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小溪,你大了,该懂事了

时间:2021-04-09 09:11:2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余小溪点了点头,从书包里拿出课本:“爸爸生日,我是肯定要过去的一趟的。”要不然,甄丽萍又有机会在爸爸面前挑她的刺了。正聊着,上课时铃响了。余小溪拿出课本,就听课学习做笔记不然,甄丽萍又有机会在爸爸面前挑她的刺了。。

>>>《萌妻出没请关照》章节目录<<<

第10章 小溪,你大了,该懂事了小说

余小溪点点头,从书包里拿出课本:“爸爸生日,我是一定要过去一趟的。”

不然,甄丽萍又有机会在爸爸面前挑她的刺了。

正说着,上课铃响了。

余小溪拿出课本,开始听课做笔记。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晚上,余小溪和裴卉卉一起吃了一顿火锅,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她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晃晃头,她收拾了一下屋子,把那条早就织好的围巾,放进精心挑选的粉蓝色礼物盒里,打算明天送给爸爸当生日礼物。

同样的围巾,她也给白晟良织过一条,可他从来没有围过。

以前她以为他只是不喜欢系围巾,现在她才明白,他不喜欢的是自己。

也好,都过去了,就当那一年的感情从没存在过吧。

余小溪轻轻盖上礼物盒子,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睡了一觉起来,昨天还晴着的天,今天不知怎么就下起了小雨。

赶到余家别墅的时候,雨下得愈发大了,余小溪撑着伞,鞋子染上了一点泥泞,站在别墅前,看着那扇再熟悉不过的门,心里竟有那么一种荒谬的陌生感。

她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

回想小时候,爸爸虽然很忙,但每次回家都会把她抱起来亲她的脸,妈妈每到冬天就会亲手给她织帽子、围巾和手套。

那个时候家里还没这么富裕,爸爸的生意也还没有做大。

现在爸爸的公司名头越来越响,余小溪却再也感受不到曾经的那种亲情了。

父母离婚之后,她从这里搬了出去,因为每次见爸爸都一定会闹得不愉快,所以她回余家别墅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少,现在回想起来,上次来这里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

“小姐回来了?”李伯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李伯是这里的园丁,打从余小溪出生起就在这里工作,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

看着两鬓斑白的李伯露出慈祥的笑脸,余小溪心里一暖,甜甜说道:“嗯,今天爸爸生日,我回来陪陪他。”

李伯脱掉园丁手套,替余小溪打开门:“生日宴在后院大厅,客人都已经到齐了,就差小姐您了。”

生日宴?客人?

余小溪怔了一下,她还以为只是家里几个人一起吃个饭,没想到爸爸居然办了一场宴会。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厚厚实实的羽绒服、平平无奇的牛仔裙,和不起眼的雪地靴,抿了抿唇,心想穿成这样赴宴八成是要被笑话的。

不如先回房间换身衣服,也免得爸爸说她丢脸。

“小姐,快进去吧,外头可冷了。”李伯道。

余小溪点头,唇边浮现两个浅浅梨涡:“嗯,谢谢李伯。”

她上了楼,来到自己之前的房间。

房间里的家具全被蒙上了一层防尘布,上面落满了灰尘,显然已经很久没人打扫过了。

余小溪推开衣柜,衣柜里并没有多少衣服,那些好看的款式早已经被余雅媛拿走了。

白皙纤瘦的手指滑过所剩不多的几条裙子,余小溪选中了其中一件款式简单的米色裙子:“就你了,但愿还穿得下吧。”

裙子是高中时候买的,这两年余小溪虽然长高了几厘米,但并没有变胖,穿在身上依旧很合适。

拉上拉链,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前前后后转了一圈,满意地点了点头。

又从抽屉里找出梳子,把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梳好。

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整个人格外的乖巧。

脱下雪地靴,换上一双轻便的高跟鞋,她下了楼,拿着打算送给爸爸的围巾来到后院大厅。

大厅是专门用来宴客的,装潢得很精致,外头的天阴沉沉的,这里却很明亮,璀璨的香槟塔旁是一个硕大的生日蛋糕。

长长的两列红木桌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不少托盘,里头是各色食物,供宾客自助取用。

