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六章 收房

时间:2021-10-14 21:36:25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一场争斗,梦溪举起轻落,让二爷收了红玉,峰回路转地拾掇了残局,一时间,萧俊竟没反应时回来,良久,才低声地说:“这事以后反正吧,这个时候,切记再为这点小事去打搅奶奶”萧俊还真没考虑过收红玉做妾,他本非好色之徒,自幼便被当作家主培养,凡事更是讲求一他本是不欺暗室之人,实在是被这半月之期的事气昏了头,才做出这有失体面的事情,让梦溪抓了把柄,红玉今天因他吃了苦,他想着以后给红玉找个体面点的夫婿,多陪些嫁妆当做补偿,就是天大的恩赐了,怎么能收房呢?。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收房小说

一场争斗,梦溪高举轻落,让二爷收了红玉,峰回路转地收拾了残局,一时间,萧俊竟没反应过来,良久,才小声说道:

“这事以后再说吧,这个时候,不要再为这点小事去打扰奶奶”

萧俊还真没想过收红玉做妾,他本非好色之徒,自小便被当做家主培养,凡事更是讲究一个规距,平日御下甚严,封建尊卑思想在他骨子里是根深蒂固的,这奴才就是奴才,天生就是伺候主子,讨主子欢心的,怎能翻了天做主子?平日里更不屑这等苟且之事,他身边的婢子,一但被他发现存了别样的心事,就会被立刻赶出府去,要不怎么被称做冷面阎君。

他本是不欺暗室之人,实在是被这半月之期的事气昏了头,才做出这有失体面的事情,让梦溪抓了把柄,红玉今天因他吃了苦,他想着以后给红玉找个体面点的夫婿,多陪些嫁妆当做补偿,就是天大的恩赐了,怎么能收房呢?

但见梦溪连和他商量都没有,便直接让人按姨娘的标准待红玉,颇有牛不喝水强按头架势,她不是应该嫉妒他收房,铁了心治红玉于死地的吗?怎么转眼间竟成强让他收房?一种不能撑控一切的感觉,让他非常郁闷,想起刚出口的话,更是怒火中烧,但此时对梦溪的强势竟心生怯意,不想再硬去招惹。

何况他刚刚当着乳娘的面,明说了喜欢红玉,两人也确实有了肌肤之亲,这可是他赖不掉的事实,如果梦溪不答应也就罢了,但梦溪竟主动让他收房,他现在敢说个不字,不说红玉会不会寻死觅活,光乳娘这一关就不好过,定会给他扣上个什么薄情寡义、始乱终弃的大帽子。

梦溪提出回老太君,也是合情合理的,这事处理的有条不紊,头头是道,她一切都依规距来的,让他无懈可击,更没有反驳之地,万般无奈之下,便想起了他在生意场上百试不爽的“拖字诀”。

“二爷怎么能说这是小事,红玉毕竟是黄花姑娘,怎么能这么没名没份是跟了二爷,万一有了二爷的子嗣,那妾的罪过就大了,再者说,这样做,也不合我们这样人家的规距体面。妾还是去求老太君成全的好”

说白了一名话,你萧二爷既然碰了人家黄花大姑娘,当然要负责任了,我这是在给你擦屁股,你别不知好歹。

萧俊这个气啊,你现在想起她是一个黄花姑娘了,刚才进屋时怎么有脸坐在那等着看我们那啥那啥呢?就不知道她是黄花姑娘,当着人面做会害羞吗?你当我是三岁的童子鸡啊,不过抱一抱怎么就会万一有了子嗣?但这话是万万不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的。

抬眼扫了一圈,红珠红杏正小心翼翼地收拾着地上的茶杯碎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对上乳娘和梦溪虎视眈眈注目礼,他明白这去上房回老太君是躲不过了,提到老太君,他忽又想起她平日的心机,竟担心她到了老太君那又会使什么手段要了红玉的命,于是点头说道:

“这样也好,正好我的病也养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是身体虚弱而已,好久没给奶奶请安,也想奶奶了,我也去上房一起看看奶奶,红珠!更衣”

说着不理屋里几人惊异的眼神,命红珠伺候他更衣。

“二爷的手还流着血呢,这大热天的,二爷体弱,去了白白让老太君担心,这事只妾一个人去就好,妾一定把二爷想念老太君的话带到。”

梦溪见萧俊兀自不理手上的伤,急着要和她去上房,他手上有伤,去了上房可有好看的了,于是好心地提醒他,但她可没有做人家妻子的觉悟,认为此时这伤应该由她来包扎,虽然前世是学医的,但这是小儿科,用不着她这个大博士。

众人这才想起萧俊手上的伤,红珠忙放下手里的活,拿了药箱,给萧俊包扎起来,萧俊看着手上的伤也犹豫了起来,想着去了上房和老太君没法交待,正想开口说不去了,转头对上梦溪眼里闪过的那一丝玩味,竟忍不住心惊肉跳起来,于是冷冷地说道:

“一个大男人,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

二人在丫鬟婆子的搀扶下来到寿禧堂时,老太君、大太太等人都已过来了,早传了午饭,正在那说着闲话等着。

大老爷和大爷一起出去了,萧韵今天没去塾里,便过来陪老太君一起吃午饭,这几天属他来的勤快,主要是惦记着二嫂孝敬给老太君的饭菜,哪真是人间美味,见二哥二嫂一起进来,也吃了一惊,忙起身见礼。

二人点头回礼,又上前给老太君、大太太请了安,老太君见萧俊进来,忙叫侍书把椅子挪到她旁边,并垫了厚垫子,才让萧俊坐了,刚坐下,老太君一把抓住他的手说道:

“俊儿,这大热天的,不在房里好好养着,怎么就过来了,看这脸白的,都出汗了,溪儿身子还弱着,再要有个什么差池,叫奶奶怎么活啊!”

又转头责备已坐下的梦溪:“溪儿怎么也不劝着点二爷,就让他这么跑出来了”

梦溪忙起身上前朝老太君回道:“老太君教训得是,孙媳记下了,孙媳刚刚也劝过的,只是二爷说好久没有给您请安了,很想您,硬是来了,劝不住的。”

萧俊见老太君着急,忙解释说:

“奶奶,俊儿的身子真的没事了,想是躺在床上时间久了,才觉得身上没力气,多出来活动活动,晒晒太阳好得快些,俊儿真的想您了,刚刚俊儿是坐轿子过来的,不碍事,再说,俊儿是大男人,就哪有那么衿贵”

老太君又心肝宝贝地说了一会,连带着教训了梦溪几句,梦溪立在那句句应着。

抬眼发现萧俊另一只手上缠着药布,唬了老太君一跳,看向梦溪的目光也凌厉起来,忙问道:

“俊儿的手这是怎么了?”

大太太一听,也惊得站了起来,走过来拉起萧俊的手他细地瞧着,眼神扫过梦溪,闪过一道阴冷。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