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1章 上去,救人!

时间:2021-04-09 09:11:24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与此同时,别墅四楼。余雅媛在过道尽头的一个房间前停下来,房门了门:“是这间了。”房间被装饰得很精致优雅,家具一应俱全。余小溪走了进来,她我以为爸爸肯定会为之后的事生气余雅媛在过道尽头的一个房间前停下,推开了门:“就是这间了。”。

>>>《萌妻出没请关照》章节目录<<<

第11章 上去,救人!小说

与此同时,别墅四楼。

余雅媛在过道尽头的一个房间前停下,推开了门:“就是这间了。”

房间被装饰得很精致,家具一应俱全。

余小溪走了进去,她以为爸爸一定会为之前的事生气,却没想到爸爸非但不生气,还特地给她准备了一个房间,要她回来常住……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感受过家的温情,余小溪心情有些复杂,全然没发现身后的余雅媛眼里闪过一丝冷笑。

余雅媛突然后退一步,砰地关上了门。

这个房间别的倒没什么,就是隔音效果特别的好,里头不管发生什么,外头都不可能听到。

余小溪诧异地回过头,门已经从外头被锁上了。

“你干什么?”她悚然一惊,心里涌起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与此同时,浴室紧闭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从里头走出来一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约摸有四十来岁,挺着啤酒肚,满身肥肉。

“你……你是谁?”余小溪闻到他身上浓浓的酒味,感受到一丝危险,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我是谁?我是你的未婚夫啊。”卫炎彬嘿嘿一笑,醉醺醺地打量起了余小溪。

他早就听说余家这小女儿长得水灵,今天一看,果然是自己喜欢的那种!

“这里是我的房间,你……你给我出去!”余小溪边后退边说道。

卫炎彬笑了,满脸横肉随着抖动起来:“别说一个房间了,很快,你们余氏集团的一半股份都会是我的,还有你,马上就要跟我结婚了,不先在床上试试看合不合适怎么行?”

“你说什么?”余小溪惊了。

这人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到了,可连在一起,她却怎么也听不明白。

什么叫余氏集团的股份,有一半会是他的?

什么叫自己马上就要和他结婚了?

眼看男人狞笑着上前,她慌乱之下拿起了桌上的一只台灯:“你……你别过来!这里是我家,我爸爸就在楼下,你要是敢碰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卫炎彬脸上的笑容却愈发深了:“你还不知道?就是你爸把你嫁给我的,你以为我会白白帮他把公司的资金漏洞给填上?”

“不……不可能!”

这些话,余小溪连半个字都不信!

爸爸怎么可能会为了填上资金漏洞,把她嫁给这么一个又老又坏的男人?

这一定是在骗人,一定是!

可不知为什么,她眼前一阵阵眩晕,渐渐的,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脸很烫,浑身都很烫,身体四肢渐渐无力,呼吸也变得困难……

这是过敏的症状,她从小就对花粉过敏。

不,不对,怎么会这样,自己只不过是喝了一杯香槟而已,哪来的花粉?

等等,那杯香槟!

余小溪陡然明白过来,心像是被什么狠狠砸了一下,简直难以置信。

那杯香槟里,竟然被掺了东西?

她拿着那只台灯,连连后退,然而手臂很快就变得无力,台灯砰一声掉在了地上,玻璃灯罩摔成了满地碎片。

“你还真不知道?”卫炎彬嗤笑一声,“看不出余弘扬那个老东西还挺厉害啊,对自己的女儿都这么狠心……”

说着,他狞笑上前,一把揪住余小溪柔弱无骨的手臂,那张散发着酒味的臭嘴不由分说就往余小溪脸上拱。

“你放开,放开!”余小溪死命挣扎,四肢却使不上半点力气。

委屈、愤怒、屈辱一起涌上心头,眼泪滑落下来,滑到嘴角,那味道苦得出奇。

她满是泪痕的脸,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心疼。

而卫炎彬却愈发兴奋:“哭,继续给我哭,我就喜欢看女人哭……”

余小溪咬紧了唇,用尽全身的力气朝他死命踢去。

“啊——”

也不知道是踢中了卫炎彬的什么部位,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正弯着身子不住哀嚎,看起来活像一只被煮熟的虾米。

“你敢踢我!”

卫炎彬嘴里骂骂咧咧,反手一记耳光朝余小溪脸上扇去。

余小溪躲闪不及,被扇了个正着,踉跄着滚下床,滚落到了地上,细嫩的手很快就被灯罩的玻璃碎片划伤。

血很快渗了出来,她却顾不上疼,抓起一片玻璃碎片,颤着手朝男人比划:“你,你别过来……”

然而卫炎彬不断地逼近,余小溪绝望至极,无路可退,身后只有一扇紧闭的窗。

她慌乱地伸手推窗,没想到竟一下子推开了。

然而往下一看,心里更加绝望。

这里是五楼,跳下去是会出人命的!

“跑啊,我看你往哪跑!”卫炎彬咬牙切齿,他就不信,自己连这么个黄毛小丫头都拿不下!

传出去,面子往哪搁?

见余小溪站在窗前犹豫不决,卫炎彬嘴巴一咧,语气好不嘲讽:“有本事你倒是跳啊?”

余小溪脸色惨白,眼泪不停地流下来,顺着下巴滑落,她伸手擦掉,决绝地朝身后看了一眼,咬着唇爬上了窗。

与此同时。

“廉,这种酒宴,有必要来参加吗?”陆元州打量了一眼这间宴会厅,不屑地皱了皱眉。

也不知道湛时廉今天是抽了什么风,一时兴起要来参加余家的寿宴。

这种小家族,连陆元州都看不上眼,更别提湛时廉这位爷了。

然而湛时廉没有理会他,目光冷然地扫视着四周的宾客,像是在寻找什么。

他身上还气场太冷然,以至于周围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除了湛岑这个保镖,还有早已经对这种低气压习以为常的陆元州,压根没人敢靠近他。

“廉,这里酒倒是还不错,要不要喝一杯?”陆元州端起一杯香槟问。

湛时廉依旧没理他,眉头紧锁,大步穿过人群。

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有种很不妙的感觉,那种感觉隐约告诉他,似乎有什么事即将发生,又或者,已经发生。

就在这时候,外头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湛时廉脚步一顿,不假思索地转身朝宴会厅外走去。

“小姐,小姐你怎么在窗户上?快下来,危险!”

园丁李伯朝楼上大喊。

湛时廉抬头看向五楼窗口那道纤瘦的身影,眸光立刻凝住,脸色冷然至极:“她怎么会在那!”

李伯被问得直摇头:“我……我也不知道啊,小姐刚才和老爷、夫人喝了一杯酒,然后就跟着大小姐上了楼……”

大小姐?

余雅媛?

湛时廉眸中的寒意几乎凝成了实体,那突如其来的森冷气息,让李伯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后背有些发颤。

“上去,救人!”湛时廉薄唇一动,冷冷吐出四个字。

“是!”

湛岑应声拨开人群,带着几个保镖疾步往楼上赶去。

萌妻出没请关照

萌妻出没请关照

作者:不是秦小缺类型:奇幻状态:连载中

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帝少,冷口冷面,不近女色。她是遭受欺辱的落魄千金,遭渣男背叛,被继姐欺辱。一次出乎意料,她在路上捡到了他,自此重新开启了“大叔宠妻,法力无边”的外挂。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揉了揉朦胧睡眼,望向床上的男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