空气里弥漫着香槟和食物的香味,不远处,余弘扬正红光满面地和几个客人喝着酒,一身旗袍的甄丽萍和穿着礼服裙的余雅媛,站在他身边作陪。

见余小溪来了,甄丽萍凑在余弘扬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余弘扬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目光朝余小溪扫了过来。

余小溪从他神色中看出了一丝莫名的复杂,来不及细想原因,余雅媛已经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朝她走了过来:“妹妹,你来了?爸爸正等着你过去敬酒呢。”

余小溪与她拉开一段距离,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余弘扬跟前。

“小溪啊,你也大了,该懂事了,爸爸只有你雅媛两个女儿,当然希望你们两个能一团和气。”余弘扬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的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余小溪见了,心头一涩,鼻腔涌起一丝细微的酸楚。

她点了点头:“爸,我知道了。”

在这种场合,实在不适合提之前的那些事。

好不容易父亲能平平静静地同她说话,而不是冲她大发脾气,她不想破坏了这份难得的和气。

“说些开心的,说这些干什么?”甄丽萍俨然一个慈母,招手让侍者端来了几杯香槟,将其中一杯递到了余小溪手里,“今天你爸爸生日,来,一家人一起喝一杯。”

“祝爸爸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余雅媛笑着说道。

余小溪举起那只晶莹剔透的香槟杯:“祝爸爸心想事成,每天都过得开心。”

几只杯子轻碰到一起,发出清脆动听的声响。

余弘扬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余小溪这个女儿的脸上,余小溪喝掉那杯香槟,没有察觉父亲眼神中不知什么时候带上了深深的歉疚。

“爸爸,这是我给你织的围巾。你每次在外头吹了冷风就会咳嗽,出门的时候记得要围上。”余小溪把礼物盒子递了过去。

余弘扬打开那只精致的粉蓝色盒子,拿出里头的围巾。

羊毛围巾并不厚重,可他心里沉甸甸的像是灌了铅。

甄丽萍拉了拉余弘扬的胳膊,冲他使了个眼色。

余弘扬回过神,张了张嘴,有话想说却又犹豫起来,脸上的一道道皱纹,似乎也因为这片刻的犹豫而变得更深了几分。

甄丽萍见他不吱声,索性自己开口。

她含笑朝余小溪说道:“小溪啊,你之前住的那个房间,都已经有霉味了,肯定是不能再住人了。前阵子家里装修,顺便就在楼上给你准备了一间卧室,你去看看,合不合心意?”

余小溪放下杯子,有些疑惑。

之前她跟着母亲搬出余家的时候,甄丽萍和余雅媛只差没放烟花庆祝,怎么现在却专门给她准备了一间卧室?

两人当初得意洋洋的嘴脸,余小溪记得一清二楚,她决不相信这对母女会有这么好的心肠。

“你爸爸老了,身体不如之前那么好了,生意上的事以后会交给晟良这个女婿打理,不用再每天去公司,闲下来了,当然是想多看看你和雅媛两个女儿。”甄丽萍解释。

原来是爸爸的意思?

余小溪心里一暖,认真点头:“嗯,我会常回来住的。”

“好孩子,跟你姐姐上去看看房间,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甄丽萍笑着说道。

余小溪迟疑了一下,跟在余雅媛身后上了楼。

这一次,她刻意和余雅媛拉开了好几步的距离,免得又被余雅媛自导自演地诬陷。

身后,余弘扬看着她的背影,一张老脸涌上深深的愧疚。

甄丽萍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老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公司的资金链眼看就要断了,那可是你几十年的心血啊……你把小溪养到这么大,也该是她回报你的时候了。那杯香槟里不过是加了点花粉,只会引起小小的过敏,不会有事的。”

说着,朝余弘扬手里递了一杯酒。

余弘扬拿着那只杯子,手有些颤。

“反正是要嫁人,嫁谁不是嫁?卫家看得上小溪,那是她的福气……”甄丽萍又道。

她把阴戾深深藏在眼里,说出的话好不温柔和气。

萌妻出没请关照

萌妻出没请关照

作者:不是秦小缺类型:奇幻状态:连载中

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帝少,冷口冷面,不近女色。她是遭受欺辱的落魄千金,遭渣男背叛,被继姐欺辱。一次出乎意料,她在路上捡到了他,自此重新开启了“大叔宠妻,法力无边”的外挂。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揉了揉朦胧睡眼,望向床上的男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