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四章 反思

时间:2021-10-14 21:36:33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三爷一把抱起春儿放到膝盖上,顺口问着:“春儿一下午都做什么了”“父亲,春儿不不喜欢喝那苦药,便跟母亲说了,母亲也说那药太苦,也不是人喝的,便带着春儿回到这,给春儿冲糖水喝,母亲说喝了糖水发了汗,就不需要喝那苦药了,春儿便喝了,还吃了点心,母亲给他萧俊摸了摸,确实不烧了,疑惑地看了看梦溪,她竟有这样一份温柔的心,能这样善待他的女儿,这样的心胸,怎么会是市井间传言的那样骄纵任性,不守妇道之人呢,第一次,他用冷静的目光,想看清楚身边的这个小女人。。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反思小说

二爷一把抱起春儿放在膝盖上,随口问道:

“春儿一上午都做什么了”

“父亲,春儿不喜欢喝那苦药,便跟母亲说了,母亲也说那药太苦,不是人喝的,便带着春儿来到这,给春儿冲糖水喝,母亲说喝了糖水发了汗,就不用喝那苦药了,春儿便喝了,还吃了点心,母亲还给春儿讲故事,讲得可好听了,只是春儿后来睡着了,没听完……”

春儿说着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想了想,又抬起头说:

“父亲,春儿真的好了,你摸摸,现在一点也不难受了,父亲不要让春儿再喝那苦药了,好吗?春儿喜欢喝母亲给的糖水,以后春儿再病了,就到母亲这来喝糖水,一喝就好了”

春儿边说边用小手拽着父亲的手按在自己的额前。

萧俊摸了摸,确实不烧了,疑惑地看了看梦溪,她竟有这样一份温柔的心,能这样善待他的女儿,这样的心胸,怎么会是市井间传言的那样骄纵任性,不守妇道之人呢,第一次,他用冷静的目光,想看清楚身边的这个小女人。

他更不明白,梦溪怎么会用糖水就治好了春儿的病,又想起她给他煮的药膳,一个骄纵的女人,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会做这些吗?心不由的疑惑起来,是该去李府看看了。

偷眼看了看淡定地坐在一边的梦溪,张嘴想和她说些话,问一问她是怎么治好的春儿,但想起刚才的鲁莽,萧俊竟别扭的开不了口,他是不会道谦的,他可是萧府未来的家主,怎么能和自已的女人说小话。

大姨娘看到女儿活蹦乱跳的,也心知误信了奶娘的话,错怪了二奶奶,跪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好,见二奶奶二爷坐在那都不说话,好象已把她给忘了,她可还跪在地上呢,想起这后院的事总还是归二奶奶管着,忙给二奶奶磕了个头说道:

“婢妾误信了奶娘的话,刚刚错怪了二奶奶,请二奶奶责罚”

梦溪听了这话,转眼看看二爷,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又端起茶来喝了一会儿,觉得大姨娘也跪得差不多了,这才放下茶杯淡淡地说:

“这次本该狠罚你的,一来看在你日夜为萧湘院事务操劳的份上,二来春儿还病着,需要你照顾,看在春儿的份上,这次就不罚了,如有下次,别说我这当主母的不讲情面,听见了吗”

“婢妾谢二奶奶成全,婢妾以后一定会尽心伺候二奶奶”

“春儿是我女儿,我疼她原是应该的,也真经不起你这么折腾,你起来吧,将春儿抱回去,春儿喝不惯那苦药,就不要给她喝了,回去将那鲜藕捣碎榨成汁和峰蜜调匀,给春儿连服几日,也就好了。”

大姨娘忙又磕头谢了,这才起身,伸手接过二爷腿上的春儿,抱在怀里。

萧俊看着梦溪有些清减了的容颜,心里竟生出一丝不忍,但终是拉不下脸来,暗想,这眼见着到了传饭的时间,她开口留他在正房吃饭,他就留下来,一是给她赔理了,二是顺便晚上就留在了上房,不用再去后院漂泊了,他下意识地用了漂白的字眼,疯狂了一段时间后,他便有了“飘”的感觉,他觉得他的家被她占了,她竟不请他回家,想着今天总算有个借口可以名正言顺地回来了,便喝着茶坐在那等着。

梦溪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知他的想法,见他不语,也不知他想做什么,因他刚刚的误会,她也生气,本也不想和他说话,再说她和他实在无话可说,毕竟是上司,他不走,她只好地坐在那无语地陪着,敌不动,我不动。

萧俊等了半天,偷眼看向梦溪,只见她淡定从容地坐在那,好象什么事也没有似的,心道:整个一个呆瓜,怎么不留他,难到她不明白他的心思吗?最后萧俊咳了一声,说道:

“既然春儿没事,我们…”

他的意思是说我们传饭吧,可就别扭地说不出后面的话,说到那就停了下来,以为她能明白他的意思,把话接过去直接传饭。

可无奈,他真就碰上了一个呆子,梦溪以为他是想说去后院,又不好意思,毕竟刚才他错怪了她,不好说出立刻就走的话,想了想,别难为他了,他在这,两人干坐着,都遭罪,实在是相看两相厌,相对两无言。于是接口说道:

“二爷路上小心些,春儿刚出了汗,别让春儿再受了风”

萧俊愣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说道:

“那好,我先去竹园了,溪儿自已用饭吧”

梦溪等人忙起身相送,大姨娘和张姨娘也跟在后面,走了出去,知秋暗道:总算送走了这个瘟神。

……

这一天午后,梦溪没事做了几色点心,命丫鬟拿着,扶着知秋的手给老太君送了来,到了寿禧堂,命人传了,不一会儿侍琴走了出来,见了二奶奶忙上前说道:

“二奶奶来了,快进来,老太君和大太太正在偏房说话呢,让您直接进去”

侍琴边说边领着二奶奶和知秋直接来到偏房,进了房间,只见老太君正坐在炕上,背后倚着一个青缎靠背引枕,炕边一溜四张椅子,都搭着青缎椅袱,大太太坐在椅子上,正说着话,梦溪忙上前见了礼,坐在了大太太下首。

梦溪坐下后,转身接过知秋递过来的点心盒,说道:

“老太君,孙媳想着这大夏天的日头长,晚饭还要晚一些,闲着没事,便做了几色点心,送来给老太君垫垫饥,又不耽误晚饭,老太君偿偿”

说着,打开食盒,一样一样地拿了出来,侍书侍画忙上前接过摆在了炕桌上,一边摆,一边说:

“二奶奶就是手巧,做的点心,不仅好吃,看着花色也好,只让人看着,都不舍得吃了”侍书讨巧地说。

“这傻丫头,光看着就能饱了,媳妇也来偿偿,溪儿做得很不错,老身这么大岁数了,牙口一天不如一天,难得溪儿能做出这么松软可口的点心来,甜而不腻,很合老身的胃口,你瞧,才多少日子,老身竟然天天都惦记着了”

老太君一边笑骂着侍书,一边接过侍画递过的湿帕,擦了手,接过侍书递过的一块小点心,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让大太太也偿偿。

大太太推让了一番,最后净了手,接过侍书递过的点心,也吃起来。

老太君看到桌子上还有一色往日没见过的糕点,指着问道:“这是溪儿新做的花样,以前竟没见过,叫什么名字: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