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五章 七夕作诗

时间:2021-10-14 21:36:35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大太太无意将三爷安排好在秀儿和梦溪之间,老太君竟也没说什么,秀儿是大太太的亲外甥女,大太太挺她梦溪是明白的,让她猜不透的是,老太君对秀儿的态度怎么也这么暧mei?摇了摇头,专心致志地用起了家宴。因为有老太君和大老爷在,也没象梦溪想像那样觥筹交错,高由于有老太君和大老爷在,没有象梦溪想象那样觥筹交错,高谈阔论的场景,众人都不声不语地吃着,尤其那些姨娘和姨太们,即使说话,也是轻声细语,好没意思。。

>>>《祖训》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七夕作诗小说

大太太有意将二爷安排在秀儿和梦溪之间,老太君竟也没说什么,秀儿是大太太的亲外甥女,大太太挺她梦溪是知道的,让她猜不透的是,老太君对秀儿的态度怎么也这么暧mei?摇摇头,专心地用起了家宴。

由于有老太君和大老爷在,没有象梦溪想象那样觥筹交错,高谈阔论的场景,众人都不声不语地吃着,尤其那些姨娘和姨太们,即使说话,也是轻声细语,好没意思。

吃过酒后,撤了桌,老太君便命人在园子里摆上了七巧果子、茶、酒、瓜子、花生等食物,不愧是世家,尽管没有现代的电灯,园子各处掌了灯笼,竟也照得和白昼一样。一家人围着坐了,低声地聊起了七巧节的一些传说,老太君见孩子们都很拘束,气氛一点也不热闹,便对大老爷说,你在这,孩子们都放不开,也累了一天了,下去休息吧,有孩子们陪我坐在就行了,大老爷也真累了,在这只为母亲高兴,听她这么说,便起身告辞回去了,大太太也跟着告退去伺候大老爷。

大老爷、大太太一走,园子里立时热闹起来,尤其萧韵和五个姑娘,已猜起了迷语,只见大爷的女儿萧英站起来说了一个迷面:

“千根丝,万根线,落在水里就不见”猜一物

萧春站起来抢着说道:“是日光”

萧英摇摇头,又猜了两个都不对,梦溪已经猜出是什么了,但坐在那不想说,她觉得还是坐在这听着就好,别出什么风头。

萧韵大声道:“是雨。”

见萧英姐点头,萧春后悔得直剁脚: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也出一个大家猜,谁猜对了,这个花就赏给谁”萧春一边说,一边拿起桌上的一枝花。

在坐的众人一听,轰然大笑。

待静了下来,萧春说道:“此物大而轻,肚里火烧心”

萧韵大叫:“灯笼”

萧春听了直跺脚,瞪着三叔,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枝花,才不给他,二爷上前抱起萧春放在了腿上。

我替春儿出一个:“尖长嘴,铁刺骨,咬一口,走一步”

萧韵想了半天,摇摇头。萧春示威似的看着三叔。三爷用手撕开嘴,向她做了个鬼脸。

秀姑娘张嘴说道:“是炉钎”

萧俊摇摇头,秀姑娘又坐在那皱着眉。

见众人不语,梦溪忍不住说道:“是剪刀”

萧俊听了,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示意猜对了。萧春见父亲点头,把手里的花递给了母亲,一边朝三叔瞪眼一边说。

“母亲猜对了,这支花送给您”

“春儿真乖”

梦溪微笑着说道,示意知秋上前把花接了过来。

见表哥对表嫂赞赏地点头,秀姑娘很不是心事,眼珠一转,忽然想起表嫂不会下棋,想必她棋琴书画都不行,一个商贾的女儿,能会什么?大概只会做饭吧,要不怎么见天的往厨房里跑,猜迷也不是秀儿的专长,在表哥面前,一定要扬长避短的,想到这开口说道:

“这么充满诗情画意的夜晚,没有诗怎么成,我们不如就以七夕夜为题来做诗如何,大家各出一首,最后选出头筹,表嫂今年新过门,第一年参加我们的节日,不如就由表嫂来起个头吧。”

秀儿早准备好了一首,只等表嫂做不上,她在拿出来,就算表嫂蒙上了,也比不过她儿的,这样在众人面前把表嫂比下去,至少让老太君和表哥认识到,一个商贾的女儿,怎么能和她秀儿比!

