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章 寒梅傲雪

时间:2021-10-14 21:36:23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玲儿心道:“我们姨娘真有个不管怎么说,是您作的,怎么就怪到我身上了?”但敢怒不敢言,赶快见状,扶起张姨娘。梦溪见姨娘们都出来立在了两边,这才说:“今个大家都累了,就先回吧,午饭和晚饭不需要回来侍候了”边说边挥让大家散去,又对站在一边的红杏说:“梦溪见姨娘们都起来立在了两边,这才说:。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寒梅傲雪小说

玲儿心道:“我们姨娘真有个好歹,也是您作的,怎么就怪到我身上了?”但敢怒不敢言,赶紧上前,扶起张姨娘。

梦溪见姨娘们都起来立在了两边,这才说:

“今个大家都累了,就先回吧,午饭和晚饭不用过来伺候了”边说边挥手让大家散去,又对站在一边的红杏说:

“去吩咐一下,今儿晚了,就不用姑娘们过来请安了”

红杏应了一声,出去吩咐小丫鬟传了话。

梦溪感觉真的累了,打发走了所有的人,这才把坐得僵直的身体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

令梦溪头痛的是这么别扭的两个人硬拴在一起半个月,可不是件愉快的事情,她可不愿每天早晨起来都僵了半边身子。一定得想个法子搬出去才好。

午饭后,她便扶着红珠的手,带着两个小丫鬟来到了东厢房,想着先看看,以后想办法找个理由搬这来,也不错。

这东厢房也是三间大房,进门转过一个大屏风便是大厅了,每天让姨娘们上这来请安也不错,梦溪边想边走进北屋,这是一间卧室,里面的桌矶案椅和她的新房相对简陋很多,毕竟是世家,虽说简陋,也比那寻常人家好上千百倍了,站在北屋的窗前,刚好能看到后面是一个大花园,修整得亭台水阁,独成一体,却是一个幽静典雅的好去处,梦溪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里,恨不能立即搬进来,但新婚三天,也不能做得太扎眼,先收拾出来再说。

“二爷平日里来这屋吗?”在北屋转了一圈,梦溪随口问跟在身边的红珠。

“二爷平日回到院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内书房,这两边的厢房,一直空着,所以也没安置什么家具”

梦溪看着两边架子上收藏的陶器、古玩,无不透着奢华。

靠!这也叫没按什么家具。

“我的嫁妆都放哪了?”

才说到这屋子,就又问起嫁妆来了?这奶奶的思维跳得太快了吧,红珠奇怪地看着二奶奶回道:

“都原封不动的放在上房的西屋里,想着等二奶奶有时间,检查了,再决定怎么安置”

“好,派几个人把这给打扫了,把嫁妆都搬到东厢的南屋里吧,这几个小矶和香案撤出去,那几个壁画留着,这安置一个书案,可以习字看书的,找些文房四宝,送这来,对了,靠窗那再放一个软塌,床上的用品不要大红的,恩,就要粉红色的……”

“二奶奶要搬这来住?”红珠听了二奶奶的安置,连忙问道。

“想着收拾好了,偶而过来写字看书也不错”

“二奶奶要写字,这院里有专门的书房,也可以在南屋简单设一个,哪有将书案放在卧室里的规距”

“规距,是萧府的家规吗?”

听红珠这么说不觉一愣,她只是想着在卧室里安置个书案,这样她看书、练字累了,可以直接躺在床上休息,她在现代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却没想到合不合规距,红珠提了,她惊出一身冷汗,她这两天可是净拿规距压着那些姨娘了,知道这深宅大院里规距的可怕,所以时时刻刻小心谨慎,便紧张地问了,想着实在不合规距的话,就把书案安在南屋。有时间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萧府的家规。

红珠心道,这话怎么这么尖酸,她也是好心提醒二奶奶,看了二奶奶一眼,小心翼翼地答道:

“不是萧家的家规,是常规,寻常人家一般没有这么布置的,只有那些穷人家里,因为房屋太少,才把书房设在卧室里”

“不是家规就好,就按我说得收拾吧”

“这屋里的家具都太简单,又搬出去了一些,二奶奶要不要回了二爷,再填置些?”

“不用,这样就好,把那个架子连着上面的饰物也都搬到库里”

“那这屋不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就喜欢这样,宽敞明亮,对了,这屋子的事情,不用和二爷说,改天我亲自和他说”

红珠可不敢在二奶奶面前多说什么了,她现在巴不得不告许二爷这些,左右二爷是不会踏进这屋,这位奶奶爱怎么作,这由着她好了,能瞒着二爷更好,否则倒惹一身闲气,于是点点头:

“二奶奶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从北屋出来,梦溪又来到了南屋,南屋的格局是一个小客厅,比北屋小一些,北屋外间有一个小隔段,供守夜的丫鬟居住,南屋没有,梦溪暂时想不起来南屋能用来做什么,便没让人收拾,只让人打扫了,转过身一抬头,看到正对着窗的墙上挂着一幅壁画,却是孤零零一枝寒梅傲然雪中,不觉联想到自己,就象这枝寒梅一样,孤零零一缕幽魂,来到这陌生的古代,只身一人在这萧府大院中,只想好好地活着,怎么就卷进了这妻妾的纷争?这样想着,随口念道: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二奶奶好文采,红梅傲雪,这意境真美”红珠听了,不觉痴了。

梦溪回头看看红珠:“你以前没听过这首词吗?”

“这不是二奶奶才作的吗?”

“这是一个前人所做”梦溪记得这首词是南宋陆游所作,便随口说道。

“前人做的,是谁?前人的诗词奴婢大部分都读遍了,真没听过?”红珠又道。

梦溪想起她对大齐的历史一点都不了解,但她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她那个时空的历史上的一个朝代,看样子这个大齐应在唐宋之前便和她知道的那个历史的轨迹出现了偏差,这样想着,便不多言,只说:

“我只是觉得这首诗很配这幅画,不如找人写了装婊一下,就配在这幅画边上吧,诗如画意,画随诗境。”

红珠奇怪的看着二奶奶,明明自己写得,偏不承认,暗想,这是怕二爷知道了忌讳吧,其实二爷和常人不同的,才没那么迂腐,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二爷真正喜欢的就是才华横溢的女子,只看二爷挑在身边的这些大丫鬟,哪一个不是会舞文弄墨,填词咏赋的,李姨娘之所以那样受宠,还不是因为会做两首小诗?

张了张嘴想想还是算了,忙点头应着。暗道,还用求人写,看来这二奶奶真不知自家的爷在平阳城里的威名,二爷可是与当今太子的幕僚李瓒,欧阳世家的世子欧阳竺,和诗仙陶俊东齐名,并称四大才子,二爷尤以字画为最,这画便是二爷少年时所做,二爷的字刚劲有力,龙飞凤舞,等二爷身体好些求他写了,这二奶奶的诗,配上二爷的字画,挂在这,那真是绝配。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