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 27 章 葭月的另一面

时间:2021-09-15 22:28:01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沈容并未在葭月暂住的小屋停留多久,嘱咐了一些事后就走了。他走了后,张婶这才又端着碗粥进来。葭月吃了,这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她师傅给她放了三天假,说是这三日暂时还住在山

>>>《仙家日月长》章节目录<<<

第 27 章 葭月的另一面小说

沈容并未在葭月暂住的小屋停留多久,嘱咐了一些事后就走了。他走了后,张婶这才又端着碗粥进来。

葭月吃了,这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她师傅给她放了三天假,说是这三日暂时还住在山脚下,也好有人照顾她。等三日后,她就得去峰顶自己凿个洞府出来,再然后就得日日勤修苦练以期早日筑基。在此之前她都归林珠教导,只有筑基后,沈容才会亲自教导她。如今醒来了,她得先去看看阿余再说,省得他担心。

才出木屋,她就瞧见着个憨厚的汉子,正跟个同个比阿余还小的小娃说话。见着她出来,两个立马站了起来,有些拘谨的看着她。

葭月见此也有些懵,好在张婶从屋里出来,指着葭月道:“这是峰主新收的弟子,叫...”张婶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葭月,她还不知道葭月的名字呢,

“婶子叫我阿月就是了,这几天都要麻烦你们了。”葭月忙笑着道。

“哎呦呦,这怎么行,你可是峰主的弟子。我跟你说,我们在这里住着,多受峰主照顾,做些事也是应该的,你不嫌我多事就好。”张婶说着就摸了摸儿子的头道:“大宝,快叫阿月姐。”

“阿月姐。”大宝乖乖的叫了一声,就躲到了张婶后面去了。

葭月答应了一声,又掏出了两个果子给他,他这才对着她甜甜一笑,葭月见了便也忍不住摸摸他的头。

“阿月这是要出门?”

“嗯,我还有个弟弟,他也在天青宗,我准备过去瞧瞧他。只是我初来乍到,却不知道往那去找他。”葭月点点头。

“无妨。我让我家的去找宗霖,让宗霖带你过去就是。”张婶说完就吩咐夫君去了。

张婶的夫君很快就回来了,身后还多了个穿着灰衣的小子。这小子瞧着二十出头的年级,修为跟葭月一样也是练气六层。

“宗霖,这位便是峰主新收的弟子,阿月。阿月,这是宗霖,我家小叔子。”张婶忙介绍道。

“见过月师姐。”宗霖先跟葭月见礼,这才含笑道:“不知月师姐的弟弟姓甚名甚?”

葭月回了一礼后方道:“我弟弟叫余光,跟我一日入宗的,如今也不知分到了何处?”

“我们去宗务殿问一问就知道了,还请月师姐随我来。”宗霖点点头,这就领着葭月往前山山脚走。

整个天青宗都在沉星泽里面,沉星泽之大,不可知也。来往各峰,可坐渡船,也可坐云鹤,也可自己想办法。

葭月他们坐的就是渡船,无他,因为便宜。从枯月峰到宗务殿所在的新月峰,一人只需十块低阶灵石便可,这还是因着太远的缘故。若是去对面的残月峰,只需一块灵石便可。

才上船,就有人拦住了他两个,却是个穿的像只绿孔雀般的男子。这人抛出把宝扇过来道:“下去,你们也配跟我们一起坐船。”

葭月还没动手,含光就先飞出去了。只听“嘶”的一声响,那把扇子就被劈成了两半。

“你,你...”男子哆嗦着手指了葭月一阵,这才灰溜溜的往船尾跑了。

宗霖原准备劝葭月下船的,这位虽然是峰主的亲传弟子,可毕竟才来没几天。谁知道就见着这一幕,当即赞道:“月师姐,你可真是厉害。”说完,还看了眼葭月肩膀上的含光。方才他瞧的真切,这有着三根红毛的乌雀变成了一把剑。只那剑和这鸟一样古怪,只能瞧见剑柄却不见剑身,只有灵识能隐隐感受到它的形状,是一把三尺长的长剑。

“过奖。对了,刚才那个人是谁?为何如此嚣张?”葭月将含光抓起来塞进兜里道。这家伙也太冲动了些,好在师傅是个护短的,再加上又是对方挑衅在先,她总不能堕了师傅的威名吧。

