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一章 金风未动蝉先知(上)

时间:2022-06-24 09:56:12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纪晚苓心情很复杂,思绪乱出来,深吸口气呼出来,缓缓地道:“她一次出手救你,你现在的,对她了不如果提前防范了,对吗?”“你那就明白,就不应该像淳月如果想。她是不明白的。”“你这么容易便我相信了她,只因为她救了你一次?要是是计呢?”“她跟我朋友相处近两个月,她的为“你这么容易便相信了她,只因为她救了你一次?万一是计呢?”。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金风未动蝉先知(上)小说

纪晚苓心情复杂,思绪乱起来,深吸一口气呼出,缓缓道:“她出手救你,你现在,对她已经不那么防范了,对吗?”

“你既然知道,就不该像淳月那么想。她是不知道的。”

“你这么容易便相信了她,只因为她救了你一次?万一是计呢?”

“她跟我相处近两个月,她的为人,我比你们都清楚。”

“月姐姐果然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姐,每月只见你一次,却判断如此准确。你喜欢她吧。”

“什么?”

最后这句话不难懂,甚至很明确。但最初那刻他真觉得自己没听懂,仿佛精心储藏的秘密一朝被人发现还堂而皇之讲出来,措手不及,只能下意识以问作答。

“你看,说到这个,你连对答都反应不及了。你何时这样过。”

顾星朗的理智到这一刻完全回归正常水准:“如果你们担心这个,我跟她,已经有十一日没见过了。”

今日是第十一日,半个时辰前他们见过,但他不想提。

“十一日。君上倒记得清楚。想来一天天数着日子。君上知道臣妾连续来了几日吗?”

他没数过。

“晚苓,你以前从来不这样说话。”

“怎样?”

“你举止有度,言谈知分寸,除了三哥的事,你从不咄咄逼人。”

“君上从前,也从不对我说重话。”

“我一再跟你说,不要管这些事,但你不听。”

“若在以前你这么说,我可能真的会听。”

“但现在?”

“现在你脑子不清楚,我不得不管。”

“你在跟当朝祁君说话。”他沉了脸色看她,有些不可置信,“你还是当年那个纪晚苓吗?”

“君上也不是少时的顾星朗了。”

“自然不是。如果是,如何走过这七年的漫漫长路,顶住来自整个青川甚至于你的猜疑重压。”

纪晚苓一愣,“君上说并不在意我此前疑你,其实还是在意的。”

顾星朗闭眼一瞬,须臾睁开,意识到争执这些并无意义:“你与我的情分,说是亲人也不为过。我从未说过全不在意。我只是不怪你。”

“那个碧玉镯,为何给我?”

“昨日给你时已经说了。十年前买的时候,便是为送你。只是从前不合适。如今名正言顺,我一直收着也无意义。”

“所以你只是在完成少时没完成的一件事。我以为是开始,没想到是告别。”

顾星朗隐约理解最后这句话的意思,但他此时确有些乱,不想回应。

“你先回去。今日是我说话冲动了。有些事情,待理清楚,我自会回答你。”

顾星朗何时冲动过?二十年前所未有。却不是为了她。

她突然酸楚,继而自嘲。

待你理清楚了,怕也回不了头了。

心上淌过这句话,终究没说出来,只稳稳一福,转身离开。

蘅儿站在半个时辰前云玺站的地方,看着纪晚苓姿态完美走过来,面色却不太好。她有些吃惊,顾星朗对纪晚苓向来言听计从,最近见面次数多,气氛也越来越好,这是怎么了?

纪晚苓紧抿着嘴一言不发,蘅儿也不敢问。主仆二人往披霜殿方向缓步而行,半途中便杀出来顾淳风。

“可算堵着你了!说吧,最近这一出出地演的什么?我长姐知道吗?”

晚苓看她一眼,面无表情:“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要紧?”

淳风见她神色不太对,颇意外,眨两下眼睛愣愣道:“怎么,你跟九哥聊得不好吗?”

纪晚苓挤出一丝微笑:“如果我说,他和我适才几乎吵起来,且与磊哥哥的事无关,你觉得如何?”

当然是震惊。顾星朗多年来对纪晚苓呵护备至,有求必应,连一句重话都不曾说,怎么可能跟她吵?

除非是被三哥的事逼急了。

但纪晚苓说与三哥无关。

“为什么?”

纪晚苓并不直接回答:“前些天那两道盛宠令,你怎么看?”

顾淳风露出高深又了然的一笑:“果然是为了她。我就说,什么风能把你从披霜殿里刮出来。怎么,九哥围着你转了这么些年,突然为阮雪音开了广储第四库,有危机感了?”她看着她,有些瞧不上,

“这就是我讨厌你的地方。你又不喜欢九哥,甚至一直怀疑他,入宫一年多,天天冷着脸闭着门。如今他有自己喜欢的了,你又不肯松手。”

她眼珠子骨碌一转:“瑾夫人和珍夫人也承宠啊,怎么没把你炸出来。你这么在意阮雪音做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顾淳风略想想:“九哥若实在喜欢,要宠便宠呗,这有什么。”

“你是哪边的?阮雪音什么身份,你心里没数么?”

顾淳风挑眉:“还说呢,被你们一个个唬的,我还真当她是什么豺狼虎豹,早先没头没脑一顿抵制。结果呢?快半年过去了,她干什么了?九哥这么精明的人,如今愿意亲近她,更说明没什么。”

纪晚苓一愣:“你真这么想?”

淳风被她看得发毛:“不可以吗?”

“他是祁君。”纪晚苓声音微冷,“哪怕阮雪音只有一成可能会对他、对祁国不利,而其余九成都是好意,也无需犯这个险。”

这话听着耳熟,仿佛顾淳月也说过。顾淳风想了想道: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评断险这种事。人活着本身就险。我今天出门时好好的,走在路上还可能被突然掉下来的东西砸死呢。难道为了这个,我便不出门了?”

阿姌听着这话不对,赶紧从后戳一下顾淳风。

纪晚苓一愣,“在宫里,有什么东西会突然掉下来砸到人?你说这个险,本来就是不存在的。”

淳风才方反应,佯咳一声,

“哎,我就打个比方。宫里不会,宫外总会吧。霁都城里乌泱泱那些不是人啊。我的意思呢,”她低头去摸袖口那些针脚细致的羽毛图样刺绣,

“既然目前看来一切尚好,我九哥要实在扛不住,咱们也不必当恶人。堂堂祁君,喜欢自己的夫人,还要被一堆人阻挠,这叫什么事?”

“照你的意思,没发生的险便当不存在,哪日真出了事,再来亡羊补牢?”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