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 19 章 逼迫

时间:2021-09-15 22:27:59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却说那雨越下越急,大海跟地龙翻身一般,不停的翻腾着。好在佛掌石高出海面不少,一群人暂时倒还安全。快天黑的时候,天气眼瞧着就要放晴了,大家伙正准备回去,就见海水跟被剑劈开一般

>>>《仙家日月长》章节目录<<<

第 19 章 逼迫小说

却说那雨越下越急,大海跟地龙翻身一般,不停的翻腾着。好在佛掌石高出海面不少,一群人暂时倒还安全。

快天黑的时候,天气眼瞧着就要放晴了,大家伙正准备回去,就见海水跟被剑劈开一般,纷纷往两边卷去。

等着快见底的时候,大家伙纷纷探头看去。就见着那新开的海路里,一群人正从水里冒了出来,前面人的吹吹打打,后面的挑着担子。那乐声也古怪的很,用来奏乐的瞧着也不是普通乐器。在这些人后面,还走着两排穿着鲛纱的侍女,手里亦捧着东西,太远,却不怎么看得清。

在这群人中间,最显眼的就是那名坐在冰甲乌龟背的新娘子,一身飘逸的红衣像是一朵摇曳的大红花。

“冰甲乌龟?”阿彩惊讶的张大了嘴。

这一声似乎惊扰到了海路里的那位,原本端坐着的她缓缓回过了头,露出了张哀泣的脸来。最奇怪的是,她跟余珍珠生的竟是一般模样。

联想到余珍珠先前的经历,大家纷纷朝她看了过去。她慌忙躲到余成三后面,嘴里小声嘟囔道:“我,我也不知道。”

“成三,你不会是被骗了吧?我瞧着海里的那个才是珍珠,这个,这个兴许是个假的。我还从来没听说被夺舍,还能改了灵根的。”一个廋些的汉子指着余珍珠道。

他这么一说,大家纷纷离珍珠远了些。

“难怪我觉得她有些奇怪,原来是个假的。”阿彩有些高兴的道。

成三看了女儿一眼,又朝海里看了看,这方问道:“珍珠,你还记得你十岁生日那一年,爹送了你什么吗?”

余珍珠听了,脸上露出一抹笑来,柔声道:“是珍珠匣。”

“对,没错,就是珍珠匣。”余成三如释重负一般道。

众人闻言也松了口气,不再盯着余珍珠,而是又往海路上瞧去,就见那女子早已回过头去。才开出的海路,随着那些人的远去也开始消退。

“老夫打鱼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你们说,他们这是在作甚?”坐在最外边的老汉指着下面道。

“瞧着倒像是送嫁!”老余接口道。

“是请龙王,那女子是祭品。”一直躲在余成三后头的余珍珠忽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阿彩立马回头问道,其他人也看了过来。

“它告诉我的。”余珍珠才伸出手,就见她的掌心上多了一只冰甲乌龟。且随着这只乌龟的出现,她的身体也跟着结了一层薄冰。

余成三赶忙问道:“它这是夺舍不成干脆认主了?”

“可真是好运。”阿彩又羡又妒道。

余珍珠没理阿彩,却是继续道:“不怪它的,它是追着一枚宝珠过来的,途中被同样追着宝珠的一只蛟龙给打成重伤,这才想着夺舍。”

众人听了急忙问道:“那那宝珠?”

“说是被一只鬼脸鱼给吞进了肚子里,那个时候它跟那条蛟龙都受了重伤,所以并没追上去。”余珍珠有些可惜的道。

“鬼脸鱼?”众人说着立马瞧向了老余,“老余,你们捡来的那只鬼脸鱼呢?”

老余面上有些难堪,看了葭月一眼后,指了指身后的背篓。上来的时候,他们将这只鬼脸鱼也给带了上来。

“珍珠,你快看看是不是这只鬼脸鱼?”先前说话的老汉激动的对珍珠道。

余珍珠看了一眼鬼脸鱼腹部的伤口,这才点了点头。

“快,快剥开它的肚子,瞧瞧那只宝珠可在里面?”

“阿月,你可瞧见那只宝珠呢?别被你偷偷收起来了。我同你说,你还小,那东西不是你能拿着的。趁早拿出来,别给你余叔招祸。”一位黄衣女修挤到葭月面前道。

“刘婶,你瞎说什么。便真是阿月得了,那也是阿月运气好。”阿彩气呼呼的道。

“什么宝珠,我没瞧见。”葭月回头看向老余道。

“听到了没有,我家阿月说了,根本就没见着什么宝珠。”老余黑着脸道。

“莫不是给了老余你?”那被阿彩称为刘婶的女修依然不依不饶的道。

“你们别瞎嚷嚷,鬼脸鱼可是人孩子捡的。”一个平日里和老余关系颇好的汉子凑进来说道,

“都瞎激动什么,这些精怪可聪明着呢,许是被它藏起来了也不一定。要我说,反正今个回不去了,明我们让老余带我们去那珊瑚洞看看,兴许宝珠在鬼脸鱼的窝里,又或是路上被别的精怪抢去了也是有的。”成三见老余脸越来越黑,怕大家伙打起来伤了和气,立马出言劝道。

