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章 昔去雪如花

时间:2022-06-24 09:56:13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阮雪音而如今很怕跟他探讨这类问题。她更有甚者会觉得他这会儿是否可以脑子进了水,哪壶不开偏提哪壶。但是他对她太有信心,会觉得她会对答如流完美的?又或是从头到尾,他都更本有心,而已她会错了意?思绪纷至沓来,她对自己无语。实际上也没这么很复杂,大半个月来她三日比三日更清她甚至觉得他这会儿是否脑子进了水,哪壶不开偏提哪壶。还是他对她太有信心,觉得她会对答完美?又或者从头到尾,他都根本无心,只是她会错了意?。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昔去雪如花小说

阮雪音如今很怕跟他讨论这类问题。

她甚至觉得他这会儿是否脑子进了水,哪壶不开偏提哪壶。还是他对她太有信心,觉得她会对答完美?又或者从头到尾,他都根本无心,只是她会错了意?

思绪纷至沓来,她对自己无语。其实没有这么复杂,大半个月来她一日比一日更清醒,也更平静,尤其最近这十三天——

她胃口不好,是因为在厘清思路,自我诊断兼医治,如今已经越发清明,也基本确定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那么这也是一个表明态度的机会。迫于种种原因,他说不出来,但她可以。

于是认真想了想答:“既不相信,也不向往。”

顾星朗神色变得有些复杂,“怎么说?”

“以阮仲为例。我虽不喜崟君,但崟国如今还算国泰民安,并未到需要兵变易主的地步。他要逼宫、引起内乱,可能弑父,甚至伤及无辜,其实有欠合理性。而他将这一切归结于为了一个女子。我猜那位姑娘如果心智正常,不会为此觉得荣幸。而他如果足够成熟,也不会为了向心上人证明自己,选择逼宫这条路。如果他只是要证明自己——”

她顿一顿,“不一定非得为帝为君。除非还有其他缘故。那么他这样说也很不负责任,那位姑娘成了掩护其他缘故的挡箭牌。”

他静静看她,不知如何接话。

阮雪音却不打算让他接话,因为此刻说这些仅仅是为了回答他的问题,接下来要说的,才是她想对他说的:

“其实我觉得最好的情形是,江山和美人之间,不要建立任何联系,一码归一码。对于美人而言,江山太重,她们承受不起决定它兴衰的重压;而对于君王而言,两者若能相互助益最好,互不相关也好;一旦发生冲突,那么必然是这世间最难的选择题之一。”

她看着他,坦然而认真,

“既然无论怎么选,都可能损伤一方,不若一开始,就不要让这道题成立。”

“如何让它不成立?”

“美人这个选项不存在。只有一个选项,哪里还需要选择?”

“你见过哪位君王身边没有美人?”

阮雪音微笑,“君上忘了。适才我说的,只是会与江山发生冲突的美人。这世上美人千千万,你抹掉这个选项,还可以添上其他选项。总有一些美人,不会引发争议,也不会叫你为难。”

她犹豫一瞬,决定把这句话说出来:

“比如瑜夫人,对君上而言就是一个最佳选项。”

顾星朗面色微变。

“你操心得太多了。”

“君上莫恼,我只是打个比方。君上的家事,我无意干涉。”

殿内再无声,空气薄如水。

原来她什么都明白,明白他,也明白她自己。

此刻她是在替他做决定,或者说下决心。

他的恼意突然碎掉了。

连带着似乎还有什么东西也有些欲碎的意思,但他来不及弄清楚。

阮雪音本来很平静,把十一加十三日总共二十四日练就的淡定一股脑儿用了出来,然后她看到了他此刻的表情。

顾星朗其实是很会控制表情的人,所以如果别人来看,这会儿他的表情还算正常。

但阮雪音不是别人。所以她突然有些绷不住。

很奇怪,她能抓到他最细微的表情和情绪变化。不知道他是不是也一样。

好在此时外间起了声响,动静还不小:

“我的天太美了!”

“哎——你怎么拿出来了?可以拿了么?我看看!”

“可以啊!今早夫人就说时间到了可以打开了。刚棠梨姐姐亲自拿的。我的天!”

“天呐跟真的一样!”

“本来就是真的!”

“不是不是,我意思是跟盛开的时候一样!”

声音有些耳熟,应该听过一两回,但不算认识。接下来响起的声音却再熟悉不过,是云玺:

“嘘——一惊一乍做什么?还有没有半点规矩?”

她压低了嗓门,所以殿内两人只大致听到是这样。

阮雪音正在无计可施,就要稳不住,此刻外间热闹正如及时雨,遂扬声唤道:

“云玺——”

高大的正殿厅门被推开,云玺探进头来:“君上,夫人,有何吩咐?”

“外面怎么了?”

“回夫人,碧桃把那朵昙花拿出来了,这会儿大家正围在一处看呢。”

阮雪音眸光闪动,神情竟有些雀跃:“如何?”

“特别好。完美。美得不像世间物。君上,夫人,可要一观?”

阮雪音站起身,似乎已完全从适才的凉薄气氛中抽离出来,“殿内光线不如庭中,去庭中看。”然后反应过来顾星朗还坐着没动,犹豫道:“君上,也一起吧?”

棠梨手捧一个白玉匣,另外两名上次见过的小婢围在她身边,想来其中一名便是碧桃。

三人见两位主子出来,赶紧敛了神色问安,面上仍含了雀跃笑意。

“快拿过来,让君上和夫人瞧瞧。”

棠梨依言快步走近,将那白玉匣打开,躬身敬上,一壁恭谨道:“夫人交代,到打开那日,用小钳子轻轻夹住花杆从上往下三分之一处,快速拿出,于空气中静置半柱香时间,最后放入白玉匣中。奴婢照做的,但愿不曾有错失。”

阮雪音微点头:“看起来很好。你操作得当。”虽在答话,眼睛却只盯着匣中看,似乎在确认是否完全稳妥。

顾星朗也被匣中物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那是一朵洁白到无法形容程度的昙花,形状不完全规则的一片片花瓣舒展如莲,但比莲更烂漫遗世。二十余片花瓣错落围绕着正中浅黄色的花蕊,却不显得繁复,反而因为花瓣间若有似无的距离,充满空间疏落感。花蕊周围柔柔抽着一些白色花丝,最长的花柱头盈盈而出,纤细流畅的线条是水墨画的笔触。

“这是,刚摘下来的昙花?在白日?”

昙花一现于月夜,看新鲜程度,如果是刚摘的,自然不可思议。然后他隐约想起适才在殿中听到的对话,更加疑惑。

“回君上,这朵是一个月前摘的。啊,就是君上来折雪殿那日。当天夜里丑时以后,就开了这一朵,我们陪夫人一起等到的。大家感叹昙花极美,却只能维持瞬息,夫人就说,或许可以试试,将它保存下来。”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