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四章 秀儿的算计

时间:2021-10-14 21:36:3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梦溪近侍画进了东偏房,拿眼扫了一圈屋内众人,心中已有近斤斤计较,迈步见状,向老太君轻轻地一福,淡定从容地地说:“孙媳给老太君请安”老太君本来愠怒地坐在那,但当她听见梦溪嘶哑的声音时,觉间抬头来,仔细一看之下,竟唬了一跳,溪儿的脸色惨白的吓死人,忙坐直了身子张秀暗想,怎么说也是位世家奶奶,这身体不好,怎么不见她瞧大夫,竟锁起了门,人又不见了影,难道不用把大夫请进府来,还亲自跑去药堂瞧大夫不曾,那可真够惊世骇俗了!。

>>>《祖训》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秀儿的算计小说

梦溪随侍画进了东偏房,偷眼扫了一圈屋内众人,心中已有计较,缓步上前,向老太君轻轻一福,淡定地说道:

“孙媳给老太君请安”

老太君原本不悦地坐在那,但当她听到梦溪沙哑的声音时,不觉抬起头来,一看之下,竟唬了一跳,溪儿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忙坐直了身子,连声吩咐侍画扶二奶奶坐,梦溪哪敢立刻就坐,又转身给大太太见了礼,请了安,这才在知秋和侍画的搀扶下坐了,老太君见梦溪坐了,开口问道:

“老身出门不过几天,溪儿竟病成这样,怎么也不请个大夫过来瞧瞧,就这么硬挺着”

老太君边说边不满地看了大太太一眼,大太太听了老太君的话,这才仔细地打量起二奶奶,竟也唬了一跳,看向秀儿,秀儿也正暗自吃惊呢,表嫂真的病了?

原来,老太君、大太太出府,梦溪这几天有空闲,那秀儿也有空闲了,她又琢磨起东厢来,这家伙,真是贼心不死,想着表哥不在府里,左右这两天也无事,不如去东厢软磨硬泡,可是连着两天,都扑了个空,门一大早就上了锁,四个大丫鬟一个也不见影子,院里的人更是一问三不知,连她收买的亲信都不知二奶奶去了哪里,只说一早起来就看到门锁了,张秀想着姨娘们每天过来请安,也许知道表嫂去了哪里,可大姨娘告诉她,二奶奶这两天吩咐,说她身体不好,不用请安了。

张秀暗想,怎么说也是位世家奶奶,这身体不好,怎么不见她瞧大夫,竟锁起了门,人又不见了影,难道不用把大夫请进府来,还亲自跑去药堂瞧大夫不曾,那可真够惊世骇俗了!

表嫂一定有什么秘密,常言道,疑心生暗鬼,秀儿这样想着,心里就画了魂,越想越有觉得有道理,暗下决心,一定要查出这两天表嫂做了什么,要是能查到什么隐私,最好是和什么人暗通曲款,不愁表嫂不下堂。于是,今天一大早她又来到萧湘院,见东厢总算开了门,便要进去。

知夏、知冬在门口拦着,说什么也不让进,口口声声说二奶奶病了,二奶奶吩咐奴婢,说表小姐是娇客,身体矜贵的很,不比常人,怕过了病气给表小姐,二奶奶担不起,倒不好了。

秀儿听了这话,回头看了眼远处躲躲闪闪的一院子的奴才,正好奇地朝这边看,那个气啊,探视病人本是天经地仪的事儿,这表嫂够绝,非但不让探视,竟然还拒绝的冠冕堂皇,让她回不了口,不是这一院子的奴才都在那巴巴地看着,她可真想跳脚骂娘。

硬闯吧,以后表哥回来了,表嫂真要没完没了地折腾她,她也受不了,这表嫂可是有仇必报的小人,做事一向豪不含糊,可惜姨妈不在府里,否则一定去搬过来,这婆婆亲自探视儿媳妇的病,看表嫂还说什么,再请个大夫过来瞧瞧,看她还怎么装!

秀儿立在东厢门口,瞅着知夏、知冬两个丫鬟虽谦恭有礼,那架势可是强硬的很,回头看看身边只带了玉心出来,有些势单了,正无奈间,冰心匆匆地过来,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些什么,秀儿听了,点点头,看了知夏、知冬一眼,话也没说,扶着冰心转身离开了东厢。

秀儿主仆三人一出大门,一个婆子正风风火火地朝萧湘院赶来,见了表姑娘,也没停住见礼的意思,冰心见了,忙喊了声:

“站住,急什么急,作死呢,没见表小姐吗?瞎眼的奴才,一点规距都没有!”

秀儿是萧府的常客,这府里上下没有不认识她的,都知道她是大太太和二爷的心尖,很可能成为未家的当家主母,那婆子听冰心这么说,哪敢怠慢了,忙上前一福,说道:

“奴才有眼无珠,冲撞了姑娘,还望姑娘宽恕”

“什么事,让嬷嬷这么急?”

“回表小姐,安总管吩咐奴才来给二奶奶报个信,大太太派快马回府,说是老太君已从宫里出来了,大约未时到府,让二奶奶准备准备去二门迎接”

秀儿听了,眼珠一转,开口对那婆子说道:

“我当是什么事呢,忙三火四的,原来是这个,安总管也给我传了话,刚刚冰心就为这事过来找我,正好表嫂就在一边,早就知道了这事,表嫂此时正在梳妆,准备迎接老太君了,你也不用再去打拢了,回去吧。”

那婆子听了表姑娘的话,抬眼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见秀姑娘正冷冷地注视着她,猛打了一个寒颤,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毕竟人家是主子,做奴才的只有听的份,忙应了声,转身走了。看着那婆子走远了,秀姑娘回头望了眼萧湘院,心中暗道:

“表嫂不是病了吗,今个儿就让你病得连老太君也接不了,就不信你到了老太君那里还能装出来!”

秀儿压根就不信表嫂病了,所以早早地来到二门,一见姨妈,就填油加醋地把萧湘院这两天的事说了一遍,大太太听了心里也画魂,是啊,总是个世家奶奶,不管怎样,那身份还在那的,若真有病,随便吩咐一声,哪个奴才敢不让瞧大夫,听秀儿说萧湘院里的人说二奶奶这两天根本就没用过药,这病了,连药都不用,就这么干挺着?这二奶奶也真有种,鬼才相信!

于是一行人随着老太君一起来到寿禧堂,老太君也乏了,便直接来到了东偏房,大太太坐定后,见老太君倚在那眯着眼睛,状似不经意地开口说道:

“媳妇一回府就听说二奶奶病了,这二奶奶也是,病了都三天了,也不传个大夫过来瞧瞧,听说连药都没用,这孩子,也真是的,就那么生挺着,看她那娇娇弱弱的身体,我这做婆婆的听了也心疼,不如老太君叫二奶奶过来,亲自找个大夫瞧瞧的好,免得被那些没心没肝的奴才听了去,还以为我这做婆婆的亏待了儿媳妇。”

心疼才怪!听了大太太的话,老太君心头一动,这媳妇什么时候当真心疼过溪儿?不苛待她就烧高香了,媳妇的话显然没安什么好心,难道溪儿这两天又做了什么不合规距的事情?

虽然喜欢梦溪,但今天梦溪没去二门接她,她这都到了寿禧堂,也没见溪儿的影子,连个传话的人都没派到跟前,心里也有些不悦,这溪儿年轻轻的,太没规距,她老了,没什么大事很少出府,年了月了的才出一次府,这堂堂的当家奶奶竟不出二门迎接,想怎么着?

虽然不耻大太太的挑拨,但还派人把二奶奶找了过来。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