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知秋

时间:2021-10-14 21:36:25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纳红玉的事,真把个萧俊气昏了,晚饭后直接来了西屋,他是一刻都不想看见那位二奶奶,梦溪更是一句苦苦挽留都也没,只命红珠把二他的寝具拾掇了,送进西屋,又盼咐红玉仔细侍候了。这时萧俊正斜靠在的床上,两腿泡在木桶里,红玉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给他揉着脚心,此时萧俊正斜倚在的床上,两脚泡在木桶里,红玉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给他揉着脚心,揉得萧俊心里越来越烦,昨天梦溪也是这么揉,他可是舒服到骨子里了,更是一夜好眠,他早认定,这么揉脚很好,是天大的享受,想着要在他后院大力推广哪,这才巴巴地让红玉揉,但红玉揉的怎么就没有梦溪揉的那种舒服到四肢百骸的感觉呢?。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知秋小说

纳红玉的事,真把个萧俊气昏了,晚饭后直接来了西屋,他是一刻都不想看到那位二奶奶,梦溪更是一句挽留都没有,只命红珠把二他的寝具收拾了,送到西屋,又吩咐红玉仔细伺候了。

此时萧俊正斜倚在的床上,两脚泡在木桶里,红玉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给他揉着脚心,揉得萧俊心里越来越烦,昨天梦溪也是这么揉,他可是舒服到骨子里了,更是一夜好眠,他早认定,这么揉脚很好,是天大的享受,想着要在他后院大力推广哪,这才巴巴地让红玉揉,但红玉揉的怎么就没有梦溪揉的那种舒服到四肢百骸的感觉呢?

红玉的小手软软的,力量也轻,揉得他脚心直痒痒,想让红玉唤二奶奶过来,张了半天嘴,终是说不出口,他在正妻房里,唤妾去洗脚还说得过去,但在通房屋里,唤妻过来伺候就不合适了,他现在不想不能也拉不下脸来回东屋--他的卧室,撇见红杏正在整理从东屋搬过来的东西,恍惚中竟有一种被赶出家门的错觉,那可是他住了十几年的屋子,他就这么冲冠一怒搬了出来,怎么竟象被人鸠占鹊巢似的。

瞅着这个正给他揉脚的他意外收的通房丫头,让他想起白天受到的逼迫,他只是想找事发作她,怎么就变成她逼他收房呢,红玉不是他想要的,看着眼前的红玉,就想起白天失去的尊严,终于脚下传来的麻痒让他再也受不了,一脚踢翻木桶,木桶倒在身上,泼了红玉一身的水,一屁股坐在地上。

“滚”

“二爷息怒,奴婢知错了,二爷息怒,奴婢知错了”红玉忙跪在地上边磕头边说。

虽然这么喊着,但她也不知她哪错了,只知道此时这个二爷再也不是中午的那个温柔多情的二爷了,心里不觉升起一丝苦涩,费尽心机得到的结果,却原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温情,她错了吗,错在哪了?

红杏也惊得停下手里的活,立在那,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发了火,她感觉二爷自病好后,就象换了个人,有些喜怒无常了,见二爷无力地躺在那,闭目不语,忙过来拉红玉,红玉哪敢起来,白天的她已成了惊弓之鸟,此时哪还禁得起二爷的一通发作,跪在那早已六神无主。

见红玉不敢起,红杏也不敢硬拽,只得小心翼翼地收拾着地上。

良久,才听二爷闭着眼说道:

“收拾了,都下去吧。”

红杏应了声,忙拎起木桶走了出去,红玉此时一身湿湿漉漉的,不知是不是也该跟着出去?跪在哪轻轻叫了声:

“二爷,奴婢…”

萧俊不耐地挥挥手:“你下去吧,今儿不用你伺候”

红玉此时不亚于吃了黄连,让她下去,她去哪,再去佣人房吗?那明天传开了去,所有的体面可都没了,哀怨地看了二爷一眼,慢吞吞地挨向门口,颤抖的手扶着门把,她是真没勇气打开这扇门,终于听到二爷的声音传来:

