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六章 姜家的请求

时间:2021-11-02 07:01:00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谢公子,今儿个又碰上什么好石头?”看见谢云霆的随从搬着两块石头进去,那些看解石的人争相见状跟他打打招呼。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男子道:“谢公子,今儿个可说好了,你解出的石头,要不然质地通常,你就给我们几个买了。”“是啊是啊,谢公子,昨天我们可就靠你了。”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道:“谢公子,今儿可说好了,你解出的石头,要是质地一般,你就让我们几个买了。”。

>>>《玉琢》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姜家的请求小说

“谢公子,今儿又遇上什么好石头?”看到谢云霆的随从搬着两块石头进来,那些看解石的人纷纷上前跟他打招呼。

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道:“谢公子,今儿可说好了,你解出的石头,要是质地一般,你就让我们几个买了。”

“是啊是啊,谢公子,今天我们可就靠你了。”旁边的瘦高老头附和道。

谢云霆显然跟他们很熟,看着那胖子笑道:“怎么,徐老板、赵老板,今天没收到玉料?”

“嗨,别说了,今天解石的倒有几人,但没解出一块玉来。要是再收些玉料,我那作坊的伙计可就要歇着了。”那位胖胖的徐老板道,又满脸的堆上笑来,“所以,现在就指望谢公子这一块石头了。”

叶琢听得他们的谈话,心里一动。因叶家也有玉雕作坊,还有一个小店也开在这条街上,她对于这些人所说的情况,多少也知道一些。

如果说,南云城与南山镇的玉雕家族分一个等级的话,那么聂家就金字塔的最顶端。由于这里的玉矿开采权,都控制在聂家手里,所以开采出来的玉石,都是聂家先把好的挑选出来。他们有最大的玉雕作坊,也有最顶尖的玉雕师傅。高端的玉雕生意,就掌握在聂家手里。

而有一些跟聂家搭得上关系的,就是二级家族。他们从聂家手中买剩下的原石。这些原石虽然出极品玉料的几率小一些,但中高档玉料却是不少。而原石的量很多,这些家族的吃不下这些量,便也只挑选那些高档玉料,剩下的再卖给三级家族。

谢家和刚才的那位王老板家,就属于三级家族。

而像徐老板这些人,算是金字塔的最底层。那些原石经过层层挑选,含玉率已很低。徐老板他们要是直接购买原石,并不划算,而且都是小玉雕作坊,财力也不够。于是他们的玉料来源,就是从那些赌石的客人手中购买。这样虽然赚的钱不多,但至少风险没有那么大。

叶予章的作坊,就跟徐老板一样性质。

所以这也是谢云霆想要极力结交聂博文、叶家明把龚氏视若珍宝的原因。如果能跟聂家搭上关系,聂家手指缝里稍稍漏那么一点,就够他们吃饱喝足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叶琢所关心的内容。她关心的是徐老板这些人的存在。有了他们,如果她的石头真开出玉来,就地卖掉,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否则,她总不能满大街地问人要不要她那块玉料吧?

谢云霆跟徐老板他们寒暄了几句,便转过头来问叶琢:“叶姑娘,你的原石现在解吗?”

“嗯,解吧。”叶琢点点头。

徐老板等人看到叶琢,还满含意味地向谢云霆笑了一下。然而待他们看到那随从抱过来的石头,一下没有兴趣。就这样的石头,哪里能出玉?看来,谢公子不过是拿块废石来哄小姑娘玩玩罢了。

“袁叔,你来帮解块石头。”谢云霆叫道,又向叶琢解释,“袁叔是我们这里解石手艺最好的。”因为前面解垮了一块石头,他担心叶琢有想法,干脆换一个解石师傅。

叶琢向走过来的那位中年男子微一颔首:“有劳袁叔了。”

“姑娘不必客气。”袁叔倒没有因为那块石头品相不佳就敷衍了事。他仔细地看了看石头,问道:“姑娘,这石头您是完全交给小人来帮您解呢,还是小人照您的指示做?”

“你解吧。”叶琢可不懂如何解石。

袁叔不再作声,跟另一人将石头架到木架上,便开始解石。而徐老板那些人则站在一旁聊天,对正在解的这块石头根本没在意。

“轰轰轰……”一阵响动之后,石头的一头就像被掀了盖子一般,从石头上分离出来。

“什么,我没看错吧?”袁叔揉揉眼睛,看着那切面,又叫旁边一个年轻人,“旺福,赶紧打水来。”

“哦。”旺福听得这话,飞快地去打了一盆水,浇到石头上。

“怎么,莫非有玉?”谢云霆看袁叔这表情,连忙凑了上去。

徐老板等人听得这话,“呼”地一声站了起来,全都围了过来,伸头去看那满是石屑的切面。只见那切面被水浇过之后,露出明晃晃的一抹绿意来。

“叶姑娘,没想到你今天运气这么好,这块石头,竟然出绿了。”谢云霆表情有些讪讪的。毕竟刚才在那个店里,他还高谈阔论了一番,把这块石头说得一钱不值。

“是啊,运气好。”叶琢看着那一抹绿,微笑着点点头道。饶是她一向淡定,此时也禁不住心里激动和高兴。这块石头里有玉,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刚才的感觉是对的?也就是说,她能感觉得到玉的存在?

