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章 结拜

时间:2021-10-14 21:36:36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梦溪与上官喝得兴起,唱起了前生的《傲视江湖》,一首豪情悲壮的曲子,让上官豪情顿发,竟配合好着梦溪跳起了古琴。一曲唱罢,上官意犹未尽,后转身盼咐家仆,取香案来,家仆一愣:“太,公子……”“快去”上官见家仆见状劝止,挥劝阻,家仆无可奈何,后转身出门时盼咐一曲唱罢,上官意犹未尽,转身吩咐家仆,取香案来,家仆一愣:。

>>>《祖训》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结拜小说

梦溪与上官喝得兴起,唱起了前世的《笑傲江湖》,一首豪情壮烈的曲子,让上官豪情顿发,竟配合着梦溪弹起了古琴。

一曲唱罢,上官意犹未尽,转身吩咐家仆,取香案来,家仆一愣:

“太,公子……”

“快去”

上官见家仆上前劝阻,挥手制止,家仆无奈,转身出门吩咐小二取来香案,在雅间里摆好,上官一把拉过梦溪,说道:

“谈弟,你我今日一见如故,愚兄愿同谈弟焚香为誓,结为金兰,谈弟意下如何”

“好!”

梦溪乘着酒兴竟一口应允,这可吓坏了知秋,二奶奶一介女流,怎可与人结拜兄弟,忙上前劝阻:

“二、二公子……”

“知儿,不要多言,上官兄乃我今生知已”

梦溪明白知秋的意思,忙打断了她的话,她是21世纪的人,根本不会拘泥于这种形式,何况她正是酒浓时。

二人一起来到香案前,跪倒在地,点燃三支香,插在香炉中,对着拜了三拜,立誓说道:

“李梦谈,上官弘,虽然异姓,今日结为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厚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梦溪又再心里恶补了一句:“有难时李梦谈当,与梦溪无关!”

二人誓毕,一报年龄,上官为大哥,梦溪为二弟,从此结为了义姓兄弟。

结拜完,撤了香案,二人重新归坐,这时酒已喝得差不多了,梦溪想起她漂零的身世,心里不觉凄凉,此时她已有了七八分酒意,借着酒意举杯对上官弘说道:

“他日小弟如无法在这天下容身,大哥可愿与小弟一起笑傲于湖江,忘情于山水之中?”

“上官弘听了此话,心中迷惑,二弟如此才情,怎会说这天下无他容身之地?他是什么人?”

梦溪抬眼瞥见上官弘眼底的犹豫之色,心底一惊,酒也醒了一些,暗道:“当真喝酒误事,上辈子酒风便被几个损友所不耻,看来这辈子也没长进”。

想到这冲上官大笑道:

“哈,哈,哈…大哥不要介意,小弟刚刚有些孟浪了,花看半开,酒饮微熏最好,与大哥同饮,小弟今日尽兴,就此别过,小弟不常在平阳城,他日大哥有事可到颐春堂找人传话便是。”

说完转身招呼知秋:“知儿,知儿……”

喊了两声,见没人过来,转过头看去,才发现知秋站在那一动不动,眼睛看着屋顶,一脸我不认识你的样子,不觉好笑,起身走过去,拿扇子敲了知秋二下说道:

“走了,走了,哈,哈,哈……”

梦溪扶着知秋哈哈大笑地推门而去。

“二弟……”上官弘站起身喊了一句,想说什么,梦溪早已走出门去。

上官弘毕竟是男人,当真只是微醉而已,望着那单薄孤冷的背影,听着远去的放纵的笑声,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那放纵张狂的眼底有一丝他看不见的凄凉在荡来荡去,让他想要轻轻抚去。

……

梦溪睁开眼睛,感到头痛欲裂,忙喊知秋:

“知秋,知秋,倒杯水来”

说出话来,才发觉嗓音沙哑,象破锣一样,暗悔昨日太放纵了。

“奴婢从来不知二奶奶还能去笑傲江湖,看看二奶奶昨日做下的事情,当真是个女人吗?要是被二爷知道了,奴婢会被扒了皮的,二奶奶以后若再这样,千万别让奴婢跟着,也别说认识奴婢”

知秋端着一碗醒酒汤边报怨边坐在床边伺候着二奶奶喝了,听着二奶奶那破锣似的嗓子,不觉又心疼起来,哀怨地看了她一眼:

“二奶奶也太大意了,不过是个路人,怎么能随便说出我们药堂的名子,谁知道上官公子有什么背景,依奴婢观察上官公子的言谈举止,也不象是泛泛辈,他要真起什么兴,查出我们的底细怎么办?

