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一章 构陷

时间:2021-10-14 21:36:32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李大太太远远超过瞅见二奶奶回到后院,便走了上去,地说:“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是二奶奶,婢妾给二奶奶请安,二奶奶这么有雅兴,来逛园子”慕白见李大太太这么猖狂出言不逊,脸了青了。张嘴地说:“大夜间的,装扮成这个样子,想色诱谁啊”梦溪望着眼前这个一点儿也也没“大白天的,打扮成这个样子,想勾引谁啊”。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构陷小说

李姨娘远远瞧见二奶奶来到后院,便走了上来,说道: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奶奶,婢妾给二奶奶请安,二奶奶这么有雅兴,来逛园子”

知秋见李姨娘这么嚣张无礼,脸已经青了。张口说道:

“大白天的,打扮成这个样子,想勾引谁啊”

梦溪看着眼前这个一点也没有做人家二奶的自觉性的李姨娘,不仅暗叹,二爷的品味也太俗了吧,这也当宝贝似的,看得直叫人反胃,跟这种人争来斗去的,实在浪费了她的智商,看了一眼知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这是李姨娘的花铺?”

“不是,这原是一块草坪,二爷见这空旷,又离各个姨娘园子都近,便命人修整了,载种了些花,这样,大家饭后也可出来散步赏花,聚一聚。婢妾的园子在那边,就是那个种满***的园子,西边的那个小一点的便是玉园”

李姨娘一边指着,一边说着,见二奶奶只是顺着她的手指看,并没有说话的意思,又接着说道。

“二奶奶今儿怎么有时间到这来了,可也是,二奶奶每天够轻闲,有的是时间,哪象婢妾这么命苦,每天都要伺候二爷起居,这不,二爷喜欢花香,婢妾园子里的***要再下去一、两个月才能开呢,婢妾才来这里采摘,好回去熏熏屋子。”

李姨娘边说边露出一脸张狂的笑容。听了李姨娘的话,梦溪感到一丝厌恶,淡淡地说道:

“伺候二爷起居是做姨娘的本份,李姨娘竟敢自叹命苦,李姨娘心中可有主子爷,李姨娘若真不愿意伺候二爷,看在我们主仆一场的份上,敢明个儿回了老太君,远远地打发了李姨娘,也免得李姨娘在我萧家觉得委屈。”

李姨娘一听这话,脸立时抽了下来,一时得意,竟被二奶奶抓了把柄,想起她的手段,这个二奶奶平日看着不言不语,可她真要出手,那胆子可是大得包了天,因为红玉的事二爷都被她折腾得服了软,她好象一点也不怕二爷,闹不好可真敢把自己给折腾出府去,想到这,忙上前重新给二奶奶施了一个礼:

“二奶奶这是哪的话,婢妾嘴笨,不会说话,二奶奶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婢妾哪敢有怨言,婢妾一定会尽心尽力地伺候二爷,还请二奶奶宽恕婢妾”

“李姨娘知道就好,这人哪,贵就贵在知道自己的本份,好好伺候二爷,如果二爷再有什么闪失,出了什么差错,就是我不责罚,老太君也不会轻饶了你,听见了吗?”

梦溪说完,不待李姨娘说话,又回头冲着气鼓鼓的知秋说道:

“回去吧,这也没什么好花可赏”

李姨娘这个气啊,本来是二爷宠她,才天天来她这,她们两个人你哝我哝的恩爱着呢,本想过来炫耀一下,气气二奶奶,怎么到了二奶奶嘴里,就变成了她只是伺候二爷的一个奴才,二奶奶只是随便地把二爷扔给她给保管着?

瞧见二奶奶要走,一时语塞,抬眼瞥见远处的人影,眼睛一亮,忙叫住要转身离开的二奶奶,说道:

“对了,二奶奶,这是二爷昨儿赏给婢妾的凤钗,您看漂亮吗?”

