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五章 拜宗祠

时间:2021-10-14 21:36:31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梦溪睡得正香,便被慕白硬给拽了出来:“二奶奶,醒醒,快醒醒,今个儿要拜宗祠了”“嗯,两分钟,就两分钟”“两分钟?二奶奶,两分钟是什么”慕白一句问话赶走了梦溪的睡意,终于等到忆起她身在中国古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睛,望着慕白:“什么时辰了?了过了卯时“噢,是我梦见了一口钟,萧家宗祠里有钟吗?”。

>>>《祖训》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拜宗祠小说

梦溪睡得正香,便被知秋硬给拽了起来:

“二奶奶,醒醒,快醒醒,今个儿要拜宗祠了”

“嗯,一分钟,就一分钟”

“一分钟?二奶奶,一分钟是什么”

知秋一句问话赶跑了梦溪的睡意,终于想起她身在古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知秋:

“什么时辰了?已经过了卯时,二奶奶快点起来,虽然不用去请安,但还得上大妆,很费时辰的,对了,二奶奶,你刚刚说的什么一分钟,奴婢怎么不明白”

知秋一边伺候二奶奶穿衣,一边问。

“噢,是我梦见了一口钟,萧家宗祠里有钟吗?”

梦溪一边闭着眼伸着手让知秋穿衣一边瞎说道。

“奴婢也没进去过,二奶奶既然梦到了,也许有吧,今天去看看就知道了,可惜不让奴婢跟着进去”

“里面都是些死人,没什么好看的,你进去做什么?”

梦溪随口说道。知秋睁大了眼睛,看着二奶奶,这二奶奶胆子是什么做的?连老祖宗也敢裘渎,自觉地闭紧了嘴吧。

终于穿完了外衣,知秋扶二奶奶下了床,穿上鞋子,知春已将洗脸水端了进来,在知秋的服伺下洗漱了,知春将床铺收拾妥当,这才开门叫早已在门外候着的婆子进来给二奶奶上妆。

梦溪坐在那象木偶似的,任婆子在她脸上涂啊抹啊,这那是上妆,简直是在装修一面墙,终于婆子们停下了手,梦溪向镜子里望去。

靠,整一个女鬼,去宗室祠堂拜见那些老鬼,倒正对路。

婆子退下后,知秋扶起二奶奶,帮她换上已准备好的大红牡丹锦缎礼服,又带上了那约有几斤重的凤冠,接过知秋递过的帕子,端庄地坐在那。

一会儿,丫鬟过来报,辰时到了,老太君传话,让二奶奶过去,知秋忙点头应了,命丫鬟去传话让外面的人准备,自已扶着二奶奶,出了东厢。

一行人先去正房给二爷请安,萧俊今个也起的很早,看着被知秋搀进来的盛装的二奶奶,一时竟有些恍惚,好半天,红珠在背后悄悄地推他,才发现,二奶奶正给他见礼,还福在那,忙说道:

“起来吧”

“谢二爷”

“拜宗祠的礼仪都记下了,当着族人的面,别出了什么差错,失了体面”

“婢妾都记下了,谢二爷关心”

梦溪抬眼望去,二爷正看向她,两人的目光不期而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忽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了,梦溪尴尬地站在那,好半天,萧俊咳了一声说道:

“老太君、大老爷和族人们都等着,二奶奶快过去吧”

梦溪又道了安,转过身,缓缓地走了出去,似乎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叹息。

外面早已备好了轿,抬轿的人由素日的婆子换成了四个小厮,知秋扶二奶奶上了轿,放下轿帘,一旁的婆子喊了声:“起轿”

四个小厮抬着轿子缓缓地出了萧湘院大门,不是向寿禧堂的方向,而是直接去了外客厅,左转右转的,来到了外客厅的大门前,早有等候的礼仪婆子过来打起轿帘,扶二奶奶下了轿,知秋跟后面。

进了门转过一道紫檀木雕刻三阳开泰屏风,梦溪抬眼望去,厅上已坐满了人,主位上坐着一位花白胡须的人,老太君和大老爷都坐在下首,梦溪猜想这就是萧氏家族的族长了,在礼仪婆子的引见下,梦溪缓缓地上前给族长磕了头,又敬了茶,这就意味着,她这个媳妇被萧氏家族认可了。

接着梦溪便在婆子的指引下,一一地拜见族里的主要成员了,梦溪根本不记得婆子介绍的那些人的名子和身份,只知道一个劲的磕头磕头,她这时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古人冲喜时要用公鸡代替,她感觉到现在要在她跟前撒把米,那绝对是只鸡,再来只公鸡,真是绝配。

终于,在梦溪已头昏眼花,眼看要支撑不住时,拜完了最后一个客人。

由婆子扶着,回到了正堂,早有丫鬟拿过一个蒲团摆好,婆子扶二奶奶在上面跪了,开始听族长训戒,族长竟讲起了萧氏家族的“血泪史”,梦溪直直地跪在那,象一尊雕塑,看着族长的嘴一张一合,那声音仿佛仙乐一样左耳进了,右耳出去,一句也没听懂,族长也在暗叹,萧家的这个未来当家主母也真够端庄。

慢长的“血泪史”终于讲完了,这时有人来报,吉时已到,请二奶奶去拜宗室祠堂,众人这才起身,鱼惯而出,梦溪被扶上了轿,向祠堂抬去。

到了宗祠前,梦溪被扶下轿子,站在轿前,抬眼望去,只见一道红墙及层层松柏,映衬着那金碧辉煌,错落有序的建筑,正殿在月台之上,两边是汉白玉的拱桥,此时,那暗红色的大门已被徐徐打开,族长先进去拜祭了,出来后,站在月台上大声召唤:

“萧世家族第七代未来当家主母,萧俊之妻李氏进宗祠拜见列祖列宗”。

在礼仪婆子的提示下,梦溪松开婆子的扶持,两手抱握,平端在胸前,挺了挺身子,缓缓地登上月台,一步一步走进那神秘肃穆的宗祠,萧氏家族的人看着梦溪从容淡定的背影,不疾不徐的脚步,不仅暗赞萧家这位未来主母的雍容大度。

一步一步登上那月台,这一路,本应有他陪伴,可如今却是她一个人独舞,从她被扶上喜轿的那一刻,喜队里就没有原本应骑着高头大马来迎亲的他,此后一路走来,那个人除了陪她磕了三个头,就一直是她一个的独舞,她感觉,如果这场华丽丽的婚礼算是一场戏,那她就是那个唱独角戏的小丑,一个人的舞,真的很累。

每登一个台阶都多一份沉重,梦溪感觉那大红的喜服和沉重的凤冠就象枷锁一样,禁固着她的身体和她的心,身背如此沉重的撩铐,让她如何能够光着脚丫跳舞。

大殿里显得格外的阴森昏暗,梦溪站了好一会,才看清眼前的一切,看着萧氏祖先的一个个牌位,迎面墙上一张张画象,这便是萧氏家族的历代祖先了,环视了一周,目光对上迎面正中的那张画象,隐隐约约竟有些神似萧俊,这便是萧氏的老祖宗吧,梦溪恍惚中觉得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背后不觉渗出了冷汗,稳了稳心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上前取过案上的香,在油灯前点燃,并没有按嬷嬷教的礼仪去叩拜,而是直接跪在了地上的蒲团上。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