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章 红豆生南国

时间:2022-06-24 09:56:11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顾星朗微一笑,“所以要用功读那几本册子?”“所以不能够夜间读,肯定要等星星出以后。”这话说的是事实,但明显话中有话,且配上她无意识微撅的嘴,十分像撒娇卖萌。顾星朗心下一漾,控制住了,端着多年练出的理智道:“夜间我不肯定在,哪有嫔妃独自一人进御书房的道这话说的是事实,但明显话中有话,且配上她无意识微撅的嘴,非常像撒娇。。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红豆生南国小说

顾星朗微一笑,“因为要用功读那几本册子?”

“因为不能白天读,一定要等星星出来以后。”

这话说的是事实,但明显话中有话,且配上她无意识微撅的嘴,非常像撒娇。

顾星朗心下一漾,稳住了,端着多年练就的冷静道:“白天我不一定在,哪有嫔妃独自进御书房的道理。”

阮雪音越想越恼。她讨厌浪费时间,也讨厌时间安排不合理,导致必须要做的事同一时间扎堆,“那君上便不要管我熬夜了。事情没做完,又不是我想熬。”

“你完全可以同时进行。什么都备好了,和在月华台上哪有差别?”

“我不习惯。”

“习惯这种东西,习惯习惯就好了。”

“君上为何不能允我把书带回去?”

“上次已经说过了。”

“我觉得很牵强。”

“这么多理由,还牵强?”

“这么多理由,却是一个比一个牵强。”

“你倒说说,哪个牵强了?”

涤砚不知何时已经回来,此刻正和云玺一同跟在后面。好在离得远,他们没有听到这些话,否则一定会迎来今日震惊之最。

因为全是废话。

就普通人来说当然不算废话,顶多叫扯闲篇。但顾星朗和阮雪音都不是会花时间扯闲篇的人。他们是张口就要家国天下论时局的。

更何况阮雪音这样的清冷性子,居然会撅嘴。云玺至今没见过,所以并不知道,这种表情已经在顾星朗面前出现过不止一次。

没人看到听到,自然也就没人震惊。一白一湖蓝两道身影走在初秋暮色之中,远远望去,仿如画卷。而晚香玉和玉簪的香气明明极易辨,奈何顾星朗全没闻到,只被若有似无的橙花香熏得身心舒泰。

直至上官妧和段惜润出现在清晏亭附近,看见了他们,那团如蜜般的氤氲才被噗地戳破。

两人赶紧上前,双双向顾星朗行礼道了“万安”,又与阮雪音见平礼,便听上官妧笑着打趣:

“润儿你看,君上可不是对珮姐姐格外偏心?夜里批折子不许人扰,珮姐姐便例外;傍晚散步要清静,不要人陪,到珮姐姐这里也不作数。”说着向顾星朗一嗔:

“君上有空在这里和姐姐散步,却没空来煮雨殿看妧儿。那晚在御书房里的话,君上可是转头就忘了?”

自折雪殿那次长谈后,阮雪音对上官妧有所改观。倒不是对她性格为人生了好感,纯粹只为那份心意。

世间之大勇,从来不是无惧;而是明明有所畏惧,还是愿意迎头而上。上官妧当然知道对顾星朗动心动意,会成为日后隐患,但她还是撑住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如果她所言皆真,那么她撑住了,选择了顺应真心。

单这一点,她是欣赏的。就跟她因为感动于纪晚苓的深情,而答应查封亭关的事一样。

所以此时对方说这些话,她不像往常那般反感,只是冷眼瞧着惜润脸色不太好,虽也在笑,眼底却结了愁绪。

便蓦然想起她们俩都明里暗里问过她会否争宠的话,尤其惜润,似乎已经是很久以前,她对她说过自己不会去分后宫荣宠这杯羹。

那么此时情形,尤其上官妧又在旁添油加醋,不知她会否多心。

于是罕见地,在顾星朗开口之前,阮雪音先开了口:

“我正要去月华台,凑巧遇到君上,便一起走一段。”

顾星朗不明白她为何要撒这个谎,看她一眼,也不说破。

段惜润却似并未因此而开心起来,只面上挤出来微笑:

“立秋之后,傍晚温度降下来,倒是很适合出门走一走。再晚些,又看不到御花园的好景致了。”

顾星朗也感受到了段惜润的低气压,仿佛不如从前那般灵动,遂看向她和煦道:“采露殿的蔷薇近来如何?我记得当时吩咐他们找花期尽可能长的品种,如今不到九月,想来该有许多还开得很好。”

段惜润不意顾星朗竟将话题放到自己身上,心下一软,“粉团、白玉堂、黄金典都还繁盛。那时候跟君上约好,待龙沙宝石和重瓣白木香开的时候,请君上来瞧。最近重瓣白木香开得正好,龙沙宝石却已经败了。”

这番话说得慢而轻,却难掩怅惘,且信息量颇大,既在说花,又似在言事。

顾星朗何等脑子,话已至此,再不回应就伤情又伤面了。

“择日不如撞日,我记得重瓣白木香甚美,这就去看吧。至于龙沙宝石,年年有花期,明年再看也是一样。”

段惜润欣喜,转头示意满宜先行回去安排。阮雪音颇欣慰,福一福道:

“臣妾还要去月华台,今日便不去赏花了。”转而对惜润道:“改日再喝茶叙话。”

段惜润微笑点头。上官妧见阮雪音就此告退,顾星朗也并未说什么,一时不知自己是否该同去,犹豫片刻,方讪讪道:

“既如此,臣妾也不打搅君上与妹妹回采露殿赏花了。”

阮雪音自然没有去月华台。本就是被顾星朗拽出来散步,什么都没带,告退之后,不过绕了个大圈,又回到折雪殿。

而当天夜里,挽澜殿的轻辇没去月华台,也没来折雪殿。无论从已知事实还是傍晚段惜润的表情来看,顾星朗应该已经很久没去过采露殿。按上官妧上次所言,到今日,至少也有一个月。

那么好不容易去,自然不会这么快出来,怕是连折子都送去采露殿批阅了。

送折子的猜想是云玺说的,阮雪音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也是,奏折每天得批,他下午来折雪殿耗了半天,傍晚又被拉去采露殿,哪里有空看折子?

为帝为君,也真够忙的。

“君上今夜怕是要留宿采露殿了。”云玺在铺床,念念叨叨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阮雪音听,“散步散得好好的,偏遇上两位夫人,遇上聊聊就罢了,说什么赏花,君上也是耳根子软,珍夫人一委屈,说陪就去陪了。”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