李姨娘边说边拔下头上的凤钗递了过来,梦溪抬眼瞥见李姨娘的眼底一闪而过的一丝狡黠,只瞬间又变得清澈,这让她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上上下下打量着李姨娘,实在想不出一支凤钗能把她怎么样。

难道这凤钗还粘了毒粉不曾?靠,敢在她面前弄毒,那可真是找对门了。

这样想着,便将手伸了过去,她倒要看看李姨娘这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那知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那凤钗,就见李姨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求二奶奶饶了婢妾,婢妾是因为伺候二爷才误了请安,求二奶奶不要掌嘴,给婢妾留些脸面伺候二爷,婢妾给奶奶磕头了,婢妾以后一定不会误了请安,求奶奶饶了婢妾”说着,真的磕起头来。

梦溪的手举在那,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要掌嘴了,什么时候责怪她不请安了?李姨娘这是做什么?正疑惑间,知秋的声音传来:

“二爷安”

梦溪猛一转身发现二爷一脸寒冰地站在她背后,由于她的身体挡着,二爷没瞧见早被李姨娘收到袖笼里凤钗,只看到她伸出手,象是要打李姨娘。

李姨娘磕完头,一抬眼,象是才发现二爷,忙跪着爬到二爷面前,抱着二爷的腿说:

“求二爷饶了婢妾,婢妾以后一定按时过去请安”

“用不用爷每天也晨昏定醒地去给二奶奶请安,我的好二奶奶?”

二爷一边扶起李姨娘,一边直视着梦溪的眼睛,冷冷地说道,他是真的怒了,这一个月他没去招惹她,凡事由着她折腾,他只不过在菊园多住了些日子罢了,她瞧不顺眼,可以说出来,请他回上房就是了,他正等着呢,没想到她表面大度,任他在妾屋里住着,不闻不问,被地里竟会做下这种事情,暗叹,难怪市井间传言,真是个蛇蝎女人。

李姨娘在二爷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顺势倚在二爷的肩头,活脱脱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样,二爷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定定地看着梦溪。

梦溪淡淡地看着这一切,不禁想起前世的一个笑话来:

一位妇人打电话给建筑师说:

“每当火车经过时,我的睡床就摇动”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我来看看”建筑师回答说。

建筑师到达后,妇人建议他躺在床上,体会一下火车经过时感觉,建筑师刚上chuang躺下,妇人的丈夫就回来了,见此情形,便历声问:

“你躺在我妻子的床上干什么”

建筑师战战兢兢地回答:

“我说是在等火车,你会相信吗?”

是啊,有些话是真的,听上去却很假,有些话是假的,却令人无庸置疑,这个时候,她说真话,他会信她吗?心中不觉苦笑,她这段日子过得太舒心,有些太大意了,太小看二爷后院这些莺莺燕燕了。

“婢妾给二爷请安,二爷如无事,婢妾这就告退”

梦溪说着朝二爷福了福,没等二爷再开口说话,转身扶着知秋,缓缓地走了。

萧俊一时竟愣在了那,这就走了,不闹了?她不是很爱生事吗,他远远地看到她和李姨娘站在这说话,这才走过来,此时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竟有些失望,明知她心如蛇蝎,可还是有一丝渴望,手不自觉地松开了李姨娘。

李姨娘见二爷松开了手,忙上前给二爷施礼,开口说道:

“婢妾谢二爷成全”

听了李姨娘的话,萧俊这才想起她来,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

“给主母请安,是做姨娘的本份,二奶奶罚你也是应该的,秀儿有些放肆了,以后记住了,别乱了规距”

二爷说完一甩手转身离开了。

“二爷、二爷,婢妾是来这给您采花的”

二爷头也没回地说道:

“花本是放在花园里供人观赏的,采了放在屋里很快就枯萎了,秀儿不采也罢”

望着二爷远去的背影,李姨娘傻在了那,竟真的象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委屈地流出了眼泪。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