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五章 太太受责

时间:2021-10-14 21:36:3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梦溪见老太君问到,声音嘶哑地回道:“回老太君,孙媳而已杂感风寒,这些天了好多了,劳烦老太君牵念,想是府里的奴才见孙媳病了,心痛孙媳,便没通知孙媳老太君回府,老太君刚派人来去湘潇院带话,孙媳才明白老太君回府了,这才洗簌了,匆忙赶过来,还请老太老太君见了,急忙伸手制止了梦溪,一边吩咐侍画扶二奶奶坐好,不满地看了大太太一眼,想起这次进宫,静妃曾说起谨帝一直嘱意太子,暗示现在最好和太子联盟,轻易不要和燕王走的太近,静妃话说到这份上,大太太难道还不明白,秀儿的父亲是铁杆保燕派,是燕王的死堂,更是朝野尽知的事情,一旦燕王失势,第一个受牵连的便是他。。

>>>《祖训》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太太受责小说

梦溪见老太君问起,声音沙哑地回道:

“回老太君,孙媳只是偶感风寒,这些天已经好多了,有劳老太君挂牵,想是府里的奴才见孙媳病了,心疼孙媳,便没通知孙媳老太君回府,老太君刚刚派人去萧湘院传话,孙媳才知道老太君回府了,这才洗漱了,匆忙赶来,还请老太君责罚孙媳不迎之过”

梦溪说完,做势要起身跪下,但刚一起身,毕竟脚下虚浮,身子一晃,险些载倒,一边的知秋忙上前扶住。

老太君见了,急忙伸手制止了梦溪,一边吩咐侍画扶二奶奶坐好,不满地看了大太太一眼,想起这次进宫,静妃曾说起谨帝一直嘱意太子,暗示现在最好和太子联盟,轻易不要和燕王走的太近,静妃话说到这份上,大太太难道还不明白,秀儿的父亲是铁杆保燕派,是燕王的死堂,更是朝野尽知的事情,一旦燕王失势,第一个受牵连的便是他。

虽说静妃毕竟年轻,见识浅些,现在绝对不是保太子的好时机,但二老爷已保了太子,那燕王是更不能保了,这秀儿,是万万不能这个时候娶进来的,做妾也不行,何况静云大师不是说溪儿可保她萧家子孙昌盛吗?在这多事之秋,一静要比一动好,她明知溪儿的庶女出身注定不能成为未来主母,都这么由着她,只可恨这个媳妇被油蒙了心,一心急着让秀儿入门。

老太君这样想着,又眼见着梦溪病成这样,竟也不瞧太夫,定是平日里被大太太折腾怕了,不想多事,暗道大太太有些过了,是该敲打敲打了。

于是开口冲大太太说道:

“这些年,我老了,原以为媳妇能干,我也跟着享享清福,也就不再管府里这些琐事了,只是媳妇太仁慈了,什么事都由着奴才折腾,不闻不问的,闹得这些个奴才竟然爬到主子头上了,依我看呢,那些奴才是该好好修理修理了,我们这样的人家,怎么能主不主,仆不仆的,乱了规距,让亲朋好友的耻笑了去。”

大太太听了这话,心里这个冤啊,她也是才回来,并没有授意谁压下老太君回府的消息,老太君心里明镜似的,可竟然当着小辈的面,给她没脸,看来是真动怒了,坐在那里,脸胀成了猪肝色,委屈的直想落泪,憋了好长时间,才起身向老太君施礼,开口说道:

“老太君教训的是,是媳妇这一段时间失查了,媳妇一定查明此事,该责罚的,媳妇绝不手软。”

老太君听了太太的话,皱了皱眉,她暗指的可不是这一件事,这大太太竟在她面前装傻,索性没理大太太,把她淡在了那,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是吩咐侍画出去瞧瞧大夫来了没有,不一会,侍画进来回道,大夫早过来了,在外面候着,老太君这才吩咐大太太等人退下,让梦溪上了炕,放下幔帐,才传大夫进来。

