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十九章 愿者上钩

时间:2021-10-14 21:36:21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半个月,所以够她查很清楚并问题掉一切了吧。此时众人见梦溪脸红了,都她我以为羞涩了,哪知她那是憋着笑,激动的。就在老太君喊她的那一刻,金光一闪,终于等到让她相出了这个高招,暗道自己啊天纵奇才奇才,狠狠地地臭屁了一下。按理,这话放到通常时候,是没人会信的,但此时众人见梦溪脸红,都她以为害羞了,哪知她那是憋着笑,兴奋的。就在老太君喊她的那一刻,灵光一闪,终于让她想出了这个高招,暗道自己真是天纵奇才,狠狠地臭屁了一下。。

>>>《祖训》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愿者上钩小说

半个月,应该够她查清楚并解决掉一切了吧。

此时众人见梦溪脸红,都她以为害羞了,哪知她那是憋着笑,兴奋的。就在老太君喊她的那一刻,灵光一闪,终于让她想出了这个高招,暗道自己真是天纵奇才,狠狠地臭屁了一下。

按说,这话放在一般时候,是没人会信的,但事情巧在,梦溪说这话的时候萧俊确实得了不治之症,而且连太医都束手无策,病得莫明其妙;最主要还是冲喜后萧俊的病竟奇迹般地好了,昨晚,二爷恰巧没在梦溪屋中,就又莫明其妙的病了,这次大夫连药都没开,直接走了,照理说萧家是大齐世家,随便跺跺脚,平阳城都会颤三颤,咳漱一声,平阳城都会感冒,一般人谁敢这么无礼,大夫这么做,只能说明他真的束手无策了。在坐的人包括老太君和大老爷竟都相信了梦溪的鬼话,这真是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胡说,既然是算命的先生说过,俊儿必须在上房呆足半月,为什么昨晚你还让俊儿去李姨娘的房间?你这个贱人,想害死俊儿吗?”

不相信这话的还真有,那就是大太太催氏,她认为这是梦溪自已拢不住俊儿的心,便耍这种手段,利用俊儿的病和老太君爱孙心切,用神神道道的事情硬将俊儿绑在她屋里,暗道:俊儿现在生死未卜,你做为嫡妻,不想着怎么救他,竟还在这争来争去的,心里更加厌恶梦溪,但她也无法解释俊儿的病时好时坏的原因,只好这么质问梦溪,想让她难以自圆其说,慌言不攻自破。

梦溪听了大太太质问,螓首轻抬,明眸微动,只看着老太君,朱唇轻启:

“孙媳求老太君、大太太责罚,孙媳原也不信,这算命先生的胡说本就做不得准,世上哪就有这么巧的事,何况这话又伤及孙媳体面,所以孙媳才一直没敢说出口,孙媳自从嫁入萧家,一心一意地想着二爷能好,二爷是孙媳的夫君,孙媳敬重都来不及,怎敢谋害,昨天,的确不是孙媳让二爷去李姨娘的屋里,是二爷自已硬要去,孙媳不敢拦着,求老太君明查”

淡淡的声音,却似透着万分委屈,若有一种无形的张力,软软地将大太太顶了回去。

“奶奶,父亲、母亲,也许弟媳真是二弟命中的贵人,既然现在别无他法,姑且试试吧”

大爷萧青神色怜惜地看了弟媳一眼,向老太君说道。

他看着面前雪肤花貌,娴静端庄的佳人,想着用这样一个国色天香来为二弟冲喜,本就对不起她了,如果是自己,早就捧在手里视如珍宝了,二弟怎能这么不懂怜惜,新婚第二夜便去妾室屋里胡闹,便没想到以自己的身份现在说话是否合适,大奶奶张氏听了面无表情地看了大爷一眼。

三爷则神色复杂地看着二嫂,一语不发。

大老爷瞪了大太太一眼,看着这个媳妇,心道,这个媳妇什么都好,怎么就抓不住俊儿的心呢,新婚第二夜就让俊儿去妾那里过夜,不说于理不合,就是面子上也说不过去啊!心里也生儿子的气,但儿子总是自己的好,现在又病着,生死未卜,便埋怨这个媳妇没能耐,最后还得他这个做老子的出头,把儿子拴在她屋里,真丢人。

想到这,对大太太说道:

“吩咐俊儿,半月内不准离开上房,告诉那四个姨娘,这半月内,谁再敢勾引二爷离开上房,直接逐出萧府”

“是,妾这就去安排”大太太见大老爷不悦,再不敢说什么,恭恭敬敬地应了。

“大家也都回吧,别都在这躇着,影响俊儿休息,溪儿这几天就不用去上房请安了,好好在屋里伺候俊儿就行”

老太君想得更绝,她见梦溪脸红,不知梦溪是憋着笑,兴奋的,以为是害羞,自然也就联想到了同房,新婚之夜,按说依俊儿的体质,根本行不了那云雨之事,但两人确实行了那周公之礼,而俊儿的病也奇怪地好了,也许是梦溪听了她娘亲和道土的话,趁萧俊昏睡时主动的吧,只有这样才能救俊儿。老太君猜想着,她倒没想到,这事女人怎么能主动得起来?这样想着也就能理解萧俊为什么新婚第二夜就去了妾室的房间,是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女人。

倒也难为这个孙媳妇了,又想起孙媳妇今早还在替俊儿遮掩,一心一意地为她这个孙子着想,心里又对这个孙媳妇多了几分疼惜。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