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一章 观棋

时间:2021-10-14 21:36:3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秀儿铁了心要进东厢,趁表哥不在,回到湘潇院,见二奶奶不在,东厢的门又锁了,便命人搬了把椅子,坐在那等了出来。这边又命知夏去寻二奶奶。知夏见秀姑娘如此,只好硬着头皮地出了湘潇院,去找二奶奶,上哪找?二奶奶就在北屋里练大字呢!原来是和秀姑娘像,知夏见秀姑娘如此,只得硬着头皮地出了萧湘院,去找二奶奶,上哪找?二奶奶就在北屋里练大字呢!。

>>>《祖训》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观棋小说

秀儿铁了心要进东厢,趁表哥不在,来到萧湘院,见二奶奶不在,东厢的门又锁了,便命人搬了把椅子,坐在那等了起来。这边又命知夏去寻二奶奶。

知夏见秀姑娘如此,只得硬着头皮地出了萧湘院,去找二奶奶,上哪找?二奶奶就在北屋里练大字呢!

原来和秀姑娘一样,梦溪也在萧湘院大门外放了个小丫头,只要一见这秀姑娘过来,便会飞快过地回来报二奶奶,每次秀姑娘来,只要二爷不在,梦溪便命人关门上锁,她或都在东厢看书、练字,或都去后院配药,前窗有帘子挡着,看不到里面,任秀姑娘怎么聪明,也猜不到她竟会将自己反锁在屋内,梦溪这么做,不是怕了秀姑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实在懒得在这位不知天高厚的秀姑娘身上浪费心思。

出了萧湘院的门,知夏回头看了看,见左右没人跟着,索性按二奶奶的吩咐找地方躲了起来。

张秀在东厢外等啊等,眼见着太阳偏了西,茶水都喝了几壶了,嘴里都喝出碱味了,还不见知夏回来,那二奶奶更是没有影子,又打发知冬去找,这知冬一出去也不见了影,一直等到二爷回来了,知夏和知冬也没把她们二奶奶给找回来,反倒她们也不见了影,萧俊进门一见表妹坐在东厢门前,红珠等人立在一陪着,心下暗惊,她又惹了什么事?让表妹睹在门口,眼睛扫了一圈,不见她的影子,随口问道:

“表妹怎么坐在院子里,不进屋去”

秀儿干坐了一下午,早把来时的那份雄心壮志给熬干了,见表哥问起,嘴一噘,眼圈红了起来,幽怨地说道:

“表哥,秀儿今个想表嫂了,过来瞧瞧,可秀儿从下午一直等到现在,也不见表嫂的影子,不知表嫂去了哪里。”

萧俊更不知梦溪去了哪里,他就在这院里住着,每天都难得见到她的影子,此时听秀儿这么说,也奇怪一个大活人,怎么找一天也找不回来?只要随便传一声,她在哪个院儿,立马就会有奴才传话回来了,这萧府的消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闭塞了?心下疑惑,但也不好在表妹跟前说什么。

“溪儿早晚会回来的,表妹先到厅里等吧,外面风大”

和表哥独处要比进东厢重要多了,左右表哥白天不在府里,这东厢,等明天再来不迟,她有时间天天过来,就不信表嫂能天天躲起来不见她!

想到这,起身命人收了椅子和小矶,和表哥来到了厅里,干坐着无聊,两人又下起了围棋,正下着,梦溪扶着知秋走了进来:

“让表妹久等了,我今个儿去北边的亭子转转,见风景不错,便坐在那欣赏起来,想不到竟睡着了,叫知夏知冬好找,这不,听说表妹想我了,紧赶紧地回来了”

梦溪一边说着,一边又上前给二爷见了礼。不等二人开口说话,便坐在了萧俊边上,看起了二人下棋。

“秀儿找表嫂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有些日子不见表嫂,想表嫂了,想去表嫂的屋里坐坐,这不,等了一下午,不见表嫂回来,表哥便让秀儿来厅里等表嫂”

梦溪听了,只微微含笑地冲她点点头,又端端正正地坐在那看二人下棋。

见表嫂坐在表哥身边,张秀心里这个不舒服啊,表哥这段时间忙于家族事务,归来的是越来越晚,有时甚至在外面用过晚饭,天都擦黑了才回来,今天难得回来早些,有时间独处,当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啊,怎么就多了这么一个表嫂,坐在那象个木头,要多碍眼有多碍眼。

偷眼看看表哥,心道:表哥怎么不让表嫂回去,象往天一样,只有她们两个人多好。虽然表哥话不多,她说十句,表哥才能应一句,但只要表哥能坐在一边陪着她,专心地听她说,她心里便是满满的甜蜜,现在多一个表嫂,竟让她有些不会说话了。她倒真忘了人家才是正了八经的拜过堂的夫妻。

萧俊此时心里也不舒服,被梦溪在一边看着和表妹下棋,感觉浑身难受,但他可不敢在表妹面前要求她做什么了,上次午餐的事情让他真正领教了他这个自称“婢妾”的妻,平日里看,对他谦恭有加,娇娇弱弱的,就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你说重一句,她就忙着认错,求你责罚,再重点,她就跪在地上给你磕头,再重了,她就晕给你看,可就没见她真的顺着他的心事作事,骨子里,却有他萧俊折不断摧不毁的东西,见她在边上坐着,哪敢再说她什么,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和秀儿下着棋。

一盘棋终于下完了,秀姑娘输了二个子,不依不饶,一定要再来一盘,萧俊起身说道:

“溪儿陪表妹下吧,我看着就是”

张秀吃惊地看着表哥,她才不愿意陪表嫂浪费时间呢!

“二爷和表妹接着下,婢妾在一边看着就好,婢妾不会下棋,连看都看不懂,这么多黑的白的围来围去的,怎么就分出了输赢”

梦溪见二爷看过来,明眸微动,嘴角泛起一抹浅笑,朱唇轻启,和声细语地说着。

张秀一听这话,那个气啊,不懂你在这装什么,象木头似的坐在那,不知有多碍眼,闹得她和表哥说话都不方便。

萧俊还真不知梦溪不会下棋,疑惑地看着她,不会下棋?那她坐在那看了半天,那个认真劲,看什么?

梦溪也冤啊,她是现代人,哪学过这劳什子,还不是你表妹说想我了,我才巴巴的过来坐在这让她看吗?见两人都在看她,不觉也有些羞涩,脸微微一红说道:

“婢妾是听说表妹想婢妾了,才过来陪表妹的,你们继续下,婢妾在一边陪着就是,红珠,给二爷和表妹换壶热茶”

瞧见梦溪脸上泛起一抹红晕,二爷一时竟失了神,哪还有下棋的心。

那秀儿更是,有这个不开眼的表嫂在一边也不说走,只说陪着,哪还能静下心来下棋,三人坐着说了会话,张秀第一次,没有等到天黑就离开了萧湘院。

接下来两天都是如此,张秀下午想去东厢房,就是找不到表嫂,等表哥回来了,表嫂也回来了,二奶奶又在那端端庄庄地坐着,象木头一样看着两人聊天下棋,到第四天,这张秀也回过味来,只要她到东厢招惹表嫂,表嫂就会过来陪着她,夹在她和表哥中间,要有多碍眼有多碍眼。

果然,第四天,秀儿下午没来闹东厢,傍晚表嫂也没过来,萧俊竟也明白了梦溪的心思,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这两天他回来的都很早,他发现有她温顺地坐在旁边,即使不说话,他也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更是难得有与她这样和平相处的美好时光,已经没有了第一天那种如芒在背的紧张,今天更是早早地便回来了,见她没来,心里不觉有些失落。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