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四章 开中药堂

时间:2021-10-14 21:36:28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一行人到了知秋家,梦溪让家仆给知秋的兄长李度传了话,便命家仆在外面候着,她和知秋、春柳进了里门,这时,李度早以得信迎了出,他前天就接了信,还我以为只妹妹一人回去,没想起妹妹的主子也一同来了,听了妹妹的详细介绍,大吃一惊,忙跪下在地:“李度给二奶梦溪伸手虚扶了一下:。

>>>《祖训》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开中药堂小说

一行人到了知秋家,梦溪让小厮给知秋的兄长李度传了话,便命小厮在外面候着,她和知秋、知春进了里门,这时,李度早已得信迎了出来,他昨天就接了信,还以为只妹妹一人回来,没想到妹妹的主子也一起来了,听了妹妹的介绍,大吃一惊,忙跪倒在地:

“李度给二奶奶磕头,二奶奶对李家的大恩,李度没齿难忘”

说着,绑、绑、绑磕了三个响头。

梦溪伸手虚扶了一下:

“李兄,快快请起,知秋自从跟了我,象我的亲妹妹一样,李兄不要见外”

李度这才起身,撩起门帘,让二奶奶等人入内,一迈进屋门,梦溪才明白什么叫做家徒四壁,说是屋子,只能遮风避雨而已,一张床,两床破棉被,一扇木窗,破碎的窗户纸随风摆来摆去,更显屋内的凄凉,知秋一见李老爹,紧走几步上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李老爹哭了起来。

李度忙过去扶起知秋:“妹妹快起来,你这样,爹爹会更伤心”

李老爹看到女儿回来,早已激动的说不出话了,颤抖的手一个劲地拽知秋起来,知秋这才起来,握着老爹的手倚在床边,好半天,李老爹才说:

“快给二奶奶看坐,二奶奶请恕老夫卧病在床,不能给二奶奶见礼,二奶奶能让翠儿回来见老夫一面,老夫这辈子死也瞑目了,二奶奶的大恩,老夫来世定当做牛做马相报”

李老爹说着也是老泪众横。知秋听了这话,又跟着哭了起来。

李度听了李老爹的话,搬过屋子里唯一的一把破椅子,用衣袖擦了擦,让二奶奶坐。

梦溪看了看,感觉她要真坐上去,这椅子马上就会散架,不坐吧,李家人一定会更不自在,于是便虚坐了上去,暗叹一口气,这真比站着还难受,知春把手里拎着的糕点递给李度。

梦溪和李度聊了一会生意上的事情,听李度说得头头是道,又见他面象憨直,不似那奸诈之人,心里便认定了原来的想法。

梦溪虽有这开药堂想法,因他不知李度的为人怎样,想先见见人再说,便一直没和知秋说,毕竟这不是小事,若所托非人,那后果不堪设想,今个儿见了人,这事也便定了下来。

于是又和李老爹聊起了医药方面的事情,李老爹听二奶奶的见识,更一惊,想不到,一个足不出户的女流之辈,竟然懂这么多医术和药理,拿些他平日不懂的问题相问,二奶奶都能有条有理地说出,每每令他有茅舍顿开之感,更让李老爹惊叹不已,把二奶奶崇拜得上了天。

梦溪今天也是有意地展露才华,为得是征服李家父子,见李老爹完全信服了她,又命知春把早准备好的丸药送给老爹,这是她这几天听知秋描述老爹的病情,揣摩着配制出来的,让李老爹服下试试,这李老爹原以为自己已离死不远了,今个儿见了二奶奶,听了她的谈吐见识,早对她的医术深信不疑,看她送来的丸药,他也知这丸药的昂贵,那有怀疑,觉得他这是真遇到了贵人有救了,只恨他现在起不了床,不能给二奶奶磕个头道声谢。

梦溪又问起李度现在做什么事,李家父子一听,都叹了口气,原来这李度因老爹的病需要人照顾,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毕竟是读书人出身,做不了体力活,找作生意跑堂的,都有时间限制,照顾不了老爹,两人一直这么坐吃山空,家里能卖的都卖了,现在花得还是知秋的卖身钱和她前二日子托人送来的钱,李老爹每天都要喝药,眼见着又要断顿了。

梦溪一听这话,暗自欣喜,倒不是她没有同情心,而是高兴她来的正是时候,这雪中送碳可比锦上添花更能收买人心。于是把她开药堂的想法说了,想让李度这几天出去寻一处药堂先兑下来经营,以后她再配些独家的丸药送过去,慢慢地扩大生意,并承诺这个药堂,她出钱出秘方,李家人经营,给李家父子二层股权,李家父子包括知秋一听都惊呆了,不敢置信地望着二奶奶,李度用力地掐掐大腿,当确信二奶奶说得是真的时候,和知秋双双给二奶奶跪下磕头,梦溪忙让他们起了身,李老爹让李度取来了笔墨,当即写了卖身契,签了字画了押递给二奶奶。

梦溪接过一看,竟然签的是死契,想这李老爹也是书香世家,怎肯为人家奴,那知秋也是以死相逼,答应签活契,老爹才同意卖的,但今天却毫不犹豫地签了死契,而且是父子两人的,卖身给她李梦溪,不是萧家,这令她感动得差一点把卖身契给撕了,转念一起,她现在毕竟孤身一人,防人之人不可无,有这一纸文书,总能防个万一,这李家父子要是真的对她忠心,那这就是废纸一张,她是不会把他们看成家奴的,她毕竟是现代人,骨子里是拥护人权平等的,观念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尊卑,想到这,收了卖身契,刚想说话,就听外面吵闹起来,李度正想出去看,门被一脚踢开,张大毛大踏步走了进来。

原来当日,张大毛听说李翠卖给了萧府,跑到李家骂了半天,看看李家已折腾得家徒四壁,没什么油水了,也就此死了心,没什么想头了,毕竟,萧家跺跺脚,平阳城都会抖三抖,咳簌一声,整个平阳都会感冒,哪是他这不入流的小鳖三惹得起的。

今天正和几个胡朋狗友在街上溜答,看到李家门前有辆华丽的马车,一打听,才知道是卖出去的李翠回来探亲了,才卖出去几天,就能回来看父母,那有那么好说话的主子,一定是爬上了主子爷的床,主子爷趁着新鲜劲宠着,才让回来,这样想着,不觉生起一股无名的妒意,立时怒火中烧,带着几个人过来,要羞辱李翠一番。

要说,他是万万不敢得罪萧家的,一来是他认为萧家即使收了李翠,顶多是一个通房丫鬟,这李翠回门受了辱,回去也不一定敢和萧家说,即使说了,萧家也不会为个通房丫头出头的,说不准会埋怨李翠生性风liu,到处招惹事非。二来也是冲天的妒意蒙蔽了他的心神,对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一想着李翠跟了别人,不觉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一脚揣开门进屋,指着李翠破口大骂。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