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三章 偷腥

时间:2021-10-14 21:36:2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梦溪忙应了,洗了手,见状给老太君轻轻地揉了出来,忆起前生听过的笑话,边做按摩边对老太君说:“孙媳忆起一个笑话,很有意思”“老身正闷得慌呢,溪儿快想来听一听”老太君地说。梦溪点了点头,就轻声慢语地讲了出来:说这晚上,老员外要出远门。走之后,对梦溪点点头,开始慢声细语地讲了起来:。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偷腥小说

梦溪忙应了,洗了手,上前给老太君轻轻地揉了起来,想起前世听过的笑话,一边按摩一边对老太君说:

“孙媳想起一个笑话,很有意思”

“老身正闷得慌呢,溪儿快说来听听”老太君说道。

梦溪点点头,开始慢声细语地讲了起来:

说这一天,老员外要出远门。走之前,对他的儿子说:“如果有人来咱家,问咱家门前的那棵老树哪去了,你就说:‘年老被卖了。’要是问咱家后院那片竹林那去了?你就说:‘兵荒马乱的被糟蹋了。’如果问咱家粮仓里怎么那么多米?你就说:‘这是我爹我娘一口一口省下来的。’要是在问咱家墙上的那副年画怎么那么好?你就说:‘这是祖传的。”老员外的儿子点了点头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老员外就放心地走了。

结果第二天就来了个客人。客人进院后,老员外的儿子就迎了上来。客人问:“你爹了?”地主的儿子说:“年老被卖了。”客人觉得很奇怪,又问:“你娘了?”地主的儿子说:“兵荒马乱的被糟蹋了。”客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进了屋后,看见地下有很多鸡屎,接着又问:“你家地下怎么这么多鸡屎?”老员外的儿子说:“这是我爹我娘一口一口省下来的。”客人觉得很可笑,就又问:“你这孩子怎么着么傻?”老员外的儿子说:“这是祖传的。”

老太君已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世上真有这么死性的人,脑袋连弯都不转,看样子全是浆糊”

大奶奶听了,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哪里还有端庄样笑道:

“二奶奶真是个玲珑的人”

“是啊,真是个巧人儿,有溪儿在身边,老身能多活好几年呢,以后俊儿好了,溪儿想着常过来给老身解解闷。”

一边的丫鬟婆子也憋不住地笑,听了老太君的话,七嘴八舌都附和着老太君,夸起二奶奶来,空气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老太君和大奶奶在一边笑眯眯地听着。

一群马屁精,别看现在说得好听,如果有一天老太君不喜她了,这些人也会毫不客气的一脚采下去,而且比谁都会用力,梦溪听着丫鬟婆子们的奉承话,更加了小心伺候老太君。

……

红珠伸手打起卧室的帘笼,梦溪抬腿跨入,正一脚门里,一脚站外,抬眼见二爷和红玉正衣冠不整地抱在一起,脸刷的红了,尴尬地顿在哪,转身想出去,转念一想又觉不妥,红玉毕竟只是个丫鬟,她可是正妻,已经进来了,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以后还怎么震住后院那一群如狼似虎的女人?不走吧,实在不愿面对这种龌龊事,一时间进退两难。

犹豫了刹那,银牙一咬:靠,输人不输势,我李梦溪是谁,前世的A片见多了,有胆你萧俊就给我来个现场秀,还怕了你不曾?

红珠此时也发现了不对,忙往外拽二奶奶,按她的想法,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偶而偷腥又算什么,高兴了就可以收进后院。遇到这事,最好有多远,躲多远,免得以后长针眼,梦溪稍一犹豫,挥开红珠的手,挺了挺小小的身板,迈步走了进来。

床上的红玉和萧俊也发现梦溪回来了,红玉惊慌的要起身下床,被萧俊一把搂住,不让她动,红玉借势趴在萧俊胸前,偷眼看着立在门口的二奶奶,停了一下,然后迈开四方步,从容淡定地走了进来,坐在案前的椅子上,顺手拿起桌上串了一半的珠花,开始串了起来,纤纤玉指轻轻捻起一粒珍珠,仔细地看啊看,欣赏了半天,最后稳稳地把线串了进去,再拿起一粒,轻柔的动作,是那样的平静祥和,好象她一开始就坐在那一样,又象亘古不变的一尊雕塑,床上二爷的脸越来越黑。

坐在那看似平静地串着珠花,梦溪的小心肝正在扑通扑通地跳啊跳,她真怕这位萧二爷的脸皮够厚,真来个现场秀,那她可就糗大了。

红玉刚才的挣扎和萧俊的紧搂都映入了她的眼底,她明白,这是那座冰山在向她示威,前世不服输的精神一下子被激了上来,她在赌,赌那座冰山的脸皮没有厚到当着她的面和红玉XXOO,所以她安安稳稳地坐了下来。

萧俊可就惨了,他今天才知道他的这位新二奶奶竟让大老爷强将他留在上房半个月。那天他昏昏沉沉,不知道后来的事情,事后也没人敢向他提起,今天还是偶尔听红玉说出,那个气啊,他可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要不是他没有打女人的习惯。真想将梦溪拽过来暴打一顿,这还是他第一次有想打女人的念头。

他才不信什么冲喜之说,这准是她李梦溪争宠的手段,不仅想起洞房夜的元帕及昨天红心焦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这个女人的心机过于阴险毒辣,不配做他萧俊的嫡妻,可惜了一副好皮囊,但他萧俊可不是贪恋女色的主,强留他半月又如何,他照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碰她一指头!于时便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新婚第四天就和丫鬟混在床上,这无疑是在打新妇的嘴巴,萧俊就是想这样刺激她,让她难受,让她羞愧难当,在他认为,女人遇到这种事一定会转身就走的,或者大闹一场,如果她敢闹,他正好说她犯了七出之首--妒,狠狠地发作她一番,他设想了许多她看到这一幕之后的反应,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一种,他也真没有胆量在她面前表演一个现场秀。

能厚颜无耻地让大老父强留他在上房半个月,她李梦溪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他也真怕,他有胆表演的话,她就真有胆在那看戏,真要做的话,这种事情,还是两个人关起门来偷偷做就好,有正妻在旁边看着就不好了,这样想着,一时没了主意,脸越来越黑,屋子里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弥漫开来,终于,萧俊的手臂松动了,红玉借势下了床,想尽快逃离这令她透不过气来的屋子,二奶奶和爷怎么闹和她没有关系,于是蹑手蹑脚地向外走去,仿佛二奶奶睡着了,她只要轻轻地绕过去就逃开了。

“跪下!”

当她走过二奶奶身边时,听到二奶奶的声音传来,淡淡的语气,却似包含一切,透出一股无上的威严,红玉吓得一下子跪在了二奶奶面前,萧俊腾的坐了起来。

“红玉,你可知罪”

“奴婢错了,奴婢知罪,求二奶奶责罚”

“来人!…”

梦溪高喊了一声。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