“回来吧,你今晚在软塌上歇着吧”

“谢谢二爷”红玉如蒙大赦似的快步地返回屋里。

……

梦溪兴致勃勃地坐在椅子上,眼睛亮晶晶地瞅着她今天的战利品—新买的四个丫鬟,下午就给她们重新取了名,本想用棋、琴、书、画,想起老太君房时的四个大丫鬟就用了这四个字,于是用了春、夏、秋、冬,分别叫知春、知秋、知夏、知冬。

有萧府最高领导人--老太君发话,办事效率就是高,让她头疼很久的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本来,今天梦溪挑完丫鬟,大太太的意思是先放在她那学几天规距,再送过来,这也是老太君的意思,但梦溪担心,学几天规距不要紧,怕大太太把她们教“坏”了,这可是她的贴身丫鬟,是她以后在萧府壮大起来的班底,便偷偷求了苏嬷嬷,要她亲自调教,这苏嬷嬷见二奶奶以正妻的身对她都恭恭敬敬,不象二爷的那几个姨娘,仗着二爷的宠,眼睛都长到了天上,哪敬过她一分?心里本就喜欢,今儿又见她在老太君面前这么受宠,哪有不答应的,大太太听苏嬷嬷要亲自调教,苏嬷嬷可是老人了,在老太君面前都很有体面,更别说她是萧俊的乳娘,替二奶奶调教丫鬟正合适,也找不出什么借口推脱,只得应了,这样便定下了这四个丫鬟白天在苏嬷嬷那里学规距,晚上过来伺候梦溪。

四个丫鬟中,梦溪最满意的是知秋,这知秋姓李,本名叫李翠,年芳15,五官清秀,聪明伶俐,整一个小家碧玉,梦溪第一眼见她,就被她忽灵灵直闪的大眼睛吸引,又听她说会识字,便让写了,结果发现她写得一手漂亮字,想也不想就买了回来。

过后回过味来,觉得这李翠看起来一点都不象奴婢,心里倒有些不踏实了,担心她有什么背景,晚上便把这四个丫鬟叫了来,吩咐坐了,四人哪里敢坐,二奶奶一瞪眼,强迫坐了,这才逐个问起她们的身世来。

原来,这李翠真就不是奴婢出身,她本是一个书香世家的小姐,家原来住在平阳城西郊,由于近几代只出了几个举人,家道逐渐中落,到了她父亲这一代,已经没有田产地亩维持生存,父亲几次应试不第,逐渐心灰意冷,于是改行医,在族人的帮助下,开了个小中药堂,倒也能维持温饱,以后又娶了一房妻子,生了她们兄妹二人,哥哥李度,妹妹李翠,妻子也在生李翠时难产死了,李老爹本是至情之人,竟没再续弦,平日里教一双儿女读书识字,一家人到也其乐融融。

李度前几年参加了童试,中了生员,但可能是他们老李家祖坟不好,没有冒青烟,自从中了生员之后。李度连续几次参加乡试,竟都名落孙山,这李度科考不行,经商倒很有头脑,屡试不中,又加上李老爹年纪也老了,便死了心,帮李老爹打理起药堂的生意。

常言道,女大十八变,这李翠长到笄鬓之年,已出落得婷婷玉立,为人聪明伶俐,俨然一个小家碧玉,李老爹更是顶在头上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对她是爱如珍宝,谢绝了许多上门提亲的媒婆,一直想让女儿自己挑一个喜欢的乘龙快婿。

这一天,李度出门办事,药堂里人手不够,李翠向往常一样,来前堂帮父亲配药,正配着药,乡里出了名的恶霸张大毛拿着药单子推门进来,给爱妾抓药,抬眼看到如花似玉的李翠,一时惊为天人,想不到的这鸡窝里也能飞出金凤凰,这平日里看着窝窝囊囊的李老爹,家里竟藏着这么一个水灵灵小美人,真是天助我也,这张大毛痴痴地盯着李翠直流口水,早忘了抓药的事。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