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九章 停药

时间:2021-10-14 21:36:32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知秋听二奶奶问到银子的事儿,简单的地回了药堂用银子的情况,梦溪一听仅三十多两银子,失落地地说:“那个,怎么才这么点”“二奶奶要做什么,婢子明日去哥哥那再取些回去”“先这么着吧,你说春柳她们几个,我们现在的就院里的东西凑合着用吧,的话总管的不知秋心中很不满大太太,但想到今天二奶奶被大太太在萧安面前折腾的样子,就知道在目前的形式下,不忍也得忍,谁叫她家二奶奶摊上了一个恶婆婆呢,她们要是忍不住闹起来,不好看的是二奶奶,受苦的也是二奶奶,二爷是不会给她们撑腰的,虽有老太君宠着,但老太君早已不管这些琐事,也不能总拿这些琐事去烦老太君,所以尽管心里难过,但也认了二奶奶的做法,忍一时风平浪静,二奶奶这么好的人,终有出头的那一天。。

>>>《祖训》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停药小说

知秋听二奶奶问起银子的事儿,简单地回了药堂用银子的情况,梦溪一听仅有三十多两银子,失望地说道:

“那个,怎么才这么点”

“二奶奶要做什么,奴婢明天去哥哥那再取些回来”

“先这么着吧,你告诉知春她们几个,我们现在就院里的东西将就着用吧,如果管事的不送来各月的份例,缺了也别到账房去要,等药堂睁了钱,我们出去买就是,这段日子紧着点吧,那点银子,你先用来打点门上和各院的丫鬟、小厮们,不够的话,我嫁妆中那些锦缎之类能送人的都挑了用吧,你们的,我以后是少不了的,目前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先把药堂开起来,别的,都以后再说”

“二奶奶……,奴婢知道该怎么做,奴婢这就告诉知春她们,以后不再给二奶奶添乱”知秋哽咽地说。

知秋心中很不满大太太,但想到今天二奶奶被大太太在萧安面前折腾的样子,就知道在目前的形式下,不忍也得忍,谁叫她家二奶奶摊上了一个恶婆婆呢,她们要是忍不住闹起来,不好看的是二奶奶,受苦的也是二奶奶,二爷是不会给她们撑腰的,虽有老太君宠着,但老太君早已不管这些琐事,也不能总拿这些琐事去烦老太君,所以尽管心里难过,但也认了二奶奶的做法,忍一时风平浪静,二奶奶这么好的人,终有出头的那一天。

那知夏、知冬听知秋详细地诉说起厅上的事,心中愤恨不已,但也知今天是她们的鲁莽让二奶奶遭了罪,二奶奶反倒尽量护着她们的周全,两人心里暗自后悔自己太不懂事,此后,几人在萧府中行事处处都加了小心,更加尽心尽力的护着这个东厢,这个二奶奶,这四个丫鬟和二奶奶倒真的拧成了一股绳。

自从半月之期一满,二爷就象鱼儿得了水,鸟儿出了笼,圈禁的人终于获得到了自由一样,兴奋不已,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他自己都不清楚,总之他觉得那十五天,他是被人强迫的,他堂堂七尺男儿,萧府未来的家主,竟被个小女人强迫留在上房,过着圈禁一样的生活,简直是他人生中的奇耻大辱,更让他忍受不了的是他每每面对她时,便会有一种他无法撑控感觉,这让他喜怒无常,他不要这种感觉,他要逃开这种感觉,所以十五日一满,他便象脱缰的野马似的逃离正房。

这几天二爷不是在张姨娘的竹园,就是在李姨娘菊园,这不,他已经在菊园连续住了六天,自从二爷一出上房,便再没去见过红玉,不过是赌气抱了一个丫鬟而已,竟被强迫收了通房,红玉就象一根刺,埂在心头,看到她,就会想起那天他不得不低头的事儿,想起那天他受的辱,更会想起她那云淡风轻的脸,红玉早搬进了玉园,但他这辈子都不会踏进玉园一步的,任她在那个院子里自生自灭好了。

李姨娘这几天,美的简直上了天,连给二奶奶请安都不那么准时了,要么就派人来说,伺候二爷,不能来了,偶而二爷不在她那,过来请安时也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对上二奶奶更是一脸得意,知秋、知春恨不能撕碎了那张脸,但见二爷默视这一切,二奶奶也由着李姨娘折腾,她一个做奴婢的,只有干看着,只好咬咬牙,再咬咬牙,忍着。

