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二章 借问故朝谁得似

时间:2022-06-24 09:56:11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广储四库,是祁宫中储存各项物品的仓库,从食材药材茶叶,到金银珠宝、皮草、玉瓷器、锦纱绸缎,应有尽有,向来由造办司管理。而这四库中的第四库,放的全是特供品,也是各门类中最拔尖儿儿的,例如燕窝便放的是血燕窝盏。另外除了许多奇珍宝贝,都是整个青川独历来,开广储第四库的情况只有两种:一,有东西需要放进去;二,重大年节日,以及长公主出嫁这类大事,有东西需要拿出来。。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借问故朝谁得似小说

广储四库,是祁宫中存放各项物品的仓库,从食材药材茶叶,到金银珠宝、皮草、玉瓷器、锦纱绸缎,应有尽有,一向由造办司管理。而这四库中的第四库,放的全是特供品,也就是各门类中最拔尖儿的,比如燕窝便放的是血燕盏。此外还有许多珍奇宝贝,都是整个青川独一件,也皆在其列。

历来,开广储第四库的情况只有两种:一,有东西需要放进去;二,重大年节日,以及长公主出嫁这类大事,有东西需要拿出来。

非年节日,非大事项,而只是开库挑东西送至后宫某位嫔妃那儿,从太祖爷到定宗三朝,也不是没有过,比如太祖就为明夫人破过例,太宗和定宗也有过类似情况。

所以合宫虽惊,惊的却还不完全是开库本身,而是那些东西被送去了折雪殿。不是煮雨殿或采露殿便罢了,竟然也不是披霜殿。

是折雪殿。

按理说,珮夫人一直没有侍寝,因为君上从未留宿折雪殿。她虽夜夜被接去挽澜殿,毕竟只呆一个时辰,且听雪灯也没亮,说明无事发生。

难道那天下午发生了什么?

因为开广储第四库,李淞又亲自带人抬了八个大箱入折雪殿,那天下午君上在珮夫人那儿呆了两个时辰的事,很快便传得人尽皆知。

包括那句“缺什么就去要,若各司怠慢,去挽澜殿请旨”。

无论那天下午发生了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发生,这道开库令都被视为一道盛宠令。毕竟这是明夫人曾享有的恩遇。

加之阮雪音又住在折雪殿,一时间,宫中拿她与明夫人作比的议论声四起。

以至于近几日经过挽澜殿的宫人们,都会下意识抬头,望一望那些近百年未亮的听雪灯。

而这一举动,引得挽澜殿内一众宫人也有些摩拳擦掌起来,仿佛有生之年真可能登云梯上檐顶点灯。

因着那被渲染近百年的传奇氛围,点灯,几乎是每一代挽澜殿宫人的信仰,或者说梦想。

当折雪殿的丫头们开始叽叽喳喳谈论这些事时,阮雪音差点儿没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全是异想天开。

什么盛宠令,明夫人,听雪灯。她根本没侍寝,她们在编排的那个故事跟自己半分关系也无。

直到此时她才有些醒转,不是她们疯了,也不是云玺疯了,自己尚算正常,问题出在顾星朗身上。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又或者,他是故意为之,另有目的?

合宫皆惊,那么自然便不止一众宫人,也包括各殿主子。

最先按耐不住的是顾淳风。

“九哥,这是你先前说的美人计?还是应该叫,美男计?”

顾星朗立于乌木书案前在画梧桐,闻言莫名其妙,略一思忖,想起来上月初他曾随口应付了她一句“美人计”,为了解释当时那一桌子辣菜。

遂不置可否答:“不是跟你说了?这些事少问少管。”

“可不是我想问。这宫里谁都想问。”她嘻嘻一笑,“我就是替他们问问。”

顾星朗抬头瞄她一眼,“你倒有担待。”

顾淳风笑得近乎谄媚,“不敢当。我也是关心九哥,想着要真是美人计,这阵势是不是起得太大了些?”她乍舌,“连广储第四库都开了。”

顾星朗继续描着梧桐顶端的细枝,没什么表情,“就是随口一说。没细想是第几库。”

顾淳风瞪眼,“九哥你唬我呢。这祁宫里,谁随口也随口不了第四库,何况咱们顾氏皇族的人,何况是你——”她粗枝大叶娇纵跋扈惯了,这点脑子尚有,“这道令只有你能下,且你这么审慎的人,怎么可能没想好就张口第四库。”

顾星朗被她叨叨得描不好那细枝,不得不放下羊毫湖笔,“说吧,今日干什么来了?就为问这个?”

顾淳风见他终于停笔开始认真说话,连点头,“就是问这个。我太想知道了。”她两眼发光,为着接下来要听的当事人陈词兴奋不已,

“九哥,你是有心还是策略?李淞可抬了八个大箱去折雪殿,据说大前年蔚国送的那张银纹紫貂皮都一并装箱了,啧啧啧,没有你默许,他哪敢拿这么些好东西过去。”

顾星朗语塞,又不能表现出来,只拿起白玉杯缓饮茶。

顾淳风却是越说越来劲,拿起案上碟中一块落梅酥香喷喷嚼了,继续道:

“还有,说以后各司若有怠慢,折雪殿的人可以直接来挽澜殿请旨。这真是你说的?九哥?”

顾星朗实在没法儿持续装哑巴,只漫不经心闷声回:“嗯。”

淳风倒吸一口凉气,“霸气啊九哥。怪不得他们说你这两道旨堪称盛宠令,从不为女人下旨的祁君陛下,居然一天内,噢不,半天内说了这么有分量的两句话。那三位是彻底被比下去了,连纪晚苓都得靠边儿站。啧啧啧啧啧。”

一连五个啧,顾星朗不由得蹙眉,“你如今都用的些什么口头禅?哪有半分公主样子?”

顾淳风不理他指摘,继续道:“虽然吧,这件事能压一压纪晚苓的势气,让她知道你也不是围着她一个人转,但——”她眼珠子骨碌碌转,“那可是珮夫人。九哥,你这是在猎芳心吧?从内部瓦解敌人?这是兵法吗?”

顾星朗被她说得头大,心想这丫头何时生出这么些心眼,便是自己都没想这么多。至少在这次事情上没有。

他默默自省,跳至看客角度理解了一下当前局面,意识到这两句话说得确实有些,阵势逼人。

怎么当时竟完全不觉得?

但话已经说了,库门已经开了,东西也都进了折雪殿,君无戏言,自然也不能收回来,只能硬着头皮担待:

“你口中那些他们,都是谁?通通押过来,朕要好好赏他们一顿板子。在宫里不认真当差,编排热闹的本事倒不小。至于那两句话,其余三殿没受过委屈,自然不需要朕说什么。”

“哎哟哟,听九哥的意思,是觉得珮夫人受了委屈,心疼得紧,所以要霸气护一回?”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