有时候而已自寻烦恼。”竞庭歌微一笑,“那没办法了。渠县山的人最不喜欢做这种事,解疑,逻辑推理,猜谜语,翻查悬案。”“的话是我不希望能你查呢?”竞竞庭歌微一笑,“那没办法了。蓬溪山的人最喜欢做这种事,解惑,推理,猜谜,翻查悬案。”。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春心莫共小说

“既然每一步都合理,所谓的莫名其妙便只是错觉。这世上到最后都无法解释的事很多,你们要将每件事都翻得一清二楚,有时只是自寻烦恼。”

竞庭歌微一笑,“那没办法了。蓬溪山的人最喜欢做这种事,解惑,推理,猜谜,翻查悬案。”

“如果是我不希望你查呢?”

竞庭歌面色突变,长长的睫毛扇了两扇,

“真的跟你有关?”

“自然无关。”

“从那日你看见我翻查山河盘,问我为何帮顾星朗洗冤,我就觉得奇怪。洗冤,这么笃定的用词。就仿佛你确定不是他。又仿佛你知道是谁。”

慕容峋突然松了语气,“这个重要吗?你来蔚国是做什么的?”

“自然是来帮你,也是成就我自己。封亭关的事,我只出于好奇,正好要还人情,便顺道看看。我也默认此事与你无关,与慕容一族无关。但如果有关,”她神情变得异常认真,甚至有些肃穆——

“我就更需要知道实情。因为这会很大程度影响祁国对于各种事情的态度。且就算我不查,你以为我师姐不会查吗?如果让顾星朗先知道,被动的是我们。所以你若知道什么,最好现在告诉我。”

慕容峋沉默,似在思索,半晌方沉沉开口:

“该说的,能说的,早已说尽。七年前顾星磊意外殒命封亭关,我们和崟国都将各自所知始末交代得清清楚楚,无一丝隐瞒。”

“当真?”

“当真。”

竞庭歌一颗悬心暂且落了地,然后意识到两人此时距离非常不妥,开始不动声色往外挪。

慕容峋右手从始至终握着她手腕,左臂如常垂着,此刻见她想跑,干脆将左手放到桌边,把她整个将禁锢在自己和圆桌之间。

竞庭歌瞪眼看向他:“干什么?”

“今日慕容嶙跟我说,我留你在身边五年,却至今什么都没做,很是窝囊。”

竞庭歌反应一瞬这话的意思,脸颊骤红,秀眉疾蹙:“这个混蛋。你听他的?”

“就是他不说,我的耐心也有限。你知不知道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五年已经是很长的时间。我天天见你,你以为我只想跟你讨论如何治国理政平天下?”

他眼神变得炙热,语气像炎夏热浪一层层打过来。对于这件事,他已经暗示了快两年,上次在沉香台终于明白讲出来,而她也非常清楚地表明了态度。

那此时算什么?他是在告诉自己,他并不打算罢手?

不仅不打算罢手,而且准备,采取行动?

竞庭歌内心再是强大,毕竟只是二十岁的少女。她心里发慌,又不能表现出来,强自镇定了,再开口声音冰冷:

“上次在沉香台,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若把耐心放在我身上,那便是浪费时间,也浪费你自己的心力。整个蔚国多少名门佳人等着进你的后宫。你就放眼去挑,把她们通通接进来,彼时春色满园,你总不会再一心放在这冷僻的静水坞。你现在是没有地方可去,所以一根筋转不过来。”

他却像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竞庭歌,你对我,”他停顿,似乎找不到合适的措辞,“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人?”

她初时没听懂这句,解读了对方神色,方缓声答:“自然是主君。你为君,我为臣,一直如此。”

慕容峋茶棕色的瞳仁变得有些晦暗:

“一直如此。从未有过别的?倘若我没有坐上这君位呢?”

“君上,”她突然改变称谓,“这世上所有发生了的事,都是没有倘若的。你若总去假设已经发生的事没有发生过,便是作茧自缚,自寻烦恼。”

“只是假设,你就当我发疯。你此刻回答我,如果我没有登基,不是蔚君,你会不会嫁我?”

片刻深静。不像是思考会不会,更像在措辞怎么说。

“我不知道。也许不会。如果你不是蔚君,那我此刻必然站在当朝蔚君身边,为他谋事。你知道我要什么。这个世代对女子有太多不公。我只能抓住有限的机会,别无选择。”

“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是我的。”

这是一句陈述,又莫名很像问句。

竞庭歌不明白今晚的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对于这件事,他们为何突然便到了剑拔弩张、不依不饶的地步。

但其实跟人有关的事,从来没有哪一件是突然爆发的。如果显得突然,只因为它尚在暗流涌动时,你没有注意到,或者选择性忽略了。

她不知该如何回应。她把这件事想得简单了。

“既如此,那我还等什么?”

她也根本来不及听懂这一句。

但直觉告诫她须赶紧离开。

人被抵在桌边,她退无可退,只能去掀他左臂试图强行突破。慕容峋的脸突然完全挡住她视线。

下一刻,她的唇被封住了。

时间突然静止,仿佛河流骤然冰封。只有极短的触碰与试探,他撬开她牙关长驱直入,搅乱一池静水。

四周温度似乎是在瞬息间变高的。以至于她一时无法确定,那是来自唇瓣或身体的温度,还是沐浴后残留的余温。

他握着她手腕的右手骤然发力,而之前抵在桌边的左手此刻已环上她的腰,热度透过寝裙一层强过一层传至肌肤。

隔着层层裙纱,腰间还是迅速变得滚烫,她骤然醒转,使出浑身气力、几乎是用整个人去撞开他。

收效甚微,但已经拉出了足以动手的距离。

“啪!”

室内极其安静,连外间倒水捣衣声都不可闻。所以这一声听起来格外响亮,也格外叫人心惊。

她扬起右手给了他一巴掌。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两个人依旧站得很近,身体却已经完全分开。

但愤怒、失望这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情绪,通通没有出现。

两个人都有些呆。

慕容峋自然是没挨过掌掴的,便是父君都没对他动过手。

竞庭歌当然也没扇过别人巴掌,尤其对方还是国君。

气氛变得非常,诡异。

竞庭歌心跳依然很快,虽然时间极短,但他适才发了狠,所以她此刻觉得嘴唇隐隐发胀。

谁也没有看谁,两人就这样没有任何交流,静静对峙。明明气息都有些重,却各自压着,以至于室内静若无人。

又过了片刻。

他突然转身走了。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