萧府势大,挤垮一个小生意人,就象踩死个蚂蚁一样简单,何况象我们这样一点根基背景都没有的药堂,万一上官和二爷认识,被二爷知道了我们开药堂的事,一定会容不得的,二奶奶费了多少心血,每天在后院废寝忘食地配药,我们的药堂才有今天,别又象奴婢家里原来的药堂一样,只被一个地痞就折腾黄了,那样当真这大齐再也没有二奶奶的容身之地了”

听知秋说起药堂,梦溪一拍额头,怎么忘了,什么时辰了,上官公子不会去药堂找她,查她底细吧?

“知秋,快派人去药堂安排一下”

……

如梦溪所料,上官公子今日一早就来到了颐春堂,小伙计刚打开大门,准备挂牌子,便见一位白衫公子站在门外,正看着门上的对联,身后立着两个家仆,见伙计出来,一个家仆上前一拱手说道:

“小兄弟,我家公子今日特来拜见颐春堂少掌柜的,麻烦您通报一声”

“公子稍候,小的这就去回话”

不一会儿,只见李度匆匆跟在小伙计身后走了出来,一见之下,并不认识,心中疑惑,上前拱手一揖,说道:

“在下李度便是这里的少掌柜,请问这位公子找的可是在下?”

“小生上官弘,特来拜见二弟李梦谈,还请兄台传报一声”

此时上官弘身后的家仆已面露不耐之色。

听了这话,李度一愣,主人什么时候有个结拜兄弟,怎么从没听妹妹提起过?心中疑惑,却也不敢待慢,上前一步说道:

“这位公子不知,李梦谈是我家主人,只是常年云游在外,此刻不在堂中,兄台有事请先进堂内一叙”

上官弘听了这话,不由微蹙双眉,审视着李度,昨天和二弟才喝过酒,今天怎么会不在,但见李度一脸诚意,实不象欺诈狡辩之徒,转念一想,也许二弟住在府中,那二弟昨日喝了酒,怕是这时还没睡醒,既然来了,不防先进药堂等着他,于是冲李度点点头,示意他前面请,抬脚随后进了颐春堂。

李度引三人入内,让了坐,吩咐伙计上了茶,这才陪着坐在一边,刚要说话,只听上官弘说道:

“麻烦兄台派人去府上知会二弟一声,就说上官弘前来拜访,正在颐春堂等候”

李度一愣,主人出一次萧府哪有那么容易,在这等!等到明年还差不多,忙说:

“想是公子不知,我家主人自小云游四方,很少回平阳,公子要见主人,还望改日再来”

昨日还一起游湖,今日怎会不在平阳?一定是这位少掌柜不愿传话,故意推拖,想到这,上官公子脸色一沉,刚要说话,只听外面一阵吵闹,李度正要吩咐人出去瞧瞧,这时一个小伙计快步走了进来。

“外面什么事?”李度问道

“回少掌柜的,刚才悦来客栈伙计过来传话,说我家少主人昨夜下塌悦来客栈,今日一早便离开了平阳,少主人留话说:因有急事,匆忙离去,没时间到药堂来,特意让伙计来传个话,转告少掌柜的,主人昨日在鹿鼎山结拜了一位异姓兄长,复姓上官,单字一弘,如上官公子前来拜会,让少掌柜一定以主人之礼待之,千万不可待慢了”

“你家主人说没说去了哪里”

上官弘一听这话,不等李度说话,开口向小伙计问道。

“回公子,我家主人没说去了哪里”

上官弘转头看向李度,李度忙接口说,我家主人自幼喜欢游山玩水,一向萍踪不定,主人有事都是命人传信回来,在下实不知主人去了何处。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