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章 二闯东厢

时间:2021-10-14 21:36:3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表姑娘总去张大太太和李大太太门前劫和,把这二位气得直直跳脚,特别李大太太,秀姑娘入府之后,二爷但是整天宿在她那,自从秀姑娘来了,二爷便回了上房,偶而至菊园,一句话没说着,屁股还没坐热就被秀姑娘遣人请走了,气得她每日在菊园直跳脚破口大骂,摔东摔西的,就差把这时她不由得怨起二奶奶来,这二爷天天在上房住着,也只有她能见得着面,说得上话,又是主母,怎么也不劝劝二爷,就这么由着他的性子,这男寡女的,就那么在一个屋子里,有伤风化,败坏家风,让这一园子的奴才看着,成什么样子。。

>>>《祖训》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二闯东厢小说

表姑娘总去张姨娘和李姨娘门前劫和,把这二位气得直跳脚,尤其李姨娘,秀姑娘入府之前,二爷可是天天宿在她那,自从秀姑娘来了,二爷便回了上房,偶而来菊园,一句话没说完,屁股还没坐热就被秀姑娘遣人请走了,气得她每天在菊园跳脚骂娘,摔东摔西的,就差把菊园砸了,然后闹到秀姑娘屋里去,将那个狐狸精大卸八块。

这时她不由得怨起二奶奶来,这二爷天天在上房住着,也只有她能见得着面,说得上话,又是主母,怎么也不劝劝二爷,就这么由着他的性子,这男寡女的,就那么在一个屋子里,有伤风化,败坏家风,让这一园子的奴才看着,成什么样子。

罢了,腿长在自已身上,二奶奶不过来,那她去找她好了,虽然她们没有共同的利益,但秀姑娘终是她们共同的敌人,这秀姑娘入府,受威胁最大的人,便是她二奶奶了,秀姑娘的心思,这整府的人都瞧的清清楚楚,她盯的可是主母的位子,真要让这秀姑娘得逞了,她们做姨娘的,不过是被夺了宠而已,她二奶奶却只有下堂的命了,二奶奶要妻位,她要专宠,她们还是有联盟的基础的,不,应该是二奶奶主动联合她们才对,但现在二奶奶糊涂地看不清这一点,以为她是八台大轿从正门抬进来的,又将二爷的病冲好了,是功臣,是二爷的贵人,有老君宠着,没人能把她怎样,那是她见识浅,还不知道那大太太的手段!

这二奶奶,脑瓜这么不开窍?要不怎么空有那花容月貌,却讨不来二爷的欢心,就那么被二爷凉在东厢里,这秀姑娘一进府,更是每天龟缩在东厢房里不出来,嗨,摊上这么个不开窍的主母,少不得她这聪明人在她耳边多费些口舌去提点她一下才是。

李姨娘想通了这一节,便约了其他几个姨娘主动过来求见二奶奶,来了几次,二奶奶不是身体不舒服,不想见客,就是凑巧被老太君叫去解闷,除了请安的时间,便找不到她的影子。

无奈之下,几个姨娘只好借着每天请安时话里话外地提点二奶奶,表姑娘一个姑娘家家的天天在爷们屋里不好,真污了清白,少不得会闹着要二爷负责任,表姑娘可是当朝御史的嫡亲女儿,那身份,是做不得妾的,但都被二奶奶巧妙地带开了话题,说得狠了些,二奶奶最后一句话:

“表姑娘可是萧府的表姑奶奶,是二爷和大太太的心尖,来我们院里,是娇客,这后院的奴婢们都仔细伺候了,谁得罪了她,后果自负”

二奶奶特意把奴婢两个字咬得贼响,把几个姨娘憋在那,脸都绿了。

这边二奶奶脑瓜不开窍,那边二爷又见不着,表姑娘更是惹不起,任这李姨娘有通天的诡计,一时也拿这位厚脸皮的秀姑娘无可奈何了。

拿主子没辙,并不是就怕了主子的奴才,一来二去的,便把一腔的怒气撒在了秀姑娘的奴才身上。

这些日子,李姨娘和张姨娘合伙叼难起表姑娘带过来的二个奴婢来,冰心玉心本来就辣,有小姐和大太太在那,几个姨娘算啥,她们小姐可是这院里未来的主母,现在就被姨娘压下了,那以后还怎么混,于是这两个丫头便和各院的姨娘、奴才们明争暗斗起来,一时间闹得二爷的后院鸡飞狗跳,整个萧湘院也只剩下东厢房那一快清静之地。

