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九章 上官公子

时间:2021-10-14 21:36:36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鹿鼎山离闹市区左右有一个时辰的路,两人在闹市中另雇了马车,一路回到山下,梦溪下了车,四望极目远眺,但见远处山峰云雾袅袅,时隐时现,宛若峰插云霄,峻峭雄浑,又如一幅十分壮观的水墨淋漓浓淡有致的山水画展示在面前,觉间心情一片大好,见山上有亭,便和慕白沿着青“是,公子”。

>>>《祖训》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上官公子小说

鹿鼎山离闹市区大约有一个时辰的路,两人在闹市中另雇了马车,一路来到山下,梦溪下了车,举目远眺,但见远处山峰云雾袅绕,时隐时现,宛如峰插云霄,高峻磅礴,又如一幅壮观的水墨淋漓浓淡有致的山水画展现在面前,不觉心情大好,见山上有亭,便和知秋沿着青石台阶,缓缓地拾级而上:

“二奶奶,到了上面的凉亭,就能看到后面的鹿鼎湖了,湖堤边有杨柳,还有一条长长的回廊,回廊尽头有亭碑,湖中还有荷花,奴婢前年随哥哥来过一次,这还是第二次过来”

用扇子敲敲知秋的头:

“记住了,叫我公子,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们就到那山顶的亭中,即可休息,又能将四处美景一览无余,然后再去湖中游玩,这如画的美景怎是一日能看遍的,他日出了萧府,我一定要来小住几日,慢慢的细细的欣赏。”

“是,公子”

知秋无奈地看了二奶奶一眼,她家二奶奶是真把出府当成大事放在心里了,但这个时候,是没法劝的,只在心里叹息一声。

二人来到亭中,梦溪斜倚危栏,看着眼前的湖光山色,如画美景,不觉心旷神颐,忍不住高声吟到: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哈!哈!哈…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好诗,好诗,好景配好诗,公子好文采。”

梦溪和知秋同时转头望去,只见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公子,身着月白色长衣,头戴玉冠,手持折扇,轻轻地扇着,正拾级而上,宽松的长衫在微风中轻轻漂动,越发显得风度翩翩,周身散发着一股高贵而雍容的气息,令人忍不住想要膜拜,身后跟着两个家仆打扮的人。

好一个风liu潇洒的翩翩美少年!前世超喜欢追撵帅哥美女的梦溪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萧二爷也算风liu倜傥了,只是这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比他那冰山脸看着养眼多了。

那白衣公子上得亭中,抬眼望去,暗吃了一惊,世上竟有如此俊美的少年,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诗:美人如玉,好一位如玉的少年,一见之下,心生喜爱,上前拱手一揖:

“小生上官弘,今日游玩,有缘偶遇公子,真是三生有幸,请教公子贵姓”

“在下李梦谈”

“小生从未听说过平阳城内哪家公子有如此文采样貌,想来公子不是平阳人”

“在下正是平阳人,只是从小离家,随师傅云游在外,很少回平阳,公子自是未曾听说。”

“哈!哈!哈!幸会,幸会,相见即是缘,我们兄弟相称可好?”

“好!兄台,请”

梦溪和这位上官弘一见如故,两人在亭中小坐了片刻,便一起出了亭子,迤逦来到鹿鼎湖边,梦溪来到古代,还是第一次畅游山水,望着眼前的湖光山色,心情大好,再见水中那亭亭净植,香远益清的莲花,忘情地说道:

“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吾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好一个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谈弟此话当真高风亮节,清雅脱俗,而回味却是隽永绵长,只是这滚滚红尘,又有多少人独善其身?”

汗,这样也行,抄习也能中奖,早知如此,早就应拿出来骗吃、骗喝、骗帅哥了,何苦窝在萧府受那鸟气。

梦溪见上官公子夸奖,不觉神采飞扬,轻摇折扇,学着上官公子的大步,与他并肩走着,和他款款而谈,上官弘毕竟是真正的大齐人,对大齐的政治、商业、风土人情等如数家珍,这正是梦溪现阶段迫切想知道的东西,大婚这么久,萧二爷可从来不和她谈论这些,认真地倾听着,当真是如获至宝。

梦溪偶而也会谈些自己的见解、观点和奇闻异事,说出来更是妙语如珠,令上官弘闻所未闻,要是听到就怪了,这都是梦溪21世纪的见闻,两人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在湖边的长廊中逗留了很久,上官弘抬头看看日头,已近午时,对梦溪说道:

“贤弟,前面有一家酒楼,名唤得月楼,二楼正对着湖面,独坐窗前,可将湖中美景尽收眼底,是欣赏鹿鼎湖的好去处,眼见日已近午,不如你我兄弟二人把酒言欢,贤弟意下如何?”

“好!梦谈正有此意”

知秋听了,偷偷用手拽了拽二奶奶的衣服,向她摇摇头,毕竟是世家的少奶奶,怎能随便和人把酒言欢。

梦溪是现代人,哪在乎这些,再说,她也从没当自己是世家主母,更何况,她现在可是一身男装,脸上又用药水洗过,谁能认出她是萧府的当家主母?

没理知秋的暗示,与上官公子一起登上得月楼,来到二楼,要了一个靠湖面的雅间,坐在窗前,小楼清风,倍觉舒畅,梦溪举杯对上官公子说道:

“今日偶遇兄台,小弟真是三生有幸,来,小弟先敬兄台一杯”

“贤弟如此胸怀见识,样样闻所未闻,令愚兄耳目一新,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来,你我兄弟共饮此杯”

二人共同举起杯,一软而尽,开些款斟漫饮起来,渐渐谈至兴浓,不觉飞觥交错.梦溪本不胜酒力,几杯下肚已有几分酒意,想她在萧府日日压抑,那得如此放浪形骸,话不觉多了起来,举杯对上官弘说:

“上官兄,大丈夫当纵横四海,快意心湖,怎奈梦谈自幼体弱,手无缚鸡之力,空有一腔热血,常思此生能得一知已,一起忘情于山水,笑傲于湖江,岂不快栽,来,上官兄,你我共饮此杯”

说着,举杯一饮而尽,上官弘也一饮而尽,大笑道:

“人生得一知已足已,斯世当以同怀视之,谈弟真乃上官的知已也,只是以贤弟文采见识,当以上报国家,下安黎庶,入朝拜相才是,有道是:男儿要醒掌天下事,醉卧美人膝,岂可忘情于山水,终老于江湖。”

见上官劝她向仕图发展,不觉暗叹,她不过一个小女子,能游尽大齐山水,此生足已,国家大事还是让别人去操心的好,不愿继续这个话题,大笑道:

“哈!哈!哈!把酒当歌,人生几何,如此美酒,怎能无歌,梦谈为上官兄高歌一曲,以祝酒兴”

说着,便用竹筷击碗伴奏,借着酒意,唱了起来: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汹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清风笑竟若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啦啦………………

上官弘听着,不觉痴了,惊叹:

“贤弟竟有如此惊涛怕岸,豪情壮烈之作,上官寡闻了,来,拿琴来!”

一边的家仆从小二处找来一把古琴,上官推开眼前的杯盏,安放好古琴,竟和着梦溪的歌声弹了起来,想那上官也是奇才,只听了一遍,便记下了韵律,刚开始还有些生涩,慢慢地渐入佳境,也和着唱了起来,连知秋和上官的两个家仆也被这豪情感染,跟着打起了拍子,一时间整个雅间里真是“江山笑,烟雨遥”。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