任大夫医术再高,也诊不出梦溪这是宿醉闹得,但梦溪体质的确虚弱,又听她声音沙哑,定是病了,便对老太君说,二奶奶体质极度虚弱,需要长期调养才行,老太君听了也一惊,看来溪儿是受苦了,心里更加责怪大太太不知好歹,毕竟这个孙媳妇,除了庶女的出身有违祖训外,是最让她感到贴心的,只因为她心里的疙瘩,这些日子,便由着大太太折腾,倒让溪儿受尽了委屈,这样想着,不觉心疼起梦溪来。

大夫走后,老太君又嘱咐梦溪,这两天不用过来请安,在院子里好好养着就是,命人抓了药送过去,又送了些人参、燕窝等补品。

大太太听说老太君竟将去年寿辰时收的千年老参送给了二奶奶调理身子,心里这个气啊,一点小病,范得着这样上心吗?显然是做给她看的,心里暗暗埋怨秀儿多事,让她在小辈面前抬不起头来,更把个二奶奶恨上了,但也知道,以后明面上是不能太苛责这个媳妇了。

……

知秋一边伺候着二奶奶更衣一边说:

“看二奶奶今天脸色,总算养过来了,可吓死奴婢了,二奶奶下次再不能这么折腾了”

梦溪看了知秋一眼,怎么找了个妈回来,这么点事,她已经唠叨几天了。

知秋见二奶奶没说话,又接着说:

“二奶奶,听说二爷昨天就回来了,见过老太君后,便被大太太传了过去,在大太太那用过晚饭才回来,听门上的人说,昨个晚了,二爷直接去了菊园”

知秋一边说还一边偷眼看着二奶奶的脸色。梦溪白了她一眼:

“我脸上有花吗?跟你说过多少次,以后二爷的事情,不用给我说的这么细,只提醒着我应该做什么就是了”

“二奶奶,奴婢的意思是,您得想个法子才是,不能就这么由着表姑娘”

“轿子备好了吗?再不走就晚了给老太君请安了”

梦溪扶着知秋的手进入大厅时,见二爷已经在那坐着了,大太太和老太爷还没来,梦溪上前给老太君请过安,又过来给二爷见了礼,对上那张寒冰脸,不觉心里好笑,自己家的老公出门回来两天了,她这个正妻还是在老太君这见着。

老太君见梦溪坐下,又看了看她的脸色说道:

“溪儿今儿气色好多了,不是让你在院里养着吗,怎么又这么早出来了,那药还吃着呢?可不能断了,听到没,有病就该好好将养才是,不用事事都这么要了强去”

“老太君教训的是,孙媳记下了,只是孙媳已经好了,这两天没过来,也想老太君了,怕老太君牵挂,就赶紧来了,孙媳以后会多加注意的”

“好,好,溪儿就是孝敬,那人参、燕窝可吃完了,不够的话,我这还有,待会再让侍画给你拿些过去”

“老太君上次给的,现在还没用完呢,这次就不用了,待用完了,孙媳再过来取也不迟”

正说着,大老爷和大太太,秀姑娘一起进来了,萧俊和梦溪也忙起身见礼,待大老爷和大太太都坐下后,萧俊和梦溪才又坐下,萧俊看了看梦溪的脸色,的确苍白了些,心道:“几天没在家,她又怎么了”

想起上次大夫说的她身体及度虚弱,也不知她是否还在服那些补药,他可是央了大夫,开的最好的,看着梦溪淡定地坐在那里,心中不觉来气,皱皱眉,她就不能少折腾些吗,身体不好,还这么不当事,老太君都有话了,就不知道好好地在院子里养着,早早地跑过来糟蹋自己。

祖训

祖训

作者:雨久花类型:总裁状态:完本

她,有意间回到时空紊乱的大齐,成了李老爷的五房小妾赵大太太的女儿,莫明其妙地代嫡姐冲喜,娶大齐世家之一的萧家下代族长为嫡妻……她只想低调地做她的少奶奶,能在这萧府有一安身之地,可有意间获知,萧家有祖训,嫡女严禁成了萧氏族长的嫡妻。一嫁人就正面临下堂,自此长伴青灯的宿命,她将何去何从?……听说,萧二爷的嫡亲大姐是宫里的皇妃,专门派了御医给萧二爷瞧病,但也没有查出了是什么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