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一百章 东窗事起(五)

时间:2022-06-24 09:56:1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谁也没想起,继折雪殿大戏后,九月里这波热闹的场面出在灵华殿。而淳风殿下为了为保多年大婢不被驱赶,将祁宫翻了个底朝天。因为午间上官妧会出现在挽澜殿门口时,涤砚完全不吃惊。“瑾夫人要不然为阿姌而来,微臣抖胆一句,此事,不干涉为妙。”“多谢你大人再次提醒。但我所以午后上官妧出现在挽澜殿门口时,涤砚完全不惊讶。。

>>>《青川旧史》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东窗事起(五)小说

谁也没想到,继折雪殿大戏之后,九月里这波热闹出在灵华殿。而淳风殿下为了力保多年大婢不被驱逐,将祁宫翻了个底朝天。

所以午后上官妧出现在挽澜殿门口时,涤砚完全不惊讶。

“瑾夫人要是为阿姌而来,微臣斗胆一句,此事,不插手为妙。”

“多谢大人提醒。但我还是想一试。”

想起顾星朗从昨日到今早,被淳风和纪晚苓连番轰炸,他蹙着眉微微摇头:

“夫人稍等。微臣先行通报。”

顾星朗没有拒见。

“她倒有辙。上午安排瑜夫人,下午安排你。你们还都愿意为她跑腿。”

上官妧讪笑:“臣妾与淳风殿下素来交好,因为平日里常走动,对阿姌也算熟悉。那丫头,性子沉稳,做事麻利,对淳风是无微不至,又相伴了这么些年,臣妾听着,实在不忍心。”

顾星朗耐着性子道:“听说阿姌已经二十有二,比你们几个都年长些;又在宫中当差多年,本该是最稳妥的。但她犯了糊涂,铸下大错,如此处置,已算宽宥。”

说着,他转身向书架去,“淳风交给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若还要说别的事,便再坐会儿;若仍然想劝,此刻就可以退下了。”

凭上官妧万事以顾星朗为上的行事作派,话到此处,便绝对会住嘴了。

但她今日转了性。

“君上,无论阿姌犯了何等大错,她都是一心为主。主上有令,做奴婢的哪敢不从?要怪,就怪她忠心又善心,事事依着淳风殿下,这才犯了糊涂,触了底线。”

顾星朗正在整理那些书的摆放位置,闻言挑眉,转身看着她道:“你知道是什么事吗?就说得如此言之凿凿。”

上官妧一呆,讪讪道:“虽不清楚具体情况,好歹听淳风说了一二。”

“一二是多少?”

“就,没有具体事件,诸如臣妾适才说的那些,阿姌都是为了她啊,之类的。”

淳风还不至于彻底糊涂。他暗舒一口气,看着她放缓了声量:

“如今这宫里面,热闹过了头。朕还是喜欢之前的样子,大家有空相聚,平日各自安好。淳风是不消停的人,你们几个却是可以踏实过日子的。”

上官妧撅了嘴,娇声道:“有空相聚,各自安好。君上这说的哪里像帝与妃,倒像是天涯若比邻的朋友。”她盈盈走近,双手缠上顾星朗胳膊,“君上近来,几乎不去各殿,妧儿不知犯了何错,惹君上不喜,这也罢了;惜润那里,也不见君上去瞧。瑜夫人倒还不时能来挽澜殿;几天前君上还去过一次折雪殿吧?偏偏将煮雨殿和采露殿抛在脑后。”

顾星朗无奈摇头:“你倒打听得清楚。”

说着,不动声色将手臂抽出来,转身又去摆弄那些书。他不知道上官妧曾与阮雪音莫名其妙交了一次心,更不知道她已经知道,自己知晓了嫣桃醉和四姝斩的事。

否则,此刻上官妧装傻充愣的本事简直令人叫绝。

他只当是,她不知道自己知道,于是心安理得地装蒜。

“妧儿日日在殿中等君上,君上不来,妧儿只好在宫里闲逛。一来二去,总共就这么点儿人和事,哪里需要打听?光听下人们讲故事嚼舌根都听饱了。”

顾星朗蹙眉:“这宫里如今越发没规矩了。你要有这个精力,干脆协助瑜夫人整顿宫纪去。总归你闲逛也是逛,带着任务逛,还有趣些。”

上官妧惊喜:“君上此话当真?”

他见她满眼放光,暗暗叹气,心想这些世家小姐真是被教坏了,把后宫当朝堂,将管理六宫的权力看得如此重要。

她就不会。

惜润似乎也还好。

晚苓,其实也是在意后宫实权的;但她更多是出于责任心,也是为了帮自己。

他五味杂陈,转念一想,不能怪她们。名门世家女儿所接受的教导历来如此,一旦入宫,为个人为家族,都该尽力争取。

一人兴则家族兴。

庙堂之中的道理,其实男女通用。

后宫也是战场。

只是这一朝的祁宫——

他莫名好笑,自嘲又好笑——

更像是外交战场。

高段位的罗生门。

“自然当真。如今后宫人少,但一应事务都齐全,该办的一项也撒不开手。瑜夫人虽能干,有你帮忙,也能省心许多。朕待会儿便下旨意,你啊,有的忙了。”

上官妧欢喜,再次缠上他胳膊:“君上这到底是嘉奖妧儿呢,还是心疼瑜姐姐?”

顾星朗脑仁儿疼,无奈笑道:“数你心眼多,得了便宜还卖乖。这里是御书房,成何体统。”说着再次将胳膊抽出来,“行了,从昨日此时淳风来,到这会儿整整十二个时辰,除了睡觉全在听阿姌的事。退下吧,近几日朕事忙,无旨就别过来了。得空会去看你。”

上官妧这才想起来阿姌的事还没解决,又听他下了门禁令,满心欢喜瞬间减了半。实在不愿放弃,想要再劝,眼见他转身继续整理那些书,神情专注。

于是不好再说,一步三回头地出了御书房。

细芜站在鹅卵石径的尽头等候,扶了缓步而出的上官妧,主仆二人便往挽澜殿外去。涤砚远远看着这幅画面,有些感慨。

云玺、蘅儿、细芜都曾站在那个位置等待自家主子,每位夫人每次从御书房内出来,状态都不一样。但迄今为止他印象最深、觉得最有画面感的,还是宁枫斋家宴后那个中午,珮夫人抱着一个乌木匣走出来那次。

他并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只头一回觉得珮夫人走路很好看,不是姿态方面的美好,就是某种感觉——

许是午后光线强烈,她走在光里,仿佛正朝天地间最亮处而去,不太真实,像画里的场景。

那一刻他突然理解了顾星朗,理解他为何待她与众不同。他跟着顾星朗十四年,清楚他的一切好恶,天长日久,他几乎能在看到一样东西的最初几刻,便判断出他会不会喜欢。

此前他不觉得怎样,因为被脑中已经建立起的刻板印象框住了。比如阮雪音身份特殊,可能对君上、对大祁不利;比如君上喜欢的是瑜夫人,从少时直至今日。因为不客观,某些事实被他选择性忽略了。

直到那个秋日午后,气温、光线宜人,君上和珮夫人在御书房说话,他回避,站在廊下,什么都没想,心脑完全放松。然后珮夫人走了出来,他远远看着,就像头一回见这个人。那一刻他陡然生出一个念头——

就是她啊。君上等的人。

然后他清醒过来,被这个想法吓一大跳。自然,他没有对顾星朗说过。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说。

青川旧史

青川旧史

作者:梁语澄类型:总裁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