至于梦溪呢,什么一个姑娘家家的天天在爷们屋里不好,表姑娘自己个愿意败坏名节,关她屁事,梦溪的原则是只要表姑娘不招惹东厢房,一切皆由着她。表姑娘来了,只要二爷不传,表姑娘不请,梦溪从来都不出东厢的门,只在北屋练大字,要么去后院药房配药,这一段时间,她又研究起香料来,当然了,表姑娘是想不起来请她过去的,萧俊自从那次午餐争执后,便再没让梦溪过去伺候过表姑娘,大家倒也相安无事。

放着两个奴婢在二爷的后院闹,秀姑娘倒一心一意地管理起萧湘院来,一时间,俨然成了这萧湘院的正主,这一院子的奴才里,除了东厢房的丫鬟、婆子她使不动外,剩下的都被她吆来喝去的,连红珠红杏都被她支的溜溜转,弄得整个萧湘院乌烟瘴气,天怒人怨的,但见二爷不闻,二奶奶不问,这些做奴才的也是敢怒不敢言。

张秀每天都派小丫鬟在二门盯着,二爷一回来,她就立刻来萧湘院报到,当然了,她也觉得天天过来不好,人家还是黄花姑娘呢,总要有些脸皮,时不时的缠着姨妈请表哥过去,这种事大太太当然是很乐见的,在她心中秀儿俨然已经是她萧家的媳妇了,她当然不会介意一个姑娘家家的天天在爷们屋里是不是有伤体统了,这夫妻吗,当然是感情越深越好了,只可惜她姐姐调教出来的女儿太过重视那礼教,太守规距了,每天只知道和俊儿在屋里谈些什么棋琴书画的,附庸风雅,那东西还能当饭吃?秀儿要是能够找机会和俊儿生米做成熟饭,到老太君那一闹,她在后面帮衬着一推,不愁这个碍眼的二奶奶不下堂,不过一个不入流的商贾的女儿,怎么能和当朝御史的女儿相比!

这人心呢,从来就是不知足的,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要不怎么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呢,再说这张秀每天来这萧湘院,刚开始还仔细些,日子久了,见二奶奶和姨娘们都不敢说什么,也就更加坚定了她成为萧湘院女主人的信心,这东厢自然就成了她的心事之一,她进了几次都没进去,便成了一块心病,更坚定了非进不可的决心。

就象那小母狗看好了一块地盘,一定要去围着撒了尿,宣布这块地盘所有权归她一样,秀姑娘一直想着这萧湘院早晚是她的,那东厢也不例外,她去看了,便放了心,现在看不到,就好象这萧湘院里还有一块地方不归自己所撑控,那怎么行?

这一日,趁二爷没在院里,秀姑娘破天慌地的过来看表嫂了,可也凑巧,二奶奶不在,东厢的门又上了锁,表姑娘看了看候在一边的知夏、知冬说道:

“我这些日子过来,竟一直没见表嫂露过面,想一想也有些日子没见表嫂了,当真有些想她了,这大夏天的日头长,左右没事,今个儿我们姑嫂俩怎么也得好好聊聊,知夏,你们奶奶出门时说没说去了哪里,你跑趟腿,去请表嫂回来,说我就在这院里等她”

“回表小姐,二奶奶和知秋知春一早就出门了,没说去哪里”

“通共这么大的萧府,她没说,你就一个院一个院给我找,找到了,就说我想她了,就在这东厢门口等她,红珠,搬把椅子过来,再抬个小矶出来,上壶茶水”

知夏见此情形,只得硬着头皮应了,转身出了萧湘院,找二奶奶去了。

这边红珠早已搬出了一把椅子放在东厢门口,那头两个小丫鬟也抬出一个小矶,上了茶水,秀姑娘便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在喝起了茶,今天,她是铁了心和表嫂耗上了。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