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既心疼又好笑

时间:2021-04-09 09:11:27来源:微雏菊文学网

看了一会儿电视,低下头瞅瞅面前空了一小半的茶几,余小溪心里饱含了罪恶感。“李伯……”她都忍唤道。李管家立马恭谨地见状:“余小姐,您有什么盼咐?”“别墅里有健身室“李伯……”她忍不住唤道。。

>>>《萌妻出没请关照》章节目录<<<

第30章 既心疼又好笑小说

看了一会儿电视,低头瞧瞧面前空了一小半的茶几,余小溪心里充满了罪恶感。

“李伯……”她忍不住唤道。

李管家立刻恭敬地上前:“余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别墅里有健身室吗,我觉得……我有必要去运动一下。”余小溪道。

“有,在三楼。”李伯说着,领着余小溪去了楼上。

健身室里,健身器材一应俱全,有些余小溪甚至叫不出名字。

她走到一个划船机面前,试着坐下来运动了一下,肚子里的食物早在看电视的时候消化得差不多了,运动起来倒也不是很困难。

没过一小会儿,她额头上就渗出了晶莹剔透的汗珠,一张小脸也变得红扑扑的。

像是刚刚洗净,从水里捞出来的红苹果。

湛时廉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余小溪娇小的背影。

“加油,运动一分钟瘦一斤,运动两分钟瘦两斤……”她气喘吁吁地给自己打气。

那可爱的声音,听得湛时廉忍不住笑出声来。

“咦,大叔,你回来了?”余小溪惊喜地回过头。

她抽了湿巾擦去额头上的汗珠,起身才发现腿疲惫得像面条。

“欸……”

身体不由自主就朝后倒去,湛时廉面色一紧,立刻上前,将踉踉跄跄的余小溪揽进了怀里。

“头一次运动,就这么没有节制。”他沉声责备。

看着小丫头红扑扑的脸,他脸上那本就为数不多的生气,一下就烟消云散。

“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余小溪小声说道。

她还是头一次用划船机,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

湛时廉把她抱到一旁的沙发上,抬起她白皙的小腿,替她按摩疲惫的肌肉:“贸然运动,肌肉会分泌大量肌酸,至少会酸痛一周。”

“一周?”余小溪有点后悔了,“可是我明天还要上学……”

“知道就好。”湛时廉实在是没好气,“明天我亲自送你去学校。”

“哦。”余小溪乖乖点头。

腿很酸,可大叔的手按得很舒服。

她抱起沙发上的抱枕,换了个舒适的姿势,不一会儿就累得睡了过去。

看着小丫头安静的睡颜,湛时廉既心疼又好笑,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这个小丫头住进别墅之后,他的笑容明显多了起来。

沙发很宽大,湛时廉让李管家送来毯子,给余小溪盖上。

感受到暖融融的毛毯,余小溪在睡梦中咂咂嘴,握住毯子的一角,把湛时廉的腿当成了枕头,小小的脑袋枕在上面,柔软的长发垂落下来,如一道乌黑的瀑布。

她做了个梦,梦里有只大怪兽不停地追着她,她害怕得一直跑一直跑,跑进了一个死巷里。

就在怪兽快要抓到她的时候,大叔突然出现,把她从死巷救了出来。

巷子外头阳光很温暖,晒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大叔……”她呓语了一句。

“嗯,我在。”耳边传来湛时廉的声音。

落进耳朵里,极其的温柔。

余小溪在他腿上蹭了蹭,继续酣睡。

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睁开惺忪的睡颜,看到的是湛时廉近在咫尺的脸。

“醒了?”他嗓音低沉,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沙哑。

余小溪这才回想起自己昨天晚上,似乎睡在了沙发上,似乎……还把大叔的当成了枕头。

“那个,大叔,你该不会也……在这里待了一晚上吧?”她忍不住结巴起来。

湛时廉轻嗯了一声:“腿有些麻。”

“呃……”

余小溪立刻支起身子,往旁挪了挪。

可她忘了自己的手脚还疲惫着,一不留神就重心不稳,差掉摔下沙发。

湛时廉及时伸手抱住了她,看着小丫头迷迷糊糊的模样,实在不忍心再责怪她:“坐稳,不要乱动。”

他的手臂环住了她,呼吸喷洒在她修长的脖子上。

余小溪觉得脖子微痒,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狗尾巴草,在那轻轻地挠着。

她不安分地动了动,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大叔,现在……几点了?”

要是上学迟到了,那岂不是……

“还早,足够你洗漱吃早餐,我今天上午没有太重要的事要处理,可以送你去学校。”湛时廉道。

“噢。”余小溪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爬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

或许是大叔昨天帮她按摩了的缘故,倒也不是那么的酸痛脱力。

她试着走动了两步,而湛时廉在她身后跟着,生怕小丫头又摔倒。

走着走着,余小溪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回过头道:“大叔,那我去洗漱了。”