“豆青绿,水头不是很好。”徐老板看着那切面,转过头来,“姑娘,如果你愿意,我出十两银子,买你这块半开原石。”

谢云霆生怕一会儿徐老板把剩下的部分开出来,叶琢感觉吃了亏,会埋怨他,赶紧解释道:“因为有些石头,只是切面那个地方有一块薄薄的玉,其他地方都没有。所以有些人,把石头开一个天窗,就把原石转卖掉。这样做,也是规避风险的意思。不过也有可能石头里还有更多更好的玉料,一旦开出来,可以卖出更好的价钱。是卖半开的原石,还是全开出来,你自己拿主意。”

虽然叶琢手头上没多少钱,但十两银子,她还真没看在眼里。她现在更想知道,这块石头能开出多少玉来。因此想都没想,直接道:“全开出来。”

“好嘞。”袁叔听得此话,把石头换了个方向,继续解起石来。

当那一块石壳被切开之后,大家伸头一看,惊呼起来:“啊,又出玉了。”

“二十两,二十两银子,姑娘把这石头卖给我吧。”另一个老板叫了起来。

二十两?叶琢还真有些心动了。有了这二十两银子,她就可以把那店里感觉最强烈的石头买下来,再一次印证她的感觉对不对。如果这个感觉是对的,那么,那一块石头里的玉,价值应该更高才对。

她抬起眼来,正要答应,忽然看到谢云霆投过来的目光,她心里一凛,摇头道:“继续吧。”

她的感觉对不对,只要再把谢云霆那块石头解开看一看就知道了。而那块感觉强烈的石头,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去买。开出一块玉料,是运气;一连开出两块玉料,那就不是运气能解释的了。这里又人多嘴杂,没准徐老板等人还认识叶予章。如果让叶予章知道她赌石厉害,她想离开叶家二房,就是奢望。

见叶琢主意很定,徐老板等人没有再出价,直到全部的原石解切开来,一块足有半斤重的豆青绿玉料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这才又争相出起价钱来:“三十两。”

“三十五两。”

最后,叶琢以三十七两的价钱,把玉料卖给了那位姓赵的老板。

拿到那块银票,她心里还直感慨。这钱,还真好赚啊!前后不过半个时辰,三钱银子就成了三十七两。

没买到叶琢的玉料的老板也并不在意,直接将目光投向了谢云霆那块石头身上。那块石头,体积比叶琢这块大很多,而且表现极好,很有可能出好玉。

袁叔解这块石头,也明显的更为精心。跟谢云霆仔细地看了半天,又用木炭认真地划了线,这才开始解起石来。

“哗……”一块石皮被切割开来,旺福这回不用叫,早已准备好清水,浇了上去。

大家急忙伸头过去,看那切面。却见那切面还是一片白花花的石头,一丝玉的踪影都没见。

“再切。”第一刀没出玉,让谢云霆感觉很没面子,咬咬牙将石头换了个位置,示意袁叔拉锯。

“哗”的一声,石头被割开了另一面,然而让大家叹息的是,里面依然只是白花花的石头。

“继续。”谢云霆的脸色黑得不能再黑了。刚才他还在叶琢面前夸夸其谈,说自己选的这块石头如何如何好,她那块如何不好,现在,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然而那块石头丝毫没有给谢公子面子,就快被袁叔切成豆腐块了,却仍然没见一丝玉料的影子。

徐老板是个八面玲珑之人,看得出谢云霆对叶琢的态度不一样,赶紧出言道:“这赌石,哪有一赌一个准的?如果那样,那还叫‘赌’吗?谢公子能够十次赌出三、四次,就已是赌石高手了。其他人,二十次能赌中一次,就是烧了高香了。”

“是啊是啊,这赌石啊,一半看水平,一半看运气。”其他老板也附和着。他们还要在谢家解石店买玉料,当然要卖谢云霆个面子。

叶琢看谢云霆那样,想起今天要不是他,自己还不一定能赚到这三十七两银子。当下也安慰了一句:“谢公子今天只是运气不好,不必在意。”

听得叶琢这话,谢云霆心里的闷气顿时消了一半,咧嘴笑道:“叶姑娘下次来,我带你去我家卖原石的店铺看看,那个出玉的几率,要比对面的店大多了。”

赌石,叶琢当然是要来的,不过她可不愿意再遇上谢云霆。如果她赌石的感觉是对的,那么打一抢换一个地方,才是最明智的做法。当然,这话她自然不会说出来,敷衍地笑了笑,道:“到时自然会再来麻烦谢公子。今天出来的时间不短了,我得回去了,告辞。”说完对着众人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谢云霆好不容易再遇上叶琢,哪里肯就这么放她走?急上前道:“叶姑娘,你们两个女孩子,回去不安全,我让车夫送送你们吧。”

“不用了,我家离得不远,走几步就好了。”叶琢摆摆手,不再给谢云霆说话的机会,带着秋月往旁边的巷子走去。叶府自然不是这个方向,但她不愿意让谢云霆知道,她就是镇西叶家的姑娘。

“那姑娘走好。”谢云霆没再跟上去,见叶琢走远了,转头吩咐一随从,“远远地跟着叶姑娘,看清楚她家里住在哪儿。”

“是。”那随从赶紧朝叶琢主仆离去的方向追去。

叶琢跟秋月穿过那条巷子,转出来雇了一辆车,直奔叶府。刚进碧玉居,就见秋菊满脸焦急地迎了上来,道:“姑娘,姜家的姑太太回来了,一直在上房里哭,说姜大公子闹着要娶你,求老太爷和老太太同意呢。”

(今、明两天家中有事,不能够按时更新,抱歉!谢谢秦慕瑾、凝鈺、、糖拌饭的打赏!)

玉琢

玉琢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型:竞技状态:完本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