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六章 探香闺(二)

时间:2022-06-24 09:56:11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云玺撇撇嘴,“那而已防患未然于未然,君上从来也没曾说夫人有坏心。且我跟随夫人两个月不足,她是好人。”涤砚连摇摇头,“天真的。珮夫人究竟有也没妄图,有什么妄图,岂会明白了说你,又怎会轻意让你看出?”“我自然而然是看不出。但君上比咱们很聪明百倍,自有判断。”涤砚叹涤砚连摇头,“天真。珮夫人到底有没有企图,有什么企图,岂会明白告诉你,又怎会轻易让你看出来?”。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探香闺(二)小说

云玺撇嘴,“那只是防患于未然,君上从未说过夫人有坏心。且我跟着夫人半年有余,她是好人。”

涤砚连摇头,“天真。珮夫人到底有没有企图,有什么企图,岂会明白告诉你,又怎会轻易让你看出来?”

“我自然是看不出。但君上比咱们聪明百倍,自有判断。”

涤砚叹气,“我担心的就是这个。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若君上真对珮夫人生了情意,这辨是非之能力可就作不得数了。如你所说,珮夫人未必会对君上不利。但她的身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云玺呆了呆,也有些忐忑起来,思忖半晌,小声道:“若我告诉你,夫人或许也对君上动了心意呢?”

涤砚挑眉,“此话可真?”

云玺点头,“这种事情,女子比男子更不会掩饰。夫人那么冷性子的人,如今说起君上,我瞧她整张脸都在发光。怕是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涤砚的眉头却未因此松开,“饶是如此,若她真受崟君所托要做些什么,为母国计而不能放弃,将来的情形只会更惨烈,说不得便是两败俱伤。”

云玺被他说得心惊,“哪里这么严重,你别危言耸听。依我看,女子都心软,倘若夫人当真对君上倾心,便无论如何不会害他。”

涤砚细想此言也有道理,又想到上个月顾星朗突发怪病,是阮雪音出手救治,略觉宽心。

“总归,你还是要多留意珮夫人。你是祁国人,更是御前的人,别在这折雪殿呆着呆着,一股脑全忘了。”

云玺点头:“我自然知道。”

正殿中两人议论热火朝天,寝殿这头却一片宁和。

折雪殿寝殿同煮雨、采露二殿面积相差无几,却格外显得大,因为东西少。

左侧是两个衣橱和一个五斗柜,正中一个圆桌,右侧一溜茶榻,榻正中小桌上一方棋盘。再往前走,高半级台阶上最里是床榻,榻外右侧一个相当高的书架,就是云玺常提到那个,与其他桌柜一样,也是白色枫木所制,上面错落摆满了书。

顾星朗凑近看了看,那些书不仅摆得东倒西歪,连分类也没有。明明不同门类的却凑在一处,同一类反而相隔十万八千里。

他蹙眉。这人能找到书么?

又看到中间层一本书的书名,蹙眉更深,拿下来翻了两页,暗道还真是什么都看。随手放回更高处。

继续往床榻边去。浅湖色纱帐层层垂下,上面疏落绣了些花枝,走近看,竟然是橙花。

他犹豫一瞬,伸左手撩起纱帐,便看到床榻上睡着的人。

立秋不久,暑气尚未褪尽,但被子已经换成了比盛夏所用略厚些的丝棉被。白日比夜间要热,想来她睡梦中觉得热,两只胳膊都露在外面。睡时该是侧卧,但许是翻身之故,她此时翻得有些过,几乎半趴着,只看得见精雕细琢的侧脸。薄纱寝衣因为翻身变得有些凌乱,露出左侧肩头。

看着这么沉静稳妥的人,不仅书架乱,睡觉也这么不安分。

他暗自想,终被那片雪白莹泽的肩头吸引了注意力。

真的很像他的白玉杯。

和月华台初见时一样。

他盯着那片雪白看了半晌,鬼使神差地,伸出右手用指背碰了碰。

跟白玉杯一样滑,但又非常不同,还有些软,有些糯,触手生腻。

指背在其上停片刻,轻抚过,他心下忽跳,再刻醒转,如触火般缩回了手。

下意识转头往外看,门是关上的,自不会有人瞧见。

他松半口气,顿觉进来这项决定极不明智,欲放下纱帐离开,却听一道清泠泠音色突然响起:

“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星朗几乎手抖,回身一看,那汪深涧水山林色正如临大敌盯着自己,人已经撑起来大半,丝棉被拉到了脖颈间。

他瞬间慌张,不确定她是否知道他此前做了什么。又或者,她是因为这样才醒的?

大脑急转,开始编排理由,但此类情形他太不熟,所以转起来十分费劲。正在为难,突然反应:

这里是祁宫,他是祁君,莫说进她的寝殿撩她的床帐,就是还有下一步,下下步,也是天经地义。

顷刻淡定,底气十足道:

“有什么问题吗?”

阮雪音受此一问,初时懵,旋即也想到个中逻辑,瞬间气短。然后她意识到此刻反应过激不是明智之举,反而容易出事,遂稳了心绪,镇定答:

“没什么。只是醒来突然看到君上在,吓了一跳。”

顾星朗瞧她并没有露出小女儿之娇羞扭捏态,更没有一惊一乍让他出去,有些意外。却听她继续道:

“只是臣妾此刻狼狈,还请君上容臣妾稍作整理,方好起身见驾。”

丝棉被依然被她单手拽着,死死保持在颈间,因为用力,纤长手指上关节变得无比清晰。

顾星朗心里好笑,终归是姑娘家,面上冷静,其实已经紧张得不行。遂松手放下纱帘,缓步往圆桌边走:

“不急,你慢慢来。”

阮雪音一动不动听着纱帐外动静,他竟没有出去,而是在圆桌边坐下了。

她倒吸一口凉气,呆了好半晌。

他是故意的,为了捉弄她?

隔着两层纱帐,隐约可见门是完全关上的。

不太好办。她暗忖。不能由着性子来,只得尽量谨慎,走一步看一步。

遂四下环顾找衣衫。还好,今日是她自己睡下的,裙子就在脚边。若是云玺伺候,说不得就挂到架子上了。

暗道一声谢天谢地,悉悉簌簌开始穿。

实在太安静。

以至于这悉窣声也格外引人注意。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