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退亲

时间:2021-11-02 07:01:02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老太爷让奴婢来恭喜恭喜二姑娘,姑娘的婚期,今儿个已定下去了,是下月的二十六。老太爷盼咐,让姑娘明个跟老太太去挑布料,好准备嫁衣。”叶琢脸上露着喜色,盼咐秋月:“拿个大封,赏给春芽。”“多谢你二姑娘。”春芽大喜,见状叩头,接了封赏,退了回去。秋月叶琢脸上露出喜色,吩咐秋月:“拿个大封,赏给春芽。”。

>>>《玉琢》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退亲小说

“老太爷让奴婢来恭喜二姑娘,姑娘的婚期,今儿已定下来了,是下个月的二十六。老太爷吩咐,让姑娘明儿跟老太太去挑布料,好准备嫁衣。”

叶琢脸上露出喜色,吩咐秋月:“拿个大封,赏给春芽。”

“多谢二姑娘。”春芽大喜,上前磕头,接了封赏,退了出去。

秋月看着叶琢那立刻沉静下来的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谢家这门亲,她一直觉得挺好。可姑娘却一意孤行,要破釜沉舟,把自己过继到大房去,怎么劝都劝不住。现在事情一步一步都在姑娘的算计当中,秋月却丝毫不觉得欢喜。

“叶琳,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叶琢望着窗外一片一片掉落的叶子,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低下头去,提起笔,继续练字。

满腔仇恨的叶琳,果然没叫叶琢失望。就在叶琢跟着姜氏出门挑选布料的当口,谢继祖亲自上了门,要求退亲。

叶予章气得脸色铁青,两眼锐利地盯着谢继祖,口气刚硬地道:“谢老爷,我们叶家虽然门第不高,却也不是那随意让人欺负的主儿!昨日才定下婚期,你今天就来退亲,是何道理?”

“是何道理?”谢继祖冷笑一声,“我亲自上门来退亲,是给你面子,否则,我要是让媒人传话,你这叶家,怕是以后就不要嫁娶了。”

叶予章听得这话,想起叶琢那日在上房里所说的话,心下生出极为不妙的感觉来,也不敢再以强硬的态度对谢继祖,拱手道:“还请谢老爷把话说清楚。”

“我问你,你这二姑娘,是不是个克夫的命?”谢继祖将茶杯“当啷”地一声放到桌上,“你明知道你家二姑娘是这样的命,也明知道我是肩祧两房,传嗣艰难,你还要把她嫁到我谢家去,我谢家,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断我谢家的香火?”

叶予章骤然变色。他没料到,前日才在上房里说的话,当场只有他、姜氏和叶琢三个人,怎么这话就传到谢继祖耳里去了?而且还比叶琢当时还说得明白,她的命是克夫命!

“哼,难怪你那么着急想要把婚期定下,都不待我们去合八字,原来原因就在这里。我说叶老太爷,你们也太不地道了吧?喏,这是叶姑娘的庚帖,现在,赶紧把霆儿的庚帖还给我。”

现在,叶予章极为后悔让叶琢再去广能寺,见那位能仁大师。就算此时自己百般狡辩,凭谢家与能仁大师的交情,到时谢家到广能寺一问就知,这事是抵赖不掉的。他只得拿出谢云霆的庚帖,交给谢继祖,正想说说软话,缓和缓和跟谢家的关系,却不想谢继祖拿到庚帖,起身将袖子一拂:“以后,我们谢家店铺,再不做你叶家的生意!”说完,转身离去。

叶予章像是被抽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直到姜氏进来,问他谢家人来干什么,他才如梦初醒,大喊:“来人,把二姑娘给我带过来。”喊完后他马上又站起身来,一摆手,“我自己过去。”

叶予章到碧玉居时,叶琢正在院子里散步,见到叶予章和姜氏来,忙迎了上去。

叶予章此时心急火燎,直接进屋里坐了下来,把秋月等人打发出去,面色阴沉地盯着叶琢问道:“你可是不想跟谢家结亲?”