“话不能这么说,老话说的好,怀壁其罪,她一个孩子拿着这样的宝贝简直就是招祸,我们这都是为了她好。”一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汉子忽然出声道。

其他人忙附和,“就是,就是。”

听见这话,葭月知道自己不能在沉默了,一个不好便会给自己和老余招来杀身之祸,这方抬起头道:“的确是我捡的这只鬼面鱼,但是我先前并不知道什么宝珠。说起来,这大凡宝物,又是让蛟龙和冰龟大打出手的宝物,想来其上的宝气是极难藏的住的。如果你们还是不信,这是我的储物袋和兽宠袋,成叔你替我瞧瞧就是?”说着,她就将储物袋和兽宠袋上的封印都解了,递给了成三。含光给她的那枚东珠,不过比普通的东珠大些圆润些,瞧着并没甚特殊。再者,储物袋里也没甚宝贝。血月莲被怪虫吃了几朵,如今只剩一朵,实在不行就送成三得了,还能卖个人情。至于避水珠,她也愿意舍了去,毕竟什么都没命重要不是。

老余听了,亦解了储物袋和兽宠袋递了过去。

众人见叔侄俩如此坦荡,一时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但宝珠的诱惑实在太大,让他们不看个究竟不安心。

忽然,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成三,你可得好好瞧瞧?可别你瞧见了说没有,背后却偷偷下毒手?要我说,干脆把东西都倒出来,大家一起瞧瞧得了,也能让老余他们脱了嫌疑。”

老余被这话给气笑了,只觉得满心悲凉,这些他曾经视为兄弟的人他可算是看清了。

“说的好听,你们怎么不把自己的储物袋拿出来给大家瞧瞧。今个大家可都是从海里上来的,真说起来都有嫌疑?如此,已是莫大的耻辱,你们还想怎么样?还有我余成三是谁?我用得着顾忌你们?你们莫不是忘了你们是受谁的庇佑才能在望海岛安居?老余他们守不住宝珠,你们就守得住不成?”成三说完再不看众人,瞧了老余一眼,这方将神识往储物袋里探去。

见着血月莲和避水珠的时候,成三微不可见的惊讶了一下,众人瞧见了却是大喜,以为他发现了宝珠。他忙大声道:“不是宝珠,却也是难见的珍品。是血月莲,还是上品血月莲。”说完他又有些愧疚的看了眼葭月。

“血月莲?成三你不会诓我吧?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血月莲?”其他人立即大声嚷嚷道。

“三叔,拿出来给他们看看吧。这株血月莲是因着我喜欢莲花,我阿弟向一位前辈讨的。出事后,我身上也没剩几件好东西了。这血月莲我原就准备卖了当路费的,只是怕招祸没敢出手。你要是要的话,到时候在去中州的宝船上给我留个位置就行。”葭月强挤出一抹笑道,既然保不住,不如用来换些好处。

有人不信道:“你阿弟是谁?竟能讨来血月莲?”

“我阿弟才拜在瀛洲神霄宫简真人座下,这血月莲在我等眼里自不是凡物,可于真人来说并不值一提。”葭月昂起头道。

众人听了,一时面上都有些不好。不过,想着自家也没做啥过分事,立刻又镇定了下来。

“当真?”余成三神色变了下才道。幸好,他们还没撕破脸,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三叔若是不信?自可去信往瀛洲一问就是,我阿弟叫葭平。”葭月立马回道。

“叔自然是信阿月的。不过,这血月莲你余爷爷找了许久,所以我就收下了。你放心,叔回去就跟你余爷爷说,让他到时候给你和阿平各留个房间。”成三面带着些愧色的道

其他人听了不免嫉妒,待瞧见成三果然招出个玉盒来,他们又嚷嚷着看看。成三也不怕他们抢,毕竟血月莲虽珍贵,但不像那什么宝珠那样吸引人,他家老祖还震的住。待见着盒子里的血月莲,村人们立即吸了口气。还想着多瞧瞧,成三啪的关上盒子,将葭月和老余的储物袋和兽宠袋还给了他们。

葭月低着头,不让众人看到她眼睛里的愤怒,还故意伸手擦了擦眼,这才退到了老余的后面。老余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没说话。

其他人见宝珠果真不在葭月和老余手里,又调转头瞧向了石上的鬼脸鱼。可惜他们将鬼脸鱼给跺成了泥,也没见着什么宝珠。

老余见了,再忍不住,跳起来就要他们赔鬼脸鱼的钱,却是没一个人吱声。

仙家日月长

仙家日月长

作者:君有一言类型:穿越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