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八章 瓢之漂水奈何

时间:2022-06-24 09:56:12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她笑嘻嘻走厅中,标准一福,再度环视四座。人和人之间情分总是会奇异。一群人在同一屋檐下和谐相处久了,就算少交道,更有甚者朋友见面都不多,时间一长,但是会陌生彷如真正亲友。顾淳风这时是这种感觉。她与纪晚苓自小认识了,与上官妧半年来交恶,这二位自无须说;段惜润人和人之间情分总是奇妙。一群人在同一屋檐下共处久了,哪怕少交道,甚至见面都不多,时间一长,还是会熟悉彷如真正亲友。。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瓢之漂水奈何小说

她笑嘻嘻走厅中,标准一福,再次环顾四座。

人和人之间情分总是奇妙。一群人在同一屋檐下共处久了,哪怕少交道,甚至见面都不多,时间一长,还是会熟悉彷如真正亲友。

顾淳风此时就是这种感觉。

她与纪晚苓自幼认识,与上官妧半年来交好,这二位自不必说;段惜润是出了名的好性子,素日往来不多,到底印象不错;便是阮雪音叫她今日看着,也颇觉顺眼。

不知是否受九哥影响。

又或者按照阿姌的看法,顾淳风肤浅,惯会以貌取人。自阮雪音容貌衣装改变,她对她亦改观不少。

至少不论立场单论人,如今她是很瞧得上对方了。

而这句话显然也是冲顾星朗和阮雪音去的。

厅中陷入寂静。

放在十日前甚至更早之前说此话,都不会不合时宜,因为是事实。然而形势突变,挽澜殿轻辇停,阮雪音不再出入御书房,这项揶揄就变得非常尴尬。

但当事人没有任何反应。

好几双目光扫过来,有意或无意,她却面色如常,仿佛对方提及的并非自己,所述事件也与她无关。

反倒顾星朗不太自然,所有人都在看阮雪音,独他不看,只向淳风道:“听说巳时刚过,披霜殿便去了人传话,一个多时辰还不够你准备?”说着看一眼她尚有些红的面色,“从灵华殿到宁枫斋,跑成这样?”

顾淳风方想起来自己尚未过关,照阿姌嘱咐定了定气,笑容可掬道:

“秋高气爽,赶上今日天晴,风还不小,一大早便去了呼蓝湖边放风筝来着。阿忆那丫头跑过来传话时,午时已至,皇兄也知道呼蓝湖有些距离,臣妹放风筝跑得一身汗,再回去换衣服收拾,可不就晚了。”

合情合理。且呼蓝湖人少,今早她到底在不在那里没几个人知道,尤其在座诸位一定没人知道,更不会无聊到跑去查。她一口气说完,暗想关键时刻还是阿姌得力,自己临场表现也是上佳,一时沾沾自喜。

但放风筝三个字却触动了另一个人的情肠。蘅儿感觉到了,俯身夹一筷子醋鱼放至纪晚苓碗里,暗示她敛思。

顾星朗很是无语,微摇头道:“入席吧,先喝两口汤。”

阿姌闻言,快步至上官妧下席、已摆好一应器具的坐席旁就位。淳风再福,依言落席。

纪晚苓已经从突然走神中缓过来,淳风晚到,筵席过半,她要做的事还没有做。于是向蘅儿一个眼神示意,蘅儿扬脸向外间微微颔首,须臾,五名宫女排成一溜步入,人手一个托盘。

纪晚苓起身,自排头宫女的托盘中双手捧出一盏赤金小碗,转身走上两阶至顾星朗身边,将小碗放到他面前。

五名宫女见纪晚苓完成动作,方各自恭谨至席间四位夫人席与淳风公主席前,将托盘中银制小碗捧出敬上。原来排头宫女的托盘中有一金一银两盏碗,剩下那盏银碗此刻被放在了纪晚苓桌案前。

“几位妹妹只知君上不喜甜食,但其实有一样例外,便是这桂花酿粉团。每年立秋后我们都吃,直至桂花落尽,自幼如此。”

此时纪晚苓已回到席间,一边说着,转头笑望一眼顾星朗,“自幼如此”四个字,咬得格外清亮悦耳。

顾星朗没想到她今日会准备这个,亦对她说出这两话有些意外。但纪晚苓一向妥当,此番说得也自然平实,于是亦不觉得突兀,回她一个微笑。

但在座其余皆是女子,且共侍一夫,对信息的解读便更敏锐些。

这番话有两个重点:一,君上的喜好,我比你们都清楚;二,这是我与君上共有的记忆,自幼如此,年年月月,这份情谊旁人比不了。

虽不知有心还是无意,但寥寥数语,怎么听都有些宣示主权的意思。至少是表达了优越感。

顾淳风本来是高兴的,因为她也喜欢吃。此时听纪晚苓这么说话,却不大乐意;正要反驳,忽又想起长姐嘱咐要多和她一起看顾九哥,一时不知道纪晚苓此举到底何意,于是减了锋芒道:

“可不是?每年立秋开始,能吃一个半月,那时候七哥、九哥、长姐还有我,几乎隔两天就得吃一回,直吃到最后半个月想吐。但过一年再到秋天,还是忍不住要吃。”

这话有水平,既没驳斥纪晚苓的说辞,又将“我们”的范围扩大了,至少表明同吃桂花酿粉团的不只顾星朗和纪晚苓两人。

毕竟是宫里长大的孩子,再是缺心眼儿,场面上说话也有几分功力。

上官妧的面色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变得好了些。段惜润最近脸上都有些怅怅,听完整个回合也没多少神色变化。

阮雪音低头吃了一口,确实不错,那粉团像是芋头做的,还加了些别的什么,咬下去甜糯弹牙。正在发生的对话和此前那一幕相视而笑,莫名叫人口中发涩,粉团的甜就像救命稻草。

“君上的口味喜好,瑜姐姐自然比我们都清楚,以后还要多向姐姐讨教。”上官妧已恢复如常,吃两口粉团啧啧称赞,转头向邻座的纪晚苓嫣然一笑。

晚苓亦微笑道:“我不过认识君上早些,如今大家同在宫中侍奉,自然要多往来,一起照顾好君上。”

她与往日果然大不相同,却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难道因为那两道盛宠令,终于感受到威胁,想要将君上的心拉回来?

上官妧默默想着,无意中瞥见她右手腕上通身莹泽的碧玉镯。

“姐姐这只镯子真美。妹妹自幼见过不少上乘碧玉,如此成色质感,浓、阳、俏、正、和兼备,想来是上品中的上品。”

纪晚苓闻言一笑,并不接话。

阮雪音坐在她对席,闻得碧玉镯三个字抬了眼。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