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三章心痛

时间:2021-10-14 21:36:26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三爷见二婶叹息,顺口问二婶怎么了?梦溪顺口说会觉得萧家的祖训真很奇怪,未曾想三爷竟又说出来一条更令人惊叹的祖训:“萧氏族长的嫡妻要是嫡女”三爷一句话,啊语不令人惊叹死不息。梦溪听此此言,脸色一瞬间惨白,“萧氏族长的嫡妻要是嫡女!”那她如何在萧府立足于?“二嫂,二嫂您怎么了?”。

>>>《祖训》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心痛小说

三爷见二嫂叹息,随口问二嫂怎么了?梦溪顺口说觉得萧家的祖训真奇怪,不曾想三爷竟又说出一条更惊人的祖训:

“萧氏家主的嫡妻必须是嫡女”

三爷一句话,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梦溪闻听此言,脸色瞬间惨白,“萧氏家主的嫡妻必须是嫡女!”那她如何在萧府立足?她以庶代嫡能瞒过萧府上下所有的人吗?他日一旦揭穿,终是逃不过下堂的命运,想起新婚夜,她费尽心机弄出的元帕,不觉心中苦涩,早知逃不开的结果,何苦费那心事,弄出这劳什子,真是机关算尽一场空,哪还有那争强好胜之心?

“二嫂,二嫂您怎么了?”

见二嫂神色不对,三爷关心地问道。

“忽然有些头晕,想是逛了一个下午,又被这大毒日头晒久了,回去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三叔少坐,我先去了”

梦溪说完,不等三爷开口,便站起身来,哪知猛然间站起来,竟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二嫂!”萧韵忙喊了一声,伸手一把扶住了二嫂。

梦溪靠着三爷的肩膀,微闭双眼,喘息了一会,稳了稳心神,终于站稳了脚,正想推开他的搀扶,转身离开,忽然感觉周围的空气凝结起来。

“二哥…”

听到萧韵的叫声,梦溪顺着的他的眼光望去,只见二爷背着手,立在亭边,黑着脸瞧着他们。

“二哥,二嫂刚刚有些头晕,我…”

“韵儿,明年马上又要应试了,还想落第不曾?不用去学塾,也该在家里常常温书,怎么净想着出来耍儿,还不快回书房!”

萧俊冲着三爷不温不火的说道。

“二哥,我…”

“还不快走”

萧韵还想说什么,但他生来便惧怕这位冷脸的二哥,虽然心里惦记着二嫂的身体,但想到有二哥在也没他啥事,只得应了声,不甘不愿地走了。

望着萧韵离开的背影,梦溪不由苦笑,真是坏事做不得,一伸手,就被抓了,老天爷这么不厚道?把我弄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却一点运气也不给我!

转念又想,不对,我根本没做坏事啊!虽然想着她没有做坏事,但看到二爷那黑得泛青的脸,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免得这个冰山误会,毕竟他们是要在同一屋檐下朝夕相处的,想到这,朝走过来的萧俊说道:

“二爷……”

萧俊一步一步地走上前来,审视着眼前这个和他拜过堂的风华绝代的脸色苍白的女人,脑海中闪过洞房夜元帕上的那一朵小小的梅花,好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

不等梦溪说话,已来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凤眸一转,恍然射出一道寒光,逼视着梦溪的眼睛:

“好!好!真好!爷我的床儿还没捂热呢,这么快就想上三爷的床了!嗯?”

“二爷请自重,妾是二爷的妻子,二爷辱了妾是小,玷污了二爷的名声就不好了”

梦溪闻听此言,心头大怒,世上竟有这么喜欢戴绿帽子的人!清冽的眼神直视着二爷,冷冷地说道。

“李梦溪,你这个贱人,不配作我萧俊的嫡妻,不配作萧家的当家主母,别以为在这府里有老太君宠着,就可以无法无天,爷我心里雪亮着呢,早晚会把你休出萧府!”

又转头冲端着盘子立在一旁,早已呆若木鸡的知秋说道:

“送你们二奶奶回屋,好好守着,在萧湘院安分守已地呆着才是本份,再惹出什么事来,别说我揭了你的皮!”

早知他不是良人,早知他靠不住,早知贪爱沉溺便为苦海,所以不敢投入感情,怕到最后伤到自己的心,可心还是痛了,心头泛起那如蚁虫吞噬般的痛,让梦溪感到阵阵无力,她不过一缕幽魂,只是想在这萧府有一席安身之地,到现在才明白,这竟是奢望,就象挂在天边的那颗星星,遥不可及。

望着二爷远去的背影渐渐地模糊,这一刻,梦溪感觉到从来没有的孤寂,好冷,好孤单,对了,我还有知秋,知秋,知秋怎么也不上来扶她,难道她也和二爷一样弃她而去了吗?怎么听着知秋的呼唤声越来越遥远了呢……。

梦溪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她正躺在床上,努力地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却恍如隔世。

“二奶奶醒了?可吓死奴婢了,知春快去回秉二爷,二奶奶醒了”知秋见二奶奶睁开眼睛,高兴地叫着。

梦溪听她让知春去通知二爷,刚想阻拦,知春已飞快地跑了出去。

“我怎么在这?”

还记得她刚刚在亭子里。

“奶奶刚刚晕倒了,是奴婢喊了两个婆子把奶奶背回来的,二爷传大夫瞧过了,大夫说,奶奶只是操劳过度,刚刚又急怒攻心,今后只要好好将养便是,还开了方子,抓了药,刚煎好,二奶奶快趁热喝了。”

知秋边说边将梦溪扶起,接过知夏端过的一碗黑糊糊的药汤,要喂梦溪喝。

梦溪看着这黑糊糊的药汤,直皱眉,想起前世的药丸来,要是能制成药丸,吃起来就方便了。

“倒掉吧,太苦,我喝不下去”

“二奶奶使不得,这是知夏亲自熬的,奴婢也知道这药很苦,可常言道,良药苦口利于病,二奶奶不喝,这病怎么会好?不管怎么,二奶奶都不能作贱自己的身体,来,先喝了,知夏,去给二奶奶沏碗糖水来!”

看着知秋一脸苦色,梦溪想想,觉得她说得也对,再苦也不能和身体过不去,先喝了,以后再想办法做药膳才是,于是点头说道:

“端过来吧,就这一副,以后别再熬了”

梦溪闭着眼睛,一咬牙,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了,起紧接过知夏递过了的水,漱了口,吐到知冬递过的痰盂里,这才长长出了口气,伸手从知夏端的盘子里拣了一个蜜饯含在嘴里,一抬眼,看到知春期期艾艾立在门口,便问道:

“什么事?”

“回二奶奶,二爷,二爷在西屋里,说,说让二奶奶好好将养”

“对了,听二奶奶晕倒了,刚才老太君打发知画来瞧过了,当时二奶奶还没醒,老太君让知画转告二奶奶一声,叫二奶奶好好将养,这两天就不要急着去请安了,老太君还说,二爷、二奶奶的身体都不好,原订的明天拜宗祠的事情,暂时先很后拖拖,日子以后再订”

知秋听了知春的话,怕二奶奶伤心,忙转换了话题,熟不知她无意间说出了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