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搬出家法

时间:2021-10-14 21:36:2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梦溪喊了声“来人”,红珠和苏老嬷嬷一同走了进来。苏老嬷嬷怎么回来了?梦溪诧异地望着进来的二人。这苏老嬷嬷是三爷的乳母,在这院里,身份也算高贵的的了,平时极少回来侍候,她嫁进屋几天了,抬头一看她过一次。原来是红珠见二奶奶不听劝止,硬走了进来,即知此事不能够苏嬷嬷怎么过来了?梦溪不解地看着进来的二人。这苏嬷嬷是二爷的乳母,在这院里,身份也算是尊贵的了,平日很少过来伺候,她嫁进门几天了,只见她过一次。。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搬出家法小说

梦溪喊了声“来人”,红珠和苏嬷嬷一起走了进来。

苏嬷嬷怎么过来了?梦溪不解地看着进来的二人。这苏嬷嬷是二爷的乳母,在这院里,身份也算是尊贵的了,平日很少过来伺候,她嫁进门几天了,只见她过一次。

原来红珠见二奶奶不听劝阻,硬走了进去,便知此事不能善了,暗道不好,这二奶奶本是个没风都起浪的主,这一进出少不得又掀起一番风雨,但这事,也不是她们做大丫鬟的能管的,又不能报了老太君和大太太,想着二爷平日还听苏嬷嬷的话,赶紧派人请了,希望能够劝住这两个祖宗,别闹得太不象话,这事传出去可是好说不好听,一并把几个小丫鬟都打发的远远的,只她们三个立在门口候着。一听二奶奶叫人,示意红杏在门候着,便和苏嬷嬷一起进了里屋。

“苏嬷嬷怎么来了,您快请坐,红珠快给苏嬷嬷看坐”梦溪虽然纳闷,但礼节上可不敢怠慢,冲着苏嬷嬷说道。

“二爷、二奶奶跟前,做奴才的那有坐的理,老奴站着就是”

苏嬷嬷这个时候那里肯坐。

梦溪强让红珠搬了个椅子让苏嬷嬷坐,苏嬷嬷见二奶奶坚持让她坐,打心眼里高兴起来,心里也认了这个新奶奶,又谦让了一番,就势坐了下来。

“苏嬷嬷,溪儿刚刚嫁入萧府,有一些规距不明白,还请苏嬷嬷告知”

“二奶奶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只管问老奴就是。”

“苏嬷嬷,依萧府规距,奴婢擅自勾引主子爷,应当怎么处置?”

她是真不知道按规距该怎么处置红玉,二爷不喜她,她在萧府所能依仗的,除了老太君也只有这规距了,这个时候,是不能和二爷闹的,只能按规距来罚,让二爷挑不出理来,所以才有此一问。

苏嬷嬷一听此话,惊得变了脸色,暗道,这二奶奶真不个是省油的灯,忙起身回道:

“二奶奶不知,依萧府规距,做奴婢有敢勾引主子爷的,乱棍打死。”

红玉一听,脸立时变得苍白,一个劲地磕头,嘴里喊着:

“奶奶饶命,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求二奶奶饶了奴婢这一次,二奶奶的大恩大德奴婢定当结草衔环相报”

这个时红玉再也不敢依仗二爷在场说“求二奶奶责罚”的话了,这本来就是可大可小的事,但这位二奶奶不哭不闹,却搬出了祖宗的规距,硬依规距处理,二爷也护不了她。红珠也惊的跪了下来,替红玉求情。

靠,什么鬼家法,这么严历?

一句话把梦溪惊住了,不是吧,要死人的?多大个事?

她哪知,这么大的萧府,统共几个主子爷,丫鬟们稍微有点模样姿色的,大都存了别样心思,思量着能爬上主子爷的那张床,想着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当凤凰,如果没有这么严历的家法,怎么得了。

一时间梦溪沉默了下来,端起茶吹啊吹,她看似优闲,内心里实在没了主意,她也没想到萧府会有这样的鬼家法,无意间竟要闹出人命来。

这么饶了红玉肯定不行,可她上辈子连只鸡都没有杀过,真把红玉拖出去打死?在她看来,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不分贫富贵贱都是平等的,她怎能轻易剥夺?21世纪的她,还真下不了手。

有时候,沉默本身就是一种攻击武器,可以给对手无形的压力,逼着对手先开口,知道了对手的底牌,才有胜算。心思电转间,二爷的声音传来:

“溪儿,念红玉是初犯,看在爷的面上,这家规就免了吧。”

萧俊也傻了,家法虽严,但这事可大可小,不太出格的情况下,老太君都很少动用这条规距,他只想到梦溪会和他哭闹,却没想到她不哭不闹直接搬出了祖宗的规距,要依规办事,他平日处事虽然杀伐果断,但毕竟不是草菅人命之徒,何况红玉伺候他这么多年,这事本是因他而起。

想着如果再强硬下去,他这位新二奶奶又要去老太君那自请责罚,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老太君知道了这事,气着她老人家是小,那红玉可就死定了,看着梦溪一脸淡定,一脸欠揍的样子,真想上去暴打一顿,好再他还懂识时务者为俊杰,态度首先软了下来。

听了二爷的话,梦溪心里也长舒了一口气,暗道:“好!只要你萧俊不想红玉死,这事就好办了”。轻启朱唇用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道:

“二爷要是喜欢哪个丫鬟,妾自会去求老太君开了脸,放在二爷屋里,二爷乃堂堂世家少主,怎能做出这苟且之事,一定是红玉勾引了二爷,如果不执行家法,乱了规距,象我们这样的世家,被亲朋好友知道了,会耻笑我们没王法规距的,说妾治家不严是小。伤了二爷的体面就不好了。”

此话一出,萧俊额头青筋暴起,腾地站身来,毕竟身体赢弱,一时气恼之极,竟又无力地跌坐在床边。心中暗恨不已,她今天是一定要红玉的命了?这女人怎会如此歹毒?

“这事不是红玉的错,二奶奶要罚也罚不到她身上”

良久,萧俊硬着头皮说道。

梦溪端着茶慢慢地喝了起来,却不言语。红玉又开始磕头求饶。

在梦溪看来,她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部门经理而已,替他管理后院的这些女人,这院子里的女人多一个,少一个都与她无关,重要的是这些女人得怕她,以后才好调教。

事情闹到这地步,她已打算让二爷收了红玉,不过是多一个手下而已,这部门经理又不是铁饭碗,谁能争谁就去争,她才不怕呢,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她自已打碎了。

虽决定收了红玉,但她要在心理上打压红玉,现在每拖一刻不处置红玉,红玉心理上的压力就会增加一分,她要让红玉以后想起今天就胆战心惊,要让红玉从心理上屈服,以后才不会仗着萧俊的宠,爬到她头上去。她今天也要折了二爷的尊严,这古人讲究男尊女卑,堂堂世家少主,怎可当着下人的面承认因自己喜欢一个丫鬟而做出苟且之事?向一个女人低头,折辱了身份。

红玉此时额头已磕出了血,连苏嬷嬷也有些不忍了,开口求情,梦溪这才缓缓放下茶杯,抬头对着二爷那暴怒的目光,轻声问道:

“二爷刚才说不是红玉的错,能否当着苏嬷嬷的面与妾说清楚些,难道不是红玉勾引了二爷?”

任你萧二爷是铁打的骨头,我李梦溪今天也要折了他!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