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八章 又起争端

时间:2021-10-14 21:36:23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三位大太太见状给三爷二奶奶请了安,便并立在两边,萧俊见李大太太没来,暗道,前天的事本是他和李大太太做的有些过分,现在的李大太太不来请安,即使伤,也该派人传个话才是,这不成心和他的这位新奶奶这坎吗?原来是他还不知道李大太太被关着,前天上午他趁梦溪不在,后院的事,本应由她这个做主母的发落,这二爷不问青红皂白就责问起来,傻子也明白他心里的小九九,梦溪听了暗道:“果然是来给爱妾撑腰的”她本来也觉老太君的惩罚已经够重,今个儿断不会难为她的,但眼见萧俊如此,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既然他发话了,她也就坐在那不言不语地看起热闹来。。

>>>《祖训》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又起争端小说

三位姨娘上前给二爷二奶奶请了安,便分立在两边,萧俊见李姨娘没来,暗道,昨天的事本就是他和李姨娘做的有些过份,现在李姨娘不来请安,即便有伤,也该派人传个话才是,这不存心和他的这位新奶奶过不去吗?

原来他还不知李姨娘被关着,昨天下午他趁梦溪不在,曾派红玉给李姨娘送去了上好的疗伤药,只是后来老太君过来探病,红玉回来后,他早把这事忘了,担心梦溪责罚,便看着大姨娘历声问道:

“李姨娘今儿怎么了,不过来请安也不派人传个话,一点规距都没有?”

萧俊看似语气严厉,内心是护着李姨娘的,既然他责问了,二奶奶就不好再插手过问此事,他再训斥几句装装样子,这件事就算过了,不会被二奶奶借机发飚,大闹一场,让李姨娘再受苦。

后院的事,本应由她这个做主母的发落,这二爷不问青红皂白就责问起来,傻子也明白他心里的小九九,梦溪听了暗道:“果然是来给爱妾撑腰的”她本来也觉老太君的惩罚已经够重,今个儿断不会难为她的,但眼见萧俊如此,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既然他发话了,她也就坐在那不言不语地看起热闹来。

大姨娘见二奶奶端端正正地坐在那象个老佛爷,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二爷又看着他,只得上前一步说:

“二爷昨日昏睡着还不知道,李姨娘一直被关着,等着老太君发落”

萧俊和梦溪一听这话,对望一眼,俱是一楞,两人都把这事给忘了,还以为李姨娘就在院子里养着呢。

按说他现在已经没事了,梦溪今儿早晨请安时,就应该求了老太君把李姨娘放出来才是,毕竟是姨娘的事,又是后院的事,本应由二奶奶来发落的,也只有这位二奶奶出头才行,他是不好求,也不能求的。

想起这不是该他管的事,他不好出头,眼光扫向身边的二奶奶,却见她象没事人似的坐那儿,心中不由得生起一股怒气,又发作不得,脸顿时黑了下来了,他却忘了刚刚是谁急巴巴地插手后院的事,逼着梦溪闭嘴的。

他才不信梦溪会忘了这事,他昏睡了,她可清醒得很。萧俊认为这是她故意而为,是在借机报复李姨娘,心中暗叹这位二奶奶心思太恶毒。

见萧俊的脸黑下来了,知他又误会了她,梦溪昨天一直想着红心蕉的事,确实把这事给忘了,但现在也没法解释,反倒是越描越黑,见二爷黑着脸看着她不语,无奈只得开口说道:

“既然二爷现在已经没事了,想来老太君气也消了,妾这就派人去求了老太君,早些放出来调养才是”

说着,看了红珠一眼,红珠立刻会意,接口说:“奴婢这就去回老太君”

“嗯”

见梦溪一句解释都没有,直接处理了,象是给他面子才这么做,更认定了这件事是她故意而为,萧俊心里更是不屑,淡淡地应了声,黑着脸坐在那。

立在一边的张姨娘此时见二人生了嫌隙,心中可是乐开了花,暗道她的机会终于来了。

原来,这张姨娘昨天听了丫鬟小倩的传话,心里那个恨啊,早把这位新二奶奶的祖宗八代都慰问了个遍,暗恨这位二奶奶真是个阴狠的主,本来就恨她只因二爷去了李姨娘那一夜,昨个儿就变着法让大老爷将二爷强留在上房半个月,原本七天之期,一下子让她给增了一倍,可苦了她们这几个姨娘,弄不好半个月内,这位二奶奶连二爷的面都不会让她们见着,昨天下午就可见一斑。

她可不信算命的鬼话,更不信二奶奶是贵人,要说贵人,她张艳才是,哪轮到这个新进门的二奶奶了。心中认定这是二奶奶争宠的手段。

二爷生性喜欢奇香,尤其喜欢这红心蕉的香气,为了这盆红心蕉,她可没少费心思去巴结三姨太,自从得了这盆红心蕉,二爷来她屋里的次数明显增多,算一算,这一年来,二爷基本没去大王姨娘那,现在梦溪要夺走这盆红心蕉,她心疼地直蹦,可又不能不给,姨娘本身就是二爷二奶奶的所有品,更别说姨娘屋里的东西了,主子喜欢,孝敬还来不及,敢不给。

这红心蕉只她和李姨娘屋里有,想和李姨娘商量个对策,李姨娘现在被关着,丫鬟早已把花给搬走了,想去二爷那哭诉,有大老爷的吩咐,上房的门都进不去,大王姨娘和小王姨娘更是巴不得早点把她屋里的这盆红心蕉给搬走,更不用说找她们商量一起对付二奶奶了。左思量,右思量,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千不肯,万不愿地把那盆红心蕉搬来上房。

上天终天给了她机会,也该她心想事成,正当她挖空心事想着怎么能见到二爷时,他今天竟然陪二奶奶出来见她们了,她一直在琢磨怎么把这件事透给二爷,见二爷恼了二奶奶,知道她的机会终于来了。

张姨娘也是在赌,她赌二爷不知道二奶奶强要她和李姨娘屋里的红心蕉的事情,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庭,于是上前给二奶奶福了福,恭恭敬敬地说道:

“二奶奶,婢妾已按您的吩咐把婢妾屋里的那盆红心蕉给搬来了,只是婢妾想,这红心蕉香气袭人,二爷尤为喜欢,放在花园里有些可惜了,不若放在二奶奶屋里,二爷能时常见到闻到,更是赏心悦目”

听了张姨娘这话,萧俊侧头看向梦溪,凤牟中闪过一道阴冷,张姨娘见了,暗道:“成了”,心中一阵狂喜。

梦溪听了张姨娘的话,心道:“她是不甘心啊,看来这些姨娘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感觉到二爷扫过来的寒光,梦溪一时怒气冲天,心里暗骂不已,很想将眼前这个被人害死都不知道的混蛋揪过来,踹扁了再揉圆了,当球踢。

“靠,我这么煞费苦心,还不是为了给你这个是非不分的白痴解毒,傻瓜!混蛋!王八蛋!真是欠煸。”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