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四章 龚氏

时间:2021-11-02 07:00:58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第二天,叶琢果真照自己的计划锻练起身体和臂力来。而让秋月没料想到的是,她并也不是一时之间很新鲜,但是手臂酸得抬不出来,造成接下来的几天更本没办法刺绣,更有甚者连拿筷子都遇到的困难,但她但是一直坚持也没选择放弃。但是锻练的成果但是很显著地的,慢慢的的,半个月后,手臂没那么酸而也不知春雨是如何跟叶予章禀报的,那日回来,叶予章和姜氏并没有招叶琢到正院去训斥。到七天后叶琢再请求出府时,叶予章很痛快地就答应了。从正院出来时,春雨一如既往地跟在叶琢后面。。

>>>《玉琢》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龚氏小说

第二天,叶琢果然照自己的计划锻炼起身体和臂力来。而让秋月没料到的是,她并不是一时新鲜,虽然手臂酸得抬不起来,导致接下来的几天根本没办法刺绣,甚至连拿筷子都困难,但她还是坚持没有放弃。不过锻炼的成果还是很显著的,慢慢的,半个月后,手臂没那么酸了,身体也有劲了,便是脸色也红润不少。而她的笔下,渐渐地能写出一个笔划简单的字了。

而也不知春雨是如何跟叶予章禀报的,那日回来,叶予章和姜氏并没有招叶琢到正院去训斥。到七天后叶琢再请求出府时,叶予章很痛快地就答应了。从正院出来时,春雨一如既往地跟在叶琢后面。

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总还得继续活着。叶予期的身体慢慢康复,赵氏的病也好起来了。只是赵氏像是被抽去了精气神似的,拿着绣品坐在房里刺绣,沉默寡言,面无表情,便是叶琢跟她说话,她也不过是淡淡地答应两声,虽不失礼,却冷冰冰地让人好生无趣。叶琢只得回到院子里,跟叶予期坐着闲话。

叶予期也不提练腕力的事,只一边把玩手中的一块玉石,一边跟叶琢说一些逸闻趣事。直到叶琢开口问他要那块玉看看,他才笑眯眯地将玉递了过来。

叶予期作为南山镇曾经的玉雕师,手上总是有那么几块玉料存着的。不过因为家贫,他手中存着的料子不过是下品,水头不足,透明度也不好。但好在颜色极俏,如果有个好的设计,再来个好的雕工,利用俏色雕刻出精巧的图案来,却也能增值不少。

故而叶琢拿着那块石头,渐渐地看了进去,脑子里构思着各种图案,痴迷于它那俏丽的色彩里。

“姑娘,时间不早了。”秋月见叶琢拿着那块石头看了半天不动,只得出声提醒。

还得去看望郑氏呢。叶琢只得将玉料递回到叶予期手上,告辞去了郑家。

郑氏的伤口完全愈合了,虽然又被刘氏借故讨去了一件好衣服,不过破财消灾,日子过得也还不错,倒也不需要叶琢掂记。反过来她还劝叶琢:“你在府里,也没个依仗,还是少出门的好,免得老太太找借口骂人。以后啊,一两个月过来一次,或让秋菊来报个平安,让我放心,也就行了,不必整日地往这里跑。”

“好。”叶琢既知郑氏过得好,又知多往这里跑叶予章和姜氏一定不高兴,便答应下来。

如此,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叶琢便每日在完成定量的刺绣后,便苦练腕力和锻炼身体,然后隔上八、九天,便到大房去坐坐。在她去大房的时候,便派秋菊往郑家跑一趟,看看郑氏过得如何,再报个平安。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而在此期间,有一次叶琢去花园里急走,则看到那一直没有移动的花盆变了个位置。秋月见了,看看四周没人,连忙跑到一个角落里,从石头下翻出一张布条,跟叶琢匆匆回了碧玉居。

“姑娘,您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进到卧室,秋月将布条递给叶琢。

叶琢打开来看了看,然后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将布条递回到秋月手上。

秋月展开一看,惊叫起来:“这这……这也太过份了吧。您是女子,又不会跟她肚子里的小少爷争夺家产,她用得着这么狠毒吗?”