叶琢布了这个局,自然能料到从未涉足碧玉居的叶予章今天为何而来,所以脸上丝毫没有惊慌之色,只诧异地看着叶予章:“祖父为何这样问?这么好的亲事,我为什么会不愿意?”

叶予章这样问也不过是试探一下,他怎么也想不到叶琢会想办法抗拒这门亲事。见叶琢这样说,他又问:“那日能仁大师帮你批命,可还有别的人在场?”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否则,谢家人又怎么会说出比叶琢所说还有详尽的说辞?

“没有。”叶琢摇了摇头,“因男女不能单独共处一室,我便叫秋月陪我进去。当时室内只有我们三人。”

“秋月?”叶予章一挑眉,目光犀利地看向门外。

“祖父。”叶琢忙叫住他,“您刚才这样问,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哼,谢家来退亲了,说你是克夫命。”

“啊!”叶琢惊叫一声,目光既惊恐又慌张。呆呆地坐了一会儿,眼泪忽然流了下来,哽咽道:“祖父,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秋月呢?让她进来。”叶予章见状,心烦地一拍桌子。

叶琢抹着眼泪,摇摇头:“不会是秋月,她跟我情同姐妹,而且一直都盼望我嫁到谢家去,这消息,绝不会是秋月说出去的。再说,能仁大师当时只是叹了一声气,摇了摇头,并没有说我克夫,现在,怎么会传出这样的话来?”

此时秋月已进了门,朝叶予章施了一礼,然后看着叶琢,又看看叶予章,欲言又止。

叶予章见状,一拍桌子,怒道:“贱婢,从实招来,你可有把二姑娘的事说出去?”

秋月“咚”地一声跪了下去,磕头道:“老太爷明鉴,奴婢对姑娘忠心耿耿,万不会把这话说出去的。姑娘能嫁到谢家去,奴婢也能跟着过去享福,奴婢是傻了才会毁了这门亲事。只是……”她又偷眼看了看叶琢。

“只是什么?赶紧说。”叶予章又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

“只是昨日姑娘从正院出来,心情很不好,就跟奴婢聊了几句。说完之后,奴婢看到……看到大姑娘的裙摆露在树丛里。当时话已出口,奴婢生怕姑娘知道徒生担心,就没说出这事。”

“叶琳?”叶予章眉头一皱,看向了姜氏,“叶琳这两天,可有异状?”

姜氏不敢隐瞒,道:“昨天下午,琳儿来跟我说,要去林家找她的小姐妹。我想着她心情不好,散散心也好,便同意了。”

叶予章一闭眼,无力地一摆手:“将叶琳带到正院去。”不用再查下去,他就可以肯定,消息一定是叶琳传出去的。因为林家虽然家境跟叶家差不多,却是谢家的姻亲。那谢云霆的母亲文氏的庶妹,就是现在林家的当家主母,也是叶琳那小姐妹的母亲。叶琳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王姨娘被重打又关到小跨院时,还有心情去林家。可见她去的目的,并不是玩耍,而是另有企图。

“老头子,这并不能说明这事就是琳儿做的。”姜氏向来心疼叶琳,一见叶予章这样子,赶紧辨别道。说完,还狠狠地瞪了秋月一眼。

“是不是她做的,一查便知。”叶予章站起来,走了出去。

不知叶予章是如何审问叶琳的,据哑巴嫂子传来的消息,叶琢只知道那事确实是叶琳传出去的。但叶琳并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只被关在院子里,不许出来。

“姑娘,老太爷怎么能这样?大姑娘做错了事,却连个惩罚都没有。”秋月愤愤不平。

叶琢笑了笑:“估计老太爷还想着跟谢家结亲,将叶琳嫁过去呢。”

“啊?那……那不是便宜她了吗?”

“如果你是谢家,你还会娶叶家的姑娘吗?哪怕是做妾。”

秋月一撇嘴:“当然不会。消息可是大姑娘捅出去的,像这种不顾手足、不顾家族利益的败德女人,谁敢娶啊?更何况,大姑娘又不漂亮。”

玉琢

玉琢

作者:坐酌泠泠水类型:竞技状态:完本

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