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 61 章 斗法 (一)

时间:2021-09-15 22:28:08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剑月峰的斗法台悬在半山腰的石崖上,有半边悬空挂在外面,以至于看热闹的多在沿山的石阶上站着。葭月到的时候,斗法台上已经有两个人在打,不过这两个显然是菜鸡互啄,旁边连个叫好的

>>>《仙家日月长》章节目录<<<

第 61 章 斗法 (一)小说

剑月峰的斗法台悬在半山腰的石崖上,有半边悬空挂在外面,以至于看热闹的多在沿山的石阶上站着。葭月到的时候,斗法台上已经有两个人在打,不过这两个显然是菜鸡互啄,旁边连个叫好的都没有。

见着她来了,汪源忙向她招手,他们老早就请人占了位子,可不就得了个好地方。

“老大你终于来了,下一场可就轮到我了。”赵宝川很是兴奋的道。今天,他赵宝川就要让人知道,什么叫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哦?你也要上去?”葭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道。

“嗯,我瞧着场上正在打的那两个还不如我呢。”赵宝川极有信心的道。

葭月点点头,扭头去看汪源。汪源却是忙摇手,“我就不上去献丑了。”

“老大,你别理他,他就是个胆小鬼。”赵宝川在边上得意的道。

汪源没有反驳,却是露出了一脸苦笑。他灵根资质差,便是比赵宝川刻苦几倍,还是被赵宝川落下了。

葭月见了,伸腿揣了赵宝川一脚,嘴里跟着道:“待会被打下台的时候,你可别哭爹喊娘。”

赵宝川听了就慌了,连忙求饶道:“不是,老大,你不会是想着跟我打吧?那我干脆直接认输好了。”

见此,汪源心里一暖,知道葭月这是在为自己出气。往常,都是他讨好赵宝川,如今是他两个一起讨好葭月,但是葭月不同于常人,她似乎是把他们俩当做了朋友。

“行了,我也就说说,且好好瞧着吧。”葭月摆摆手,她不过是吓唬下这家伙罢了。免得他两只眼睛长在头顶上,竟给她找事。

正说着话,前方人群中就起了一阵骚动,却原来是陆颜来了。她今个穿了一身白裙,跟满山的雪很是相宜。站在那,就像是高山雪莲一般,惹了不少弟子的眼。葭月正瞅着,就见陆颜缓缓转过头,朝她这边看了一眼。不过,并没停太久,很快就又看向了别处。葭月心道,这位陆师姐莫不是还想跟自己比一场,可上一回自己不是输了吗?

“美则美矣,只太冷了些。”赵宝川看着远处的美人儿品评道。

他这话一出,就立马引来好些人的怒视。葭月和汪源同时朝旁边让了让,不想被这家伙连累。

好在斗法台很快就空了,赵宝川也该上场了。他的对手是在上一场比试中胜出的那个,也是剑月峰的弟子,如今炼气五层,跟他修为差不多。

却说赵宝川将代表自己身份的玉签递上后,人就上了斗法台。

他对面的弟子见着是他,倒是松了口气,毕竟才打了一场,灵力消耗了不少,这便想着速战速决。

谁知道赵宝川并不像他想像的那般弱,虽始终只出了四招,但总能抵挡住他的攻击。于是,他两个就这般僵持在台上,只到他灵力枯竭,这一场才完结。

赵宝川虽赢的有些艰难,但到底赢了,这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在接下来的一场里,又以同样的方式打赢了一场。不过,在第三场的时候,他碰见了柳州,没过几招他就被给打出了斗法台。

为此,他很是愤愤不平了一回。觉得柳州修为比他高,他俩没可比性,不过没人听他的就是。

且说柳州赢了后,一连好几场,人都是直接弃赛,只到轮到余珍珠的时候,这才又开始了第二场比试。

葭月还未见过余珍珠出手,既然她有结盟的意思,她自然也要看看对方的实力。

却说两人各说了两句客套话后,余珍珠就祭出了一个冰带彩的琉璃盏,随着琉璃盏旋转间,斗法台上就下起了雨。这些雨只落到半空,就化成了冰针,朝着柳州而去。

柳州有些惊讶的看了余珍珠一眼,显然没想着她手里有这样的好宝贝。这便收了轻视之意,祭出了一个青绿的葫芦出来。这葫芦一出,葫芦嘴就变大了,一股风从里面出来,卷起了他周身的冰针就要汪葫芦里去。

余珍珠见了,忙换了个手印。就见原本口朝上的琉璃盏,忽的倒扣了下来。就见着万千冰针忽的汇集在一起,在葫芦嘴前化为一座巨大的冰山。这座冰山来势汹汹,借着那股子狂风,狠狠地像那葫芦嘴里而去。那青绿葫芦却忽的避了嘴,跟泄气一般,变小逃走了。不过却没走多远,而是跑到了那座冰山后面,从葫芦嘴里吐出了一口青气。就见那青气化成了一柄长剑,轻轻一划,就将那座冰山给劈的四分五裂。

柳州赢的并不轻松,所以并没趁胜追击,而是御使那青绿葫芦变大横挡在前,葫芦腰上的绿藤一甩一甩的,像是随时要出击的样子。

余珍珠退后了一步,一口鲜血喷在了面前的琉璃盏上。就见着琉璃盏上忽的像是染了色一般,变成了胭脂色。如此同时,场上多了一个吟唱的声音。

就在众人觉得疑惑的时候,琉璃盏里忽然冒出来个嫁衣娃娃,这嫁衣娃娃嘴一张一合的,可不就是她在唱。

柳州眼睛微眯,并没出手阻止,他也想探探余珍珠的底。

却说那嫁衣娃娃出来后,先是给柳州行了一礼,这才哎呀呀的转起了手中的红伞。那红伞飞快的变大,带着她到了半空之中。这时,众人才发现,她的手臂上缠着层层的红绳。不仅如此,那红绳的另一端不知什么时候缠在了柳州的手腕上。

柳州早已呆住,他自己亦是没明白那红绳什么时候套上他的手腕上的,甚至不知那红绳是什么时候来的,神色颇复杂的看了余珍珠一眼,道了一句“我输了”。

余珍珠道了一句“承让了”,这才命那嫁衣娃娃将红绳收回。那嫁衣娃娃不舍的看了柳州一眼,这才收了红绳,没入琉璃盏之中。她

以余珍珠的修为,如今招出嫁衣娃娃甚是勉强,所以柳州下去后,她也跟着下了斗法台,这让其它想上去一探究竟的弟子们都很是失望。这一场比下来,皆下来的比试,就都没什么看头了。

“老大,你看出来了没有?那红绳是怎么系上去的?”汪源回头问葭月。

葭月摇了摇头,“没有。”

“啧啧啧,这丫头平日里装的柔弱,没成想这般厉害。”赵宝川摇头摆满脑的道。

仙家日月长

仙家日月长

作者:君有一言类型:穿越状态:连载

……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