“我也不认识。瞧着他那身衣裳,倒不像本宗弟子,莫不是客人?既是客人,又怎的会跑来坐渡船?瞧着也不像是花不起灵石的?”宗霖也是一头雾水的道。

“没事,不管他是谁,总不能不讲理不是。便是真不讲理,我们也有不讲理的道理。”葭月自我安慰道。

“月师姐说的是。”宗霖强笑道。

正说着话,才跑了的男子又跑了回来,身后还跟了一男一女。

见着两人,宗霖暗道不好,忙站到前面作揖道:“宗霖见过两位宋师叔!”说完,又对那华衣男子道:“这位师兄,小的有眼无珠,师兄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则个!”

华衣男子却是一把推开他,指着葭月回头对另两人道:“表姐,就是这小丫头弄坏了我的天光扇。”

宋思远暼了葭月一眼,却是勾唇道:“宝川,你莫不是在逗我?亏的你这般大,却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竟也好意思跑来告状!”

赵宝川听了当即脖子一梗道:“才没有,是小丫头使阴招。她有一把很厉害的剑,眨眼间就把我的天光扇给辟坏了。天光扇可是我求了娘亲很久才得的,你们一定要给我讨回个公道,不然我就告诉姑姑说你们俩欺负我。嗯,她要是愿意把她那把剑赔给我,我就不追究了。”

“你也就这点子出息,不是在告状就是在告状的路上。”宋思远对他的威胁嗤之以鼻的道。

“那又怎么样,谁叫姑姑宠着我,你们俩就得听我的。快点,她要是不把她的剑交出来,你们俩就给我揍她,揍到她愿意拿出来为止。”赵宝川得意的昂着头道。

宋思思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扭头看向葭月道:“你也听到了,快把你的剑交出来,也省得我们动手。你说你惹谁不好,却惹上这么个祸精。”

“你也不问问发生了什么事?”葭月挑眉道。

宋思思有些不耐烦的道:“当然是他的错,但是你不该惹上他。快点交出来,我可不想对同门动手。”

“啧啧啧,你这是认定我好欺负?还是觉得我就该忍气吞声?若是换了别人,许还真是如此。不过可惜了,我也是有师傅靠的。我师傅好歹也是一峰之主,你娘便是宗主也没这般欺负人吧?”葭月学着赵宝川的口闻道。

“你…不知所谓!”宋思思气的扭头对赵宝川道:“听见了吧,这回你可是碰上个硬茬,我和哥哥也是无能为力,你自回去跟我娘告状去吧。”

赵宝川虽赖但不傻,知道她姑姑再宠他,也不会为着他去得罪沈峰主,当即闭了嘴。心里想着,姑姑哪里有什么宝贝自个能用,到时候哭一哭好讨了来。只可恨他丢了面子,想到这里他恨恨得瞪了葭月一眼。

葭月见了,亦回瞪了他几眼。

宋思远安慰了宋思思两句,这才正眼看着葭月道:“你就是沈师祖新收的小弟子?既是亲传弟子,如何穿着外门弟子服?”

“我这不是才来,还没学规矩呢。不过,我今个倒是在师叔这学了一条,那就是要看衣服识人。”葭月用更无赖的语气道。老实说,她一般很少在人前表现她这恶劣的一面,只有她很生气的时候,才会如此。平时的时候,她可都是长辈眼里的乖孩子。

宋思远何时受过这样的嘲讽,当即冷哼了一声:“难怪沈师祖会选你做弟子,倒是一脉相承!”

“多谢夸奖!师叔若是无事,弟子我就退下了。”葭月见好就收,朝三人一拱手,带着宗霖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正在这时,一个筑基中期的年轻修士从法器上跳了下来:“各位,我来晚了。马上,马上就开船!”

宋思思轻哼了一声,拉着宋思远扭头往船尾去了。赵宝川见了,也对着葭月“哼”了声,跟着跑了。

“这,这是怎么呢?哎,这不是宋师姐宋师兄吗?怎的也来坐渡船呢?”陈辰惊讶的道。

葭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倒是宗霖出声解释了一句:“没事,都是误会。”

仙家日月长

仙家日月长

作者:君有一言类型:穿越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