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九章 了悟

时间:2021-10-14 21:36:3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梦溪回东厢了,红珠、杏花忙走见状,再次给二爷换了筷子,秀儿也拿出来筷子,在红珠杏花的侍候下,低下头吃了出来。萧俊吃了一口菜,皱皱眉头,又夹了块点心,咬了一口,放到桌上,这决不是她的手艺,心中暗恼,她胆子越发大了,好大的胆子这么唬弄他。他的味觉和嗅觉都萧俊吃了一口菜,皱皱眉,又夹了块点心,咬了一口,放在桌上,这绝不是她的手艺,心中暗恼,她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这么糊弄他。他的味觉和嗅觉都比常人敏锐,吃了那么长时间她做的东西,早喜欢上了,只是自从他去了后院,她就再没亲手做菜给他吃,不知什么时候,连粥也不做了,许是听说他将她送去的粥都倒了,生气了才不做了吧?。

>>>《祖训》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了悟小说

梦溪回东厢了,红珠、红杏忙走上前,重新给二爷换了筷子,秀儿也拿起筷子,在红珠红杏的伺候下,低头吃了起来。

萧俊吃了一口菜,皱皱眉,又夹了块点心,咬了一口,放在桌上,这绝不是她的手艺,心中暗恼,她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这么糊弄他。他的味觉和嗅觉都比常人敏锐,吃了那么长时间她做的东西,早喜欢上了,只是自从他去了后院,她就再没亲手做菜给他吃,不知什么时候,连粥也不做了,许是听说他将她送去的粥都倒了,生气了才不做了吧?

无论怎么挣扎,他还是无限地留恋她的美味,这段日子老太君那里去的勤,也是为了能吃上口她送去的菜,偶而几次去晚了,早被不长眼的三爷吃得一干二净,还一脸意犹未尽地看着他,那眼神,让他有几次差点把他给灭了。

很想开口让她做给他吃,可就是别扭得张不开口,他才不会让她知道他喜欢她的美食呢,昨天答应秀儿那么痛快,也是源自他心底的那份渴望,他一上午心神不宁,就是期待着这一餐吧,此时强大的心理反差,竟让他在桌边发起呆了。

看着桌上淡泊无味的饭菜,眼前闪过她刚刚从容离开的背影,那脚步缓缓的,却没有一丝迟疑,这让他恍然间有了一丝了悟,她不留恋这儿的一切!

她自称婢妾,对他恭敬有加,比红珠、红杏还要讲规距,甚至有时让他有种错觉,仿佛她象供神一样供着他,可她却不再对他软语相求,不再为他洗手做羹,不再为他贴心地揉脚,不再为他做着一个妻子该做的事情,他和她,就象一个奴婢和一个神,这样的他们,怎么还能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她,已经在他和她之间筑起了一堵无形地墙,让他再看不到墙那边的风景。

难道她对他真的无情?眼前忽然浮现出大婚时的那枚元帕,以及元帕上的那朵小梅花,难道她、她真的心有所属,会是谁呢,是在她大婚前要了她的那个人吗?萧俊不由得想象着她温柔地依在别人怀里的样子,一念至此,手上青筋暴起,生生地坳断了手中的筷子。

“二爷!”

“表哥,您怎么了?”

秀儿和红玉见二爷如此,惊的叫了起了,两人的叫声将二爷从沉思中唤醒,回过神来,才发现竟在表妹面前失态了,稳了稳心神,松开手,示意红珠换一双过来,又低下头默默地吃了起来。

秀儿见表哥如此,以为他还在为表嫂的事生气,忙安尉道:

“表哥,凡事想开些,表嫂犯糊涂,也只是不能和您心意相通,不理解您的好意,您也犯不上为这点事生气,气坏了身体,倒不值了”

萧俊没抬头,只用鼻子“嗯”了一声。

秀儿见表哥已恢复了正常,又拿起筷子,跟着幽雅地吃了起来,吃了两口,又放下筷子,仰脸冲表哥说道:

“表哥,看来真是人言不可信,秀儿吃着表嫂做菜的味道,还不如秀儿家里的厨娘”

萧俊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吃着碗里的饭,好半天才听他说:

“溪儿早就告诉你了,这只是下人嘴里瞎说罢了,你就是不信,硬要过来。”

听了这话,秀儿噘着嘴,哀怨地看了表哥一眼,表哥只是默默地吃着他碗里的饭,不再言语。

尽管表嫂走了,气氛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变得更有情调,想象中浪漫无比的午餐,竟因为表哥的沉闷,变得寡然无味,一起用饭的两个人更是味同嚼蜡。

知秋扶着二奶奶回到东厢,哀怨地看着二奶奶,叹了口气:

“二奶奶不该就这么走了,由着二爷和表姑娘在那,二奶奶这次在表姑娘面前落了威风,以后她会蹬鼻子上脸的。”

梦溪白了知秋一眼,敲敲她的脑袋:

“你就那么喜欢你们奶奶象奴婢一样在那伺候着,那样才真的落了威。”

接下来的日子,这二爷当真给秀姑娘拌住了,每日二爷只要一回府,不是被大太太请去用餐,就是秀姑娘来访,两人在正堂大厅里棋琴书画的,一直到掌灯,秀姑娘才回大太太处安歇。

二爷自然而然的又宿在了上房,其实二爷并非好色之徒,前一段时间,也是被二奶奶强留在上房,让他失了男人的尊严,受到了强大的冲击,憋得急了,才撩镢子,出去撒欢,在后院腻了一个多月,竟让他有一种流离失所的错觉,内心非常渴望回到上房,渴望二奶奶开口请他回去。

只是他前世没有修行,娶了个脑袋缺根筋的傻媳妇,不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更不知道从她嫁入萧家的那一刻,便被打上了他萧俊的烙印,他就是她的天,他不是看不到后院姨娘对她的慢待,这院里的奴才们对她的阳奉阴违,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她明白,这一切都源自他不给她撑腰,他要她明白,他的冷和他的宠有天壤之别,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女人,怎么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他就是要将她的骨头打碎了,催毁了,让她从此催眉折腰,象其他女人一样,懂得迎合他,讨好他,他想,如果她现在肯跪下来求他,向他献媚,不,只要她向他低头,软言温言地求他,他就会将这院里对她不敬的那些奴才全部打入十八层地狱,包括后院的姨娘,他要让她看到他力量的强大,他可以在这院里,不!是在整个萧府里翻云覆雨。让她看到他的宠可以让她过得体面,享尽荣华,让她从此呼风唤雨,成为真正的主母,只有经过这天堂和地狱的洗练,她才会明白,他是她的天,他对她的重要,才不会再忤逆他。

可是他这个脑袋缺根筋的傻媳妇注定让他绝望了,没有去后院接他不说,还每天对他不闻不问,他当然也不好意思自己搬回来。

表妹的到来,成全了他,正好借坡下驴,又过起了从前的日子,每日从外面回来,便呆在书房和正房,只三五不时地去后院姨娘那里住一夜,可这位秀姑娘真不是省油的灯,二爷前脚刚进菊院,后脚就有丫鬟来报:

“表姑娘来访,请二爷过上房一叙”

萧俊无奈,只得出来陪着,不知不觉对这个表妹有了疲倦之色,后院的姨娘更是跳脚骂娘。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