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八章 午餐

时间:2021-10-14 21:36:3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秀姑娘一进萧府,就想给表姐夫来个下马威,一是让这个表姐夫亲手肥皂洗手做羹侍候她,二是去东厢清剿,可当她和表哥进了萧湘院,这位表姐夫更绝,直接锁了门,两个丫鬟在门口守着,说钥匙在二奶奶那,二奶奶正餐厅后厨为表小姐家庭料理午餐。张秀诧异地望着表哥,萧俊也一头雾张秀不解地看着表哥,萧俊也一头雾水,他自从半月之期一过,这还是第一次回来,他也不清楚这位二奶奶没事锁什么门,好象他这萧湘院里有贼一样,防着谁呢?可当着表妹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得请表妹先到客厅候着。。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午餐小说

秀姑娘一进萧府,就想给表嫂来个下马威,一是让这个表嫂亲自洗手做羹伺候她,二是去东厢扫荡,可当她和表哥进了萧湘院,这位表嫂更绝,直接锁了门,两个丫鬟在门口守着,说钥匙在二奶奶那,二奶奶正在后厨为表小姐料理午餐。

张秀不解地看着表哥,萧俊也一头雾水,他自从半月之期一过,这还是第一次回来,他也不清楚这位二奶奶没事锁什么门,好象他这萧湘院里有贼一样,防着谁呢?可当着表妹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得请表妹先到客厅候着。

秀儿本来打发知夏去取钥匙,但这笨丫头竟误会了她的意思,口口声声说,这就去请二奶奶回来陪表小姐坐,秀儿又不能在表哥面前纠正她只取钥匙就好,不用表嫂回来,眼睁睁地看着知夏转身要走,暗道:这表嫂当真回来了,在一边该有多碍眼,闹不好这位表嫂为了防她,干脆不做饭了,坐在一边看着她们,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最后摇摇头,还是不值,和表哥独处的机会难得,绝不能让表嫂守在一边看着。那东厢房,她有的是时间过去,于是开口唤回做势要走的知夏,郁闷地和表哥来到了正堂大厅,下起了围棋。

知夏也是惊了一身的冷汗,她真怕这位表姑娘就在那等着,让她去请二奶奶,二奶奶可就在东厢屋里呢,她刚才做势要走,心可是贼虚贼虚的,一听表姑娘让她回来,如蒙大赦一般应了声,转身回到东厢门口候着。

一直到了晌午,守在门口的知夏见丫鬟来报,饭已做好了,她这才悄悄地打开东厢的门,回二奶奶饭已好了,梦溪起身简单打理了一下,便扶着知秋走出了东厢房,院子里早有丫鬟们端着拖盘等在那了,见二奶奶向大厅走去,便跟在了后面。

进了厅门转过屏风,抬眼见二爷和秀姑娘正在下棋,梦溪缓步上前,先给二爷请了安,转头对秀姑娘说:

“表妹早来了,你看,怎么不派个丫鬟去厨房叫我一声,真是失礼了”

“表嫂客了气,秀儿不是外人,有表哥陪着也一样的”

张秀端庄地坐在那娇怯怯地说道。

靠,脸皮真厚,这话也是姑娘家说的?梦溪不觉起了一身鸡皮。看着他们没下完的围棋,抬眼对二爷说道:

“饭已备好了,二爷,您看…”

萧俊把棋盘一推,说道:

“早就饿了,溪儿,表妹,先用饭吧”

这时红珠、红杏早已上前服伺二爷洗漱,冰心、玉心也过来伺候她们家的小姐。

梦溪这才转身命人支桌、摆饭,饭摆好了,萧俊、秀儿已端端正正地坐在那了,梦溪接过知春递过的湿帕,擦了手,站在萧俊身后,开始布菜,她先给秀儿夹了菜,这才给二爷布菜,萧俊见梦溪站在一边伺候他和表妹,心里不舒服起来,她伺候他是天经地仪的,但伺候表妹就有些委屈了,毕竟她是他的妻,想到这,便转头对她说:

“溪儿也过来坐了吧,一起用饭,有红珠红杏伺候就是”

秀姑娘一听这话,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只瞬间又恢复了自然,梦溪听了这话,心头一惊,暗道:

“萧二爷,咱不带这样的,做人要厚道,你这青梅竹马一来,就想害死我!我今天坐了,明天我那恶婆婆立马就知道了,上次没事还找事让我跪了半个多时辰,这要是真乱了规距,还不得把我的小膝盖跪穿了,我又没碍着你们郎情妾意,你又何必相煎太急?”

想到这,缓步上前微微一福,淡淡地对二爷说道:

“二爷,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婢妾不敢乱了规距”

梦溪早把一篇《女戒》背得贼熟,那是张嘴就来,萧俊一听这话,脸立时黑了下来,他没料到她会拒绝他的好意,他这是在表妹面前给她抬身份,他对表妹无意,本是兄妹之情,只是平日里溺爱些,这以后,对表妹的别样心事也略有所悟,这才想着在表妹面前厚侍她,断了表妹的念想,那知这个呆瓜这时候和他讲起妇德来。

秀儿本来听表哥让表嫂坐,心里非常不痛快,但一听表嫂自称婢妾,表哥竟没有反映,又高兴起来,暗道:

“就说是表哥心里只有我,虽然你是八抬大轿从正门抬进的,也只是为了冲喜,事急从权而已,表哥还不是让你自称婢妾,表哥心目中妻的位置一直是留给我的,唯有我才有资格在他面前自称妾”

想到这,温柔地看了她亲爱的表哥一眼,端端庄庄地坐在那不言不语地装起了大家闺秀。

萧俊沉思了半天,又加重了语气说道:

“表妹不是外人,这是内宅,夫妻和睦,同桌用饭也是有的,溪儿上来坐吧”

梦溪一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婢妾不敢,求二爷成全”

萧俊听了这个气啊,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到了桌上,黑着脸坐在那,干脆不吃了,红珠红杏更是吓得闭紧了嘴吧,一顿饭眼见就要吃不下去了。

一边的秀儿实在装不下去了,开口说:

“表哥,表嫂说得也有理,表哥既然心疼表嫂,不如让表嫂下去休息便是,这样也成全了表嫂”

张秀特意将成全二字说得极重。

梦溪听了这话,哭笑不得,这位秀姑娘的脸皮和前世的芙蓉姐姐有得一比,揭下来给二爷纳鞋底是绰绰有余了,这是在古代,还是个姑娘家,这么明目张胆地登堂入室,和人家的老公吃饭,还要把人家的老婆撵出去。

知秋、知春也在心里呸了一声。

红珠和红杏也吃惊地看着表姑娘,心道,这是姑娘家该说得话吗?她不是应该帮二爷劝着二奶奶坐了一起用饭才是?尽管是兄妹,打小一起长大不避着,可总是大姑娘了,就这么和一个有家室的爷们坐在一起用饭,也不怕传出去污了清白,摇摇头,这里没她们说话的份。

此时的萧俊,面对这样执拗的梦溪,一种发自心底的无奈,让他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坐了好半天,最后无力地挥挥手:

“溪儿下去吧”

“谢二爷成全”

梦溪说完,起身扶着知秋,直了直身板,缓步走出了大厅。

秀儿见表哥毫不迟疑地打发了表嫂,心中更加坚信表哥对她是“情比针坚”,娶了表嫂只是不得已,秀儿最善解人意了,她知道表哥娶表嫂是有苦衷的,她不会怨他的,她会一直无怨无悔地爱着他,等着他,直到他休了表嫂的那一天,秀儿此时看向表哥的眼神,更是温柔的要化了。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