“好。”湛时廉宠溺地点点头。

余小溪来到洗漱间,洗脸刷牙,想了想,又打开莲蓬头洗了个热水澡。

温热的水流滑过她白皙的皮肤,带走了一觉醒来的疲乏,冲完了澡,她裹着白色浴巾推开玻璃门,打开衣柜,换上一件天蓝色的针织衫,和一件款式简单的白色呢大衣。

今天的气温有点低,她看了一眼窗外,风很大,好像随时可能会下雪的样子。

于是里面穿了挑了一条厚实的裤子,套上牛仔裙,穿上一双暖和的小羊皮靴子,系上了暖融融的长围巾。

对着镜子梳了梳一头柔软的长发,她把课本塞进那只“繁花似锦”包包里,拿起包包快步下了楼,来到餐厅。

餐厅的长桌上摆满了丰盛的早餐,余小溪很少运动,昨天冷不丁在划船机上待了那么久,一觉醒来肚子早已经饿得慌了。

她拿起油条和豆浆,油条酥香的味道在舌尖满溢,咽下油条,喝下清甜的豆浆,填饱了肚子,感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动力。

看着小丫头吃油条的时候两颊鼓鼓的模样,湛时廉深邃的眼神温柔了不止一分。

“大叔,我吃饱了。”余小溪拿起湿巾,擦了擦嘴角,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像极了夜里的星辰。

“嗯,”湛时廉给她剥了一个茶叶蛋,“再吃一口。”

圆圆的茶叶蛋递到余小溪唇边,她张嘴咬下一口,湛时廉又递来了另一杯豆浆。

“大叔,”余小溪忍不住嘟囔起嘴,“我总觉得你是想把我养胖。”

湛时廉听得笑了起来:“一个茶叶蛋,怎么吃得胖?你如果不喜欢软乎乎的小肚子,我可以带你一起运动。”

其实他倒是挺喜欢,小丫头抱在怀里,长发软软的,腰软软的,呼吸也软软的,总让他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

“好啊好啊。”余小溪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想了想,神色又黯淡了下去:“可是大叔……你有这么多的时间吗?”

她听湛岑说大叔很忙,要做的事情很多,如果因为自己的缘故打扰到大叔原本的工作和生活,那她会很过意不去。

“有,”湛时廉点头,“我每天也都会运动,带上你,并不需要额外再花时间。”

“嗯,那就好,”余小溪答应下来,“那就这么说定了!”

吃掉那颗茶叶蛋,两人坐电梯来到别墅负一层的车库,车库有三百来个平方,停着的车不计其数,一眼根本数不过来。

余小溪看到了好多从没见过的车型,脸上写满了惊讶。

她知道大叔有钱,可不知道大叔居然这么有钱。

其中有一辆是敞篷版的白色布加迪威龙,一年前她陪白晟良去过一次拍卖会,当时白晟良也想拍下这辆敞篷车,可是后来这辆车被一个匿名买家以高于市场价三倍的价格买走了。

因为价格太高,所以余小溪印象很深。

如果她没记错,成交价应该是3.5个亿,第二天这件事还上了新闻,没人知道那位匿名买家到底是谁。

而现在,这个谜团解开了。

“你喜欢这辆车?”湛时廉见余小溪的目光定在那辆布加迪威龙上,柔声问道。

余小溪回过神,朝他轻摇了摇头:“大叔,我只是想起,一年之前我见过这辆车。”

就是在那次拍卖会之后,白晟良送她回家,见到了余雅媛。

当时甄丽萍一个劲留白晟良在余家吃饭,还安排余雅媛坐在他身边,当时余小溪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一切早有端倪……

想到之前的事,余小溪眼神有些黯淡。

她之所以难过,不是因为自己没能留住白晟良,而是因为自己太笨,没看出甄丽萍和余雅媛的算计。

湛时廉看出余小溪眼里的黯淡,把她的心思猜到了几分,揉揉她小小的脑袋:“如果一年前你见过我,我不会让你吃这么多的苦,受这么多的委屈。小丫头,我出现得太迟了。”

他手掌的温度渗进她的发丝,带来一股难以言说的安全感。

余小溪摇摇头:“大叔,我能在这个时候遇到你,已经很幸福了。谢谢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你一点也没有迟到。”

她上前主动抱住湛时廉,把小脑袋埋在他胸口。

湛时廉轻拍着小丫头的后背,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心里似乎有什么有了着落。

像一颗石头掉落在冰冷的深海里,一直下沉,四周只有黑暗和寂静,路过的鱼虾也不敢靠近它。

直到有一天它终于沉到了海底,触到了温暖的海床,落在了一从柔软的海草里。

那种柔软,可以把一切黑暗和寂静抹去。

一小会儿之后,余小溪就松开手臂,结束了这个拥抱。

她羞赧地咬唇:“大叔,我快要迟到了,我们快出发吧……”

湛时廉含笑点头,坐上那辆白色布加迪威龙的驾驶座,关上车顶,拉起车窗。

这辆并不是车库里最贵最好的车,比起劳斯莱斯银魅小巫见大巫,可只要小丫头喜欢就好,他对这些向来是不在意的。

余小溪坐在他身边,乖巧地系上安全带。

萌妻出没请关照

萌妻出没请关照

作者:不是秦小缺类型:奇幻状态:连载中

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帝少,冷口冷面,不近女色。她是遭受欺辱的落魄千金,遭渣男背叛,被继姐欺辱。一次出乎意料,她在路上捡到了他,自此重新开启了“大叔宠妻,法力无边”的外挂。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揉了揉朦胧睡眼,望向床上的男人。。……

小说详情