秀儿说完,看着表嫂美美地想着。

众人一听做诗,更来了精神,几个姑娘高兴的直拍手,就差跳起来了,早有丫鬟出去准备笔墨了,萧韵接口说:

“对,二嫂厨艺文采均是一流,今晚二嫂一定要带个头,拔个头彩,抛砖引玉”

听了三爷的话,秀姑娘直皱眉,虽然三爷的话明显在帮她,在趁伙打劫,但她可不希望有人在老太君和表哥面前夸表嫂,一句也不行。

萧俊看了梦溪一眼,他也不认为她会做诗,大婚这么久,要会做早做出来讨巧了,还能等到现在,连棋都不会,怎么会做诗呢,听了表妹的话,坐在那直皱眉,暗道表妹做得太过,见三爷跟着起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怎么就知道溪儿文采一流,这不明摆着合伙让她难堪吗?正想着怎么替她解围,知秋的话传来:

“二奶奶念就是,奴婢替二奶奶执笔”

知秋可是知道她家二奶奶大字的水平,怕漏了陷,忙上前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笔墨,在案头铺开,转头看着二奶奶。

萧俊冷冷地扫知秋一眼,这丫鬟太不知深浅,自已家的奶奶,这时候不护着,来凑什么热闹!不知为什么,萧俊此时看着满院子的人都不顺眼,坐在一边黑着脸紧皱眉头。

梦溪听了秀儿和三爷的话,也直皱眉,她的确不会做诗,特别是这种命题诗,什么平平仄仄的,她是现代人,哪学过这些啊。

张秀见表嫂眉头紧皱,高兴的小心肝都要蹦出来了,红着脸兴奋地看着她,只等表嫂出丑了。

梦溪低着头想啊想,还真让她想起了一首,前世觉得意竟很美,随便记了下来,盗版可耻那是前世的老师教得,这一世左右没人教,这个时候,也讲不了什么道不道德了,抄吧,于是张口吟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jinfeng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梦溪念完时,知秋已刷刷刷地写了下来。

“好一个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真乃当世绝笔,和二嫂的诗一比,韵儿的诗真的不入流了,不要也罢。”

三爷听了二嫂的诗,随手将已写了一半的诗给撕掉了,一脸赞叹地看着二嫂,他是打心眼里敬佩这个二嫂,可惜,怎么就跟了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二哥。

萧俊也被震住了,欣赏地看着梦溪,刚刚他也打了腹稿,正想着出头给她打个圆场,毕竟,她做不出来,他脸上也不好看。不料她一转眼,便做了出来,他做的竟不及她十之有一。

晚上和大老爷一进大厅,万花丛中一眼便看到了素面朝天的她,她的清淡在大厅内热闹的衬托下显得格格不入,但就是这份格格不入,在他心里变成了一幅独特的风景,有如淡雅清新的百合,亭亭净植,玉立在那,此刻亦是如此,从来不知她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旷世才女。

他越来越看不透她了,迷一样的女人,象雾、象雨、又象风,总是在不同的时候给他不同的感受,有惊喜也有愤怒,有期待也有失落,更多的还是渴望,面对这个女人,他有一种自已根本控制不了的感觉。

张秀此时已经是咬牙切齿了,没想到,她的提意竟然让表嫂出尽了风头,当真拔了头筹,尤其表哥看向表嫂的目光,就象一把刀扎在心上,让她恨不能上前把个表嫂给生吞活剥了。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