却原来那布条上写着,叶家明送聘礼去龚家,龚家小姐便提出一个要求,那就是把叶琢降为庶女。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叶琢嗤笑一下,坐下来拿起了针线笸箩,“虽然再如何也改变不了她是继室的事实,但一叶障目,把这事实遮盖起来自己看不见,哄哄自己也是开心的。再说,如果她生的要是女儿而不是儿子,我可就碍着她的事了。继室生的二小姐,跟原配的嫡出大小姐一比,那档次就太低了些。但如果是唯一的嫡女,那身份就凸显出来了。”

“姑娘,咱们怎么办?”秋月焦急地问。

“如果她开价低一点,老太爷为了跟龚家搞好关系,哄她高兴答应就算了。可惜,她要价太高些,叶家是不会答应的,放心吧。”叶琢低下头去刺绣。这段时间她在春雨面前表现出来的聪明精干,估计会给这件事加些分吧。

秋月默默地回身打燃火石,将布条烧掉,叹了一口气:“就算老太爷不答应,新太太也把姑娘给恨上了。到她进了门,还不知会如何对待姑娘呢。”

叶琢把针从布上拉出来,笑了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怕她怎的?放心,我必不会让自己受委曲。”

龚家小姐肚子里怀着叶家明的孩子,叶家不急,龚家急。所以哪怕叶予章最终没有答应把叶琢降为庶女,龚家小姐还是怀着三个月大的肚子,坐着大红花轿进了门。

姜氏生怕叶琢在婚事上捣鬼,所以无论是筹备婚礼还是办喜宴,都没让叶琢帮一点儿忙,便是连喜宴都没让她参加,只让人拿了个食盒装了几样菜,让她在院子里自己吃。叶琢自是乐得清闲。

再说,让她去恭喜那个负心薄幸的男人和把郑氏挤出叶府的女人百年好合,她还真没那涵养。

不过,喜宴过后第二日,即使再不愿意,叶琢都不得不去参拜龚氏。看得时辰差不多,估计龚氏也应该在正院里敬完茶了,她便带着秋月,去了龚氏所住的馨宁院。

穿过花园,走出回廊,远远地就看到王姨娘和叶琳、叶珏从对面走来。叶琢故意放慢了脚步,等着她们进了馨宁院,这才缓缓进门。

进到里面,却看到王姨娘她们在院子里站着,而一个婆子正站在台阶上,仰着头趾高气扬地道:“太太跟老爷到正院去敬茶了,还没回来。你们先等着吧。”说完,一转身,甩帘进了屋子里。

看着那晃动的帘子,王姨娘的眼睛瞪得老大。

当初,即便是郑氏的娘家有钱,因生的美貌极受叶家明的宠爱,自己进门时她照样得给自己面子,客客气气的。何曾像龚氏这般,生生地把她晾在院子里,连屋子都不让进?她可是贵妾,老太太的亲外甥女啊,还是为叶家生了两个女儿的人!不看尊面看佛面,龚氏再怎么是官家小姐出身,也不能这么的把人往烂泥里踩吧?进了这个门,那就是叶家的人。如今竟然连老太太的脸面都不给,真真是……岂有此理!

瞥眼看到一个丫鬟从偏房里出来,正要往正房里走去,王姨娘快步向前,一把将那丫鬟的手抓住,大声道:“既然太太不知什么时候回来,那么你领我们到偏厅去,我们到那里坐着等。”

“喂,你干什么?你把我的手都握疼了。”那丫鬟却不理她的话茬,只用力地挣扎,想要把手挣脱。

王姨娘仗着老太太的势,便是周嬷嬷都要给她三分面子,哪里见过这样无礼的下人?脸顿时气得通红。死命地抓着那丫鬟的手腕,怎么都不放手。

“这是做什么?”一声怒喝,从门口传来。却是叶家明的声音。紧接着,他携着一位穿着大红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女子十八、九岁年纪,鹅蛋脸,高挑眉,一双眼睛虽大却微凸,双颚有些高,嘴唇极薄。一看便是个不好相与的人。

这就是叶家明哭着喊着要娶的龚氏?叶琢站在离院门不远的一棵树旁,眉毛微挑,目光往龚氏的肚子扫了一眼。

玉琢

玉琢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型:竞技状态:完本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