此时二爷正在菊园中,斜倚在李姨娘床边的软塌上,微闭着眼睛,李姨娘坐在地上的绣墩上正轻轻地给他揉着腿,看着大丫鬟白菊刚端进来的银耳白果粥,眼底闪过是一丝阴厉,二奶奶这是干什么?这几天无论二爷在那个园子,她都风雨不误地早上送一碗,晚上送一碗,而且每天都不重样,还有一套说辞,这粥补什么什么,那粥是用什么什么做的…,每当李姨娘看到二爷喝的津津有味,就恨得直咬牙,二奶奶这是变相地勾着二爷,让二爷记惦记着她的手艺,她的粥,也就记着她了,二爷虽然现在天天在菊园,可那也是在上房憋久了,等二爷喝惯了她的粥,对她上了心,那还有自己的好吗?

想到这,抬眼看了看闭着眼睛的二爷,暗暗酝酿了一下感情,转眼便做出一副凄楚的样子,哀怨地看着那碗粥,手上稍稍地加了点力。

萧俊感到李姨娘揉腿的力道突然变重,不觉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的李姨娘一副泫然欲泣模样,顺着她的眼光,也看向了那碗粥,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伸出手,指肚在李姨娘的秀唇上来回摩擦着:

“秀儿,又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二爷,没什么”

李姨娘被二爷的问话惊了一跳,忙转过脸,低下头,要藏起脸上的凄楚。

“说,什么事情”

李姨娘越是这样,二爷越觉得有事,伸手抬起了李姨娘的下巴。

“二爷,真的没有什么,婢妾只是心中惭愧,没有二奶奶那样心灵手巧,一手好厨艺,能每天做膳粥,为二爷调理身体,让二爷天天惦记着”

萧俊听了这话,眼前又浮现出梦溪那千古不变的从容淡的表情来,仿佛一切都可以云淡风轻,心头不觉升起一股怒气,脸顿时黑了下来,捏着李姨娘下巴的手指不觉用了力气。

他也不知为什么,自从她嫁进来,每每面对淡定的她,他便会象一只发了狂的野兽暴怒起来,每每一个回合,他便会在她面前拜下阵来,那是一种他无法控制的感觉,让他心惊,他号称冷面阎君,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这是父亲把他从小做为家主培养出来的结果,但每每面对那张脸时,那份修养便会无影无踪,他便会变得易暴易怒,从来,都是他掌控一切,他不要这种感觉,他要彻底地推毁。

此时眼前这碗银耳白果粥,仿佛就是梦溪那张淡定的面容,他即留恋她鲜美的味道,又恨不能新手砸碎,对!他要亲手摧毁那些能左右他情绪的事物,包括她,他是未来的家主,决不能有弱点,他的周围,决不能有他不能撑控的东西,他的世界,他做主。

李姨娘见二爷现出这副表情,知道她的话见效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二爷快别这样,是婢妾的错,婢妾再不敢了,婢妾明天就向二奶奶讨教,亲自下厨为二爷洗手做羹,好好地伺候二爷”

说着唰、唰、唰流下了几滴眼泪,当真是梨花一枝春带雨。

“白菊,把那碗什么粥端出去倒了,记得,以后二奶奶再送过来粥,不用过来回,直接倒掉,爷不喝她的粥”

对,她不过是一个会做饭的厨娘而已,他只是太迷恋于那粥的味道了,才对她欲罢不能,他从此不喝她做的粥,不去上房见她,看她还能无处不在地左右他?

白菊推门进来,应了声,将粥端了出去。

李姨娘见白菊将粥端了出去,心中闪过一丝得意,脸上仍是一副哀荣,却又忙推开二爷伸过来的手说:

“二爷快别这样,这粥可是二奶奶费了心事的,是给二爷补身子的,如果让二奶奶知道二爷在婢妾这没喝这粥,定会以为婢妾嫉妒不让二爷喝,婢妾恐怕死无葬身之地了”

“她敢!费了心事,她安的什么心?萧府中还差一个会做粥的厨娘不曾?”

看着眼前的李姨娘,他萧俊从来不缺女人,看,只要他勾勾手,就会有许多女人乐见其成的爬上他的床,在他身下承欢,眼前的李姨娘不就是吗,她是那样的顺他,敬他,怕他,爱他,从来都拿他当神一样。这样想着,一把将李姨娘抱在怀里,转身压在了软塌上,他要把对她的暴怒都发泄在眼前这个柔顺的女人身上,她不过是一个不守妇道,心如蛇蝎的女人罢了,他不稀罕!

“二爷,